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银雀文学奖参赛作品 | 银雀花开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01

风言简介

风言,本名石运都,山东省作协会员,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等各大文学期刊,多次入编国家各类诗歌年选。获第三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第四届李白诗歌奖,“童星杯”第二届临沂银雀文学奖。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

银雀花清灵淡雅,状如双翼展飞的小雀,花期的色泽由鹅黄渐素白,在枝头莹然而至,馨香满怀。《临沂日报》的文学副刊栏目,即以“银雀”为名,在文墨瀚海中卓然翘首,颇有汉魏风骨。一个栏目的文字,实际上是和编辑的气息一脉相承,从他们编辑的文字里,见心智,见情趣,见天地,见至亲。银雀副刊的编辑风格,和银雀花的气息相通相融,质朴不失明丽,淡雅不缺真诚,喧嚣之外,独守文字一方净土,基于对文字的审美和见解有自己独到超然的幡悟,那些有潜质的优秀作者的出现,总能令他们欣喜不已,爱护有加。我于2017年获得“童星杯”第二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后,很快得到了诗坛的关注,《人民文学》的“新浪潮”栏目,《诗刊》头条“发现”栏目,以及大型文学期刊《十月》陆续发表了我的组诗,并获得了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在全国形成了一定的影响,今年还被《人民文学》杂志社推送为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作为银雀副刊培养出来的一名诗人,除了感谢命运的眷顾,对这个栏目也有了难以割舍的情怀,我想我的心境应该和很多被银雀副刊福佑过的作者是一样的。多少怀揣文学之梦的青葱学子在这里懵懂、憧憬,并由编辑老师们助力起飞。而“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赞助方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健先生,当初更是千万受益者中的一员。他对于文学的倾情反哺,显示了银雀文丛强大的生命力、生长力和繁殖力。本正而清源,正是基于编辑老师们的这份初心,对待文学纯粹的坚守,让里面的每个文字都有了人性和温暖、操守和力量。历时四届的“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对临沂文学圈产生了巨大的鳗鱼效应。全国诸多优秀作者的投稿,不仅令当地文学土壤得到了很好的改良,同时对圈子壁垒的消除起到了积极的作用。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十月》主编陈东捷、《散文》主编汪惠仁、《人民文学》副主编徐则臣以及宁肯、龙一、何平、荣荣、杨庆祥、张艳梅、邰筐、李浩等著作等身的著名作家、评论家、诗人先后应邀担当评委,他们高屋建瓴的文学思想,独到先进的文学建树,让本土作者在文学坐标中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作水准和理念,眼界和格局的提升,令一批优秀作者如雨后春笋,蓬勃生发,很多已在全国崭露头角并逐步走向成熟,这对临沂文坛乃至中国文坛,都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事。

诺奖的举办,令瑞典这个北欧小国声誉鹊起并得到全世界的尊重。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奖项,特别是文学奖的设立,对于一个民族或地区的精神素养、民智开发以及契约精神有着很高的要求和促进。历时四届的“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以其严谨的态度、开阔的胸襟、报人的担当,面向全省乃至全国推介了一个有着1200万人口、生机勃勃的大美临沂形象,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城市的软实力的建设,不仅悄无声息地浸润了一个城市的灵魂,也极有可能让“银雀”成为这个城市文化符号的代言。这不仅是新时代下对沂蒙精神的坚守和传承,更是对沂蒙精神的秉持和重塑。

以交流消除隔阂,以互鉴破解冲突,以共赢消弭优越,是当下我们民族建设文化自信的核心。这不仅是国家层面精神文明发展的宗旨,也是地方文化建设的指针。那些还以区域性来考量文学发展的得失,以封闭来固守地域性奖项的操作,都与这一时代精神背道而驰,恰恰是地域文化的不自信,造成了自己的“闭关锁国”。而没有新思想的引领,没有多元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怎能令本土文化得到有效的发蘖和壮大?闭门造车,只能加速一个地区文化的枯萎与凋亡,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愚蠢行径,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银雀副刊及“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这一精神家园的建立,为本地和全国作者提供了得意时的激扬文字之地、失意时的休养生息之所。我们感恩于这一家园守护者们的朝乾夕惕、砥砺前行,感恩银雀文学奖的加持助力,更祝愿银雀花开万家,馨香传遍四海。

  作者:风言

(编辑:宋青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