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诗歌丨我也很想和你谈谈我的沧桑(吴开展)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18

我也很想和你谈谈我的沧桑

能掂量出一个男人重量的

除了浮沉之光,还有什么?

这些年我越跑越远,犹如丛林中的野兽

蛰伏着,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

一种向前的跳跃。撞了南墙头颅

长出了一块多余的骨头,像铁了心的铁钉

锲入成熟的灵魂

没有随随便便选择平庸,用一生在封自己的王

飞向我驾御的天空之外

时光下手太狠了

如今到了中年之境,发烫的铁轨碾碎了我

失守的年轮,西风也把我越抱越紧

身体布满了水渍和裂痕

一个中年男人像鸵鸟一样

把头埋在沙子里,浩瀚而无言

只有在孤独滔滔不绝,怯懦的时候

才愿意承认

羞于启齿又真实存在的内心

你们有理由对一个失败的男人

投来不屑的目光,也有理由绕道避之

你们不会明白,我屈从的命运在内心

不在这人世

我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发亮的时辰

命运突然开口来喊我,让我的膝下

不仅有黄金,还有泪水
 

致歉书

我是你了无生趣的男人

不会买玫瑰,也不善于口蜜腹剑,败笔诸多

数也数不清。更让你可气的是

我还爱诗如命,一生被幻境所困,趋于偏执

还背着你胸藏一堆不着边际的理想

七年之痒还没过,就让你失望了

如今,你已经安然地认领了命运

你无奈时的表情

就像我们当年媒妁的第一次邂逅

都不愿意再多看我一眼

对不起,亲爱的

当你和生活之手曾试图把我擦亮时

我却没能点石成金

生活拥堵时

没能及时地弥补那些生活中的缝隙

驱除你内心的阴霾

每当我羞愧地接过你平和的嗔怪

温良的笑脸

我说,我哭过,你相信吗?
 

回荆高铁上

和谐号奔跑起来

风一路拼命地吹,我们晃动

在祖国的血管里

带着疲惫多年的乡愁

哎,向北向南

沿途都是奔跑的车轮

都是远方。明晃晃的铁轨

像一把刀子,狠狠扎向远方

一转眼就变成了几十岁的人

忧伤说不出口

平凡无奇可以称为梦想吗?

离开真的可以更好的回来吗?

漂泊与有意义的漂泊真的有区别吗?

这个心有繁花,把理想仍含泪拥在怀里的男人

这个被生活狠扇耳光,向生活彻底举起双手的男人

这个少小离家老大回,不再与自己生气的男人

此刻多像一个没有家的孩子

从隧道钻进湖北,我的心跳碾过车轮

比动车的拐弯,更快一些

江汉平原熟识的田野,河流,五谷,村庄……

豁然开阔,逆着地平线上迟疑的落日

青春的时光依次打开
 

  孤独是我最高贵的品格

隐于世俗的针尖,向生活缴械投降

誓言要削平与你构成的锐角

迎着你打开的光

活成你想要的样子

迷恋上了更小的事物

内心的天涯路上,孤独是我远行高贵的品格

孤独之中有亮,有吹拂,有依有靠

看见了自己的空

心思简单的令人起疑

喜欢上了自己卑小的欢愉

肚子却在庸碌中日渐隆起

变成受人尊敬的样子

时光下手太狠了

远途的列车载着命定的远方

和忧伤,传来青春最后轰轰隆隆的响声
 

逃过的每一个边缘
都应对中心注目

想到蝴蝶和远方都已成为隐喻

我就感到怅然。心戚戚

像一头满脸沮丧的困兽

深秋的寓言,露水含重

一路暮色晨霜,一生咫尺天涯

我的青春就要输光了,至今

找不到可以喜悦的光

找不到一个可以抱头痛哭的人

我知道,哭过的泪水不该注满心湖

逃过的每一个边缘都应对中心注目

摔碎的泪珠也有金子的分量

一草一木,皆是教导

白纸黑字,永佑澄明

我也知道,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只有不停地奔跑

才能停留在原地

一半,梦里花

一半,脚下路

我要赶在第一场雪落下来之前

带着空,带着感恩和羞惭

从距离中不断寻求接近

相见恨晚或缄口不言

(编辑:籽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