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联盟4》, 你最好把它看作是告别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24

回到过去去挽回并不能改变你的现状,一旦往回,过去会成为你的未来,而现在就变成了你的过去。

哲学家鲍德里亚说:任何依靠意义活着的人,最终都会因意义而死亡。漫威11年来打造的22部超级英雄电影,都试图关照现实世界并制造连结。这个一贯的坚持一直延续到《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复仇者系列的最终章,他们回到了一个历久弥新的讨论中:“英雄”的定义是什么?“英雄”意味着什么?站起来意味着什么?

《复仇者联盟3》结束时,超级英雄失去了半数的同伴,他们随着“宇宙生态保护者”灭霸的一个响指消逝,作为回应,《终局之战》中剩余的超级英雄们找到灭霸,雷神索尔在愤怒之下砍下了他的头。

但超级英雄的仇恨很快因为失去具体对象而反噬自身,黑寡妇娜塔莎筋疲力尽地应对徒劳的工作、鹰眼巴顿失去家人后到日本成了浪人、绿巨人浩克因为自责变得妥协甚至讨好、雷神索尔则终日呆坐于肥胖里。

这是漫威宇宙打造英雄时的某种现实照应——人性:人们在面对失去和悲伤的时候怎么办?正如观众将面对的与几位超级英雄的告别。

死亡是英雄意义的功臣。

当然《终局之战》有许多让人觉得温情的地方,它解答了之前22部电影里未竞的故事,时间线被拉长和填满,也满足了人们对于那些故事美好的期待或想象。

在与灭霸的对抗中,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回到过去并遇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他一直觉得冷漠、重心计,从没有说过爱他,也没有说过喜欢他的父亲。他的父亲说担心自己的儿子变得像他一样任性,但他一定会非常爱他。

漫威的电影被打造成连续剧模式,钢铁侠显然是漫威电影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人物的心境跟随着的故事的发展而变化,从纨绔到开始承担责任到为家庭考虑到自我牺牲。如果在电影院坐得足够久,就会发现《终局之战》片尾响起了敲打铁块的声音,和《钢铁侠1》里面托尼为了锻造战衣时在漆黑地下独自打铁的声音非常接近。

制造惊喜和意外是连续剧对抗时间和审美固化的解决办法,另一个办法是让观众感受到角色成长,与自身相映照而产生共鸣,如此看来,漫威宇宙11年给出了不错的答卷。

它创造了最简单的超级英雄故事: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把对手干掉,受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伤,然后回到嬉皮士的日常;也创造了最复杂的超级英雄故事:善恶边界模糊,“有时候坏人也会赢,我们也会失去好人,有时候你就是要输。”冬日战士的故事讨论政府对私生活的控制权,《内战》讨论极端主义和文化鸿沟的加深。

《终局之战》结束了,我们最好把它看作一场告别。至于怎么面对,电影中一个桥段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发,在他们决定执行时空劫持的计划时,绿巨人解释,回到过去去挽回并不能改变你的现状,一旦往回,过去会成为你的未来,而现在就变成了你的过去。

十余天前,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在《娱乐周刊》节目里提到了他和初代复仇者在罗马的媒体行——那是他参与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华丽的酒店,头等舱,不不不,应该是永无止境的工作,从那时到现在我都很感激在罗马的那个晚上,一直到很深的夜里,我们聊了很多未来,聊了很多可能发生的事情,于是我们就走到了这。”凯文说总觉得演员跟他是不同的物种,拥有巨大能量,一看到他们穿上戏服就更害怕了,他花了十年时间终于可以站在他们面前。

饰演钢铁侠的演员小罗伯特·唐尼接话,你们看他的眼神,以前总像是在备战,现在充满了爱。

漫威十周年大合照

有人认为超级英雄电影在市场上已经饱和,也有人认为这是电影史上的一个时代,在它仍持续的时候应该被欣赏。复仇者联盟的故事告一段落后漫威还没有明确的下一步布局,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像乔·罗素回忆起他在电影院避难所里看到《帝国反击战》和《克鲁尔》的时候一样,“带着类似的欢喜回首漫威电影宇宙”。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格林

(编辑:籽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