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丨别离留香(张仪)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26

午睡过后,晓青淘净米,泡了红豆枸杞。做个红豆枸杞粥,就是母亲的晚餐。再来盘虾炒鸡蛋,锦上添花,母亲呵呵笑着说。没上过学的母亲,小孩般卖弄着,每学一个词,定要致用一番。像下岗一词,母亲化疗掉下的头发仍黏连不掉,她就捋着它们说,都下岗了,居然还不舍得离去!晓青被母亲妥帖的比喻逗笑了,拿梳子帮母亲梳,一梳掉一大缕,惊得晓青收起梳子说:不舍得下岗,就让它们待着呗。锦上添花是母亲刚从电视里学的,这会儿就用上了。晓青疼惜地看母亲一眼:您这锦上添花,还不容易?她匆匆洗手,开灶火,一会儿,冒着热气的虾炒鸡蛋端上桌,米香豆香融了虾和鸡蛋的鲜香。母亲吃得并不多,一勺粥,几口虾炒鸡蛋。这么香,再吃一点吧。晓青劝母亲。母亲摇头说,不吃了,待会还吃药呢,你多吃些吧。母亲饭后要吃一大把药,升血小板的、生红细胞的、消炎的、增免疫力的……母亲喝过的中药,恶腥难闻。一百多副中药,早晚两次,母亲是怎样喝下去的?母亲的体质却越来越差。晓青心中垒块迭起,口中的饭如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