第四届银雀文学奖参赛作品 | 尘世 我还那么爱你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01阅读次数:1481

  故乡

故乡在北

城市向南

这么多年

我用南方的阳光

喂养北方的饥荒

以至于

我误以为

我夜夜守望的月光

就是母亲

亲手为我

裁剪的那件粗布衣裳
 

  听妈妈的话

母亲说城里的房子

越盖越高

空间越来越小

她就像只无根的鸟

被我们牵着

从一个火柴盒

飞进另一个火柴盒

无论飞进哪个

她都不敢停太久

她只有飞出去

才能享受阳光和空气

她说如果哪天

她飞累了

就让我把她送回乡下

再也不离开了
 

  清明

这些年

我回家的理由

越来越少

除了至亲的婚丧

就是父母满身的伤病

我每回一回

他们就老一回 痛一回

我知道 总有一天

我回去的理由

就只剩下了一个清明
 

  有些悲伤无人认领

多像个无辜的孩子

我的村庄 在春风中

再一次被遗忘

如今的你我

是一只旋转的陀螺

来不及注意一位老人

百无聊赖中 和一条狗

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

寂寞 无穷的寂寞

在村庄的上空蔓延

田野葱绿

放牧的羊群

成为遥远的记忆

有一种悲伤

四处飘荡 无人认领
 

  唯有满目星辰

醉就醉了吧

不必再为五斗米烦忧

不必再去扮演世人眼中的谦谦君子

放下吧,把一切都放下

放下身段,放下笑脸,放下心中郁结的愁煎熬的苦

放下这半生的流离 好好生活

独享这太平

尘世 我还那么爱你

有谁能懂一只蟋蟀的鸣唱

唯有这满目星辰 缄默不语

夜夜对饮
 

(编辑:宋青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