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人物丨银雀花唤醒的春天(乔洪涛)

琅琊视界客户端 2019-04-18

  乔洪涛:山东梁山人,现居临沂蒙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张炜工作室学员,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在《中国作家》《青年文学》《长城》《黄河文学》《长江文艺》《散文》《散文选刊》等文学期刊发表作品近200万字,作品多次获奖,有作品被转载和收录到多种选本。首届“齐鲁文化之星”。入围“鲁彦周文学奖”,获得齐鲁散文奖、沂蒙文艺奖、万松浦文学奖、银雀文学奖等。出版小说集《赛火车》,著有长篇散文《大地笔记》《湖边书》。

—————————————————

银雀。这两个字一入眼睑,便让人心生喜悦。不敢说这是最美的汉字,但肯定是汉字极美的组合。银雀,是一种花,但我更认为,它是一种花神附体的精灵——精致、小巧、灵动,银光闪闪,花香扑鼻,又翙翙其羽;它轻盈如标点,倏而逗,倏而顿,倏而又叹;它灵巧若动词,是诗之“眼”,是词中“黛”,不用点染,自成风流。银——雀。气流轻微,平仄错落,不张扬,不激烈,让我们忍不住轻声呼唤,心喜如莲。

银雀与文学有缘,我与银雀有缘。临沂开满白色花朵的银雀山上,出土了震惊全国的《银雀山汉墓竹简》,沉睡千年的文字让“银雀”声名鹊起,成为文化的象征。而银雀作为报纸副刊的命名,便觉十分恰当,及至三年前,临沂日报社与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联合设立文学奖,以“银雀”与“文学奖”联姻,更觉得简直是天作之合。若要在全国范围内做这样一个“最美副刊名”或“最美文学奖”的评选,我定会投票于它。十几年来,我的许多散文,都曾发表在银雀副刊上,并被选载或收入选本。三届文学奖,每年我都会拿出至少两篇自己喜欢的作品参与活动,这足以证明我对这个文学奖的喜欢和敬慕。其实,不仅我们这样的年轻作者以在银雀发稿、参加银雀文学奖为骄傲,我见到很多知名作家也乐于在银雀上发表佳作,把自己的力作拿来参加银雀文学大赛。因为,这一只银雀有魅力——

她汇集了一批好编辑,他们懂文学、爱文学、敬文学,把银雀当成婴儿来呵护,把文学当成事业来对待,银雀副刊曾获得省内最高的文艺奖项——泰山文艺奖,这就是对她的肯定和褒奖。而每届文学奖的评委聘请的都是全国最知名、最活跃,有眼光、有原则、有标准的“大咖”评委,是文学行当的“真”评委,他们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和判断,有自己的创作或编辑经验,他们又采用盲评的方法,专业、公平、公正地保证了奖项的信誉和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事实证明,他们所遴选的入围和获奖作品都是经得起审读的“真文学”,是宁缺毋滥的“好作品”,这些获奖作品,不仅在本区域是质量上乘的,即使放到全国范围来看也是可圈可点的佳作。

她追求高雅,杜绝低俗,纯粹而有品,作为一个地市级报纸副刊,能做到不媚俗实为不易,因为她的作者群毕竟有限,优质稿源毕竟狭窄,特别是地方上难免有各种“人情稿”“关系稿”“老干体稿”来骚扰她,不能说这么多年来银雀没有发过一篇这样的稿子,但基本见不到这样的“照顾稿”,见不到酸酸腻腻的鸡汤稿,它清爽、简约、文艺,生长的花草,都是绿色有机的。升格为一个地方文学奖,她能不狭隘、不局促,不按资排辈,而是放眼全国,坚持“好作品主义”,吸引全国知名作家大量来稿参赛,吸引几千公里之遥的著名作家“飞”来现场领奖,足可见她的魅力之所在。

银雀文学奖,自设立之日起,我便作为一个编外人员,积极参与其中。文学奖的组织者不耻下问,在征文内容、奖项设置、评委邀请等各个方面征求意见,我也不揣浅陋,献言献策,并积极为她做宣传、拉好稿、荐作者,像一名“编辑”一样为她鼓掌、助威,期盼她健康成长,能够花香满野。三年时间,一年一个台阶,一年一个变化,银雀文学奖在各界的大力支持下,越办档次越高,越办影响越大,第三届颁奖典礼上,徐则臣先生几句话说得很好。他用家乡运河码头的故事,肯定了银雀文学奖开放办奖的理念,他说,全国优秀作家来临沂获取大奖虽然貌似给本土作者的获奖带来了冲击,抢夺了机会,其实,更多的价值和意义是,他们也带来了新鲜的、属于全国视野或者世界视野的文学理念、文学水平和文学活力,这必将对临沂本地的文学生态的改善、提升起到极大的激励、引领、同化作用(大意)。第四届银雀文学奖已经开启,在奖金设置、投稿要求上也有了新的变化和要求,这个奖项正越来越规范,不断升格。

当然,这个奖项的魅力,也不仅来自于“银雀”以及银雀的老东家《临沂日报》社,还来源于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健。他不仅是这个奖项的资助者、公益人,更因为他曾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齐鲁青年作家中的佼佼者。在沂蒙大地,他像一个文学的守护者一样,对文学的支持不遗余力,凡是文学的事找上他,他都会慷慨解囊。他以一个前辈作家的人格魅力、事业有成的慈善家能力,给银雀文学奖注入了持续不断的活力。这只银雀能够飞上蓝天,翱翔蓝天,尽情鸣叫,姜校长功不可没。

我很幸运,三届当中我两次获得银雀文学奖,我非常珍视这个机会,因为她不仅对我的写作给予了肯定,给了我信心,她还用自己搭建的平台,为我和本地的作者打开了一扇亲近高端文学的机会。邱华栋、陈东捷、汪惠仁、宁肯、龙一、何平、徐则臣、荣荣、杨庆祥、张艳梅、邰筐、李浩……他们带来了新的理念和气息,近距离的交流、学习,不经意的话语,都会极大地触动一个基层写作者的心灵,从他们身上悟得某些宝贵的经验和道理。

2018年,我的小说《百年好合》获得“童星杯”第三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小说入围奖。这一年,也是我个人写作中关键的一年、转折的一年,也是让我充满感恩的一年。这一年,我有幸加入中国作协,有幸成为张炜工作室的一员,还成为山东省作协的签约作家,并参加了全国第八届青年作家创作会,这一切的收获,我都看作是文学对我的馈赠,看作命运对我18年坚持写作的奖掖,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鞭策。这一年,我的文学观念和阅读方向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小说写作也发生了理念上的转型。我越来越喜欢短篇小说的阅读和写作。我常常觉得遇到一个好的短篇小说,简直就是拾到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而创作出一篇相对满意的短篇小说,更是让人体味到焦虑与兴奋、遗憾与收获、不安与满足交织带来的甜蜜的美好。当然,魅力与困难从来都是如影相伴,我也越来越感到一个好小说的难度——让人望而生畏的恐惧、生发努力攀登的激情、形成欲罢不能的坚韧,乃至心怀忐忑又沉迷陶醉的享受。

但小说也永远是缺憾的艺术,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带着这种缺憾,我通过文字重新体味了一次苦难和慈悲的力量,心灵又重新得到了洗礼,这是2018年的生活带给我的,我必须接住并吞下的一枚果子。

每年元旦一过,新年伊始,我都会有隐隐的兴奋,因为新的银雀文学奖又到了开奖、颁奖的美好时刻,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会继续和参赛作者一样,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我也会亲临现场,去感受文学的庄严、神圣和催发。

在沂蒙大地,第一声春雷还未响起的时候,第一朵迎春花还未绽放的时候,总会有一朵花,悄然绽放,像一只精神抖擞的鸟雀,一冲飞天,用充满激情的鸣唱,唤醒一个崭新的春天。

这是属于沂蒙大地每一个文学人的春天!

(编辑:芣苢)
相关新闻

琅琊视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