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五一你去古镇了吗?

在临沂客户端2019-05-03

如果你曾经和前任一起去过古镇旅游,那当你再次出游时可能就会发现,古镇是你最容易想起前任的地方。在中国,几乎每个旅游城市都能找到一个专门为游客准备的古镇古街。所有的古镇都仿佛一个样,只不过陪你逛古镇的人不一样。五一假期,正好就是一个你去各种相似的古镇,重新想起前任的时候。

你和前任一起看过江南的小桥流水,在四川云南又出现了;你给她买过的木锤酥,安徽江西也有;你们一起逛过的大大小小的店,换个地方,你又能再逛一遍。差别也许有,但是很细微。比如有的地方招牌菜是泉水鸡,有的是泉水鹅,还有的是泉水鸭。

2013年7月16日,游客在湖南湘西凤凰古城参观游览木锤酥商铺

一样的小桥一样的流水,一样的古道旁住着一样的人家。古镇这个时候就仿佛在给你唱首老歌——“一样的天一样的脸,一样的我就在你的面前”。

明明是来异乡看风景的,怎么看来看去,看到的古镇都是一个样子呢?

集中发力,保护古镇

在今天,古镇的代表是乌镇,但其实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中国的古镇,是在1984年。第一个走进大众视野的古镇,是江苏的周庄。

1984年,美国石油大王哈默买下了著名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这幅作品后来改名为《双桥》赠送给邓小平,寓意在两国间架起友谊之桥。画上的小桥流水正是周庄。

赠送给邓小平的《双桥》 / 图片源自网络

周庄的水乡风貌引起了城市规划学者阮仪三的注意。1985年春天,他带领团队开始调研走访周庄在内的江南多个古镇。在他们的努力下,周庄保护修复本地古建筑,政府也着手开始旅游开发。

对江南古镇的调查研究及保护规划,开创了中国历史文化村镇保护研究的先河。1986年,国务院正式提出,要保护有历史或地方特色的“街区、建筑群、小镇、村落”,古镇逐渐引起重视。

在各方宣传下,周庄一夜扬名。紧接着在1986年,苏州的同里古镇也开始进行旅游开发。1989年,周庄古镇第一个景点沈万三故居开门迎宾,当年游客就达5.5万人次。

2010年9月23日,苏州,被誉为“东方威尼斯”、“中国第一水乡”的周庄游人如织

1998年,周庄的旅游人数已经超过100万。在这前后的1997年到2001年,西塘、乌镇、南浔、甪直也都开始进行古镇开发。加上同里,这六个古镇成为了江南地区古镇的典型样本。

2001年,江南六镇开始联合申报世界遗产,借着从1999年起实行的“黄金周”制度,旅游市场更加火热,而古镇则逐渐成为一大旅游热点。

国家也开始重视古镇。2003年和2005年,建设部、国家文物局相继公布了两批共44个历史文化名镇。

在古镇旅游热潮的带动下,中国各地开始大规模地发展古镇旅游。比如江西婺源古镇、湖南凤凰古镇,这些如今闻名遐迩的旅游古镇,开始保护开发的历史也不过二三十年。

旅游是拯救古镇经济的希望

周庄成为古镇模范的过程,其实是个“塞翁失马”的故事。

80年代,中国逐渐开放市场,苏南地区的乡镇企业迅速发展。当时,上海、苏州等城市的企业,会在城市周边的乡镇设置分厂。比如1985年,周庄就成立了上海某砖瓦厂的分厂。之后还陆续开办的有皮鞋厂、服装厂、钢材厂等。

很多江浙富镇,都从这时发展而来,但周庄在这条路上却走得十分艰难。在80年代初期,当江南已经出现亿元乡时,周庄人年均收入只有400块,市场鲜肉5角钱一斤,却很少有人吃得起。

2018年9月26日,江苏苏州。周庄古城青瓦白墙,这里能保留大量古建筑,其实是因为80年代初经济发展慢,没有像其他镇一样进行现代化建设

因为经济发展滞后,周庄没能像江南的其它乡镇一样“旧貌换新颜”、进行大规模的现代化建设,但这恰好成了它进行旅游开发的机会。

80年代之前,旅游一直被视作是资本主义的象征,当时仅有的少数旅游接待,通常是以“学习宣传社会主义建设成果”为目的。

80年代之后,旅游业开始快速发展。保留了大量明清建筑的周庄,被工业发展的列车甩下之后,恰好赶上了旅游业发展的快车。

2016年1月21日,江苏省苏州市,水乡周庄雪景吸引了大批游客

同样的状况还发生在湘西古城凤凰。90年代,凤凰县经济支柱是当时的凤凰烟厂,在烟厂生意红火的时候,凤凰县是湖南省第一个财税过亿的县,当时的湘西州领导曾说,“凤凰烟厂打个喷嚏,全州都会感冒”。

90年代末,烟厂被关停后,凤凰县的经济迅速萎靡。为了走出财政困境,旅游业成了救命稻草。

2001年,凤凰县政府将凤凰古城、南方长城等8个景点经营权转让50年,交给著名策划人叶文智的公司进行市场化开发。当时,凤凰县旅游业总收入占GDP的比重还不到10%,2009年这一比重就超过了80%。

2012年9月5日,湖南湘西凤凰古城一角。这里曾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称赞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

这在中国的古镇非常常见。像安徽黄山的汤口镇、湖南衡山的南岳镇,其旅游经济占当地经济的比重也达到80%以上。

古镇不会是你的梦里老家

80年代大规模的拆旧换新,让如今能成为旅游圣地的古镇古村,在历史上都有了某些相似之处。

它们通常都有过辉煌的历史,比如周庄,曾经是江南的水上贸易枢纽,经济重镇;安徽宏村,曾经因为徽商的繁荣,村内人口密集,建筑鳞次栉比。正因为如此,它们才能留下修建精美的建筑群、丰富的历史文化故事。

而往往,它们又会在后来某个历史时期衰落,不再频繁地大兴土木,或者因为与外界沟通减少,形成了稳定的建筑形态。

2018年12月18日早晨的安徽宏村景区,被大雾笼罩,大概10点钟,忽隐忽现的宏村,似人间仙境

这一历史跟常规的经济发展不同。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结构来说,发展方向通常都是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逐渐过渡。

中国的古镇通常没有好的经济基础,而直接过渡到第三产业。它们不能像发达国家那样,用经济效益来保护文化遗产,相反,它们更需要用文化遗产创造经济价值。

为了解决古镇在早期开发时的资金瓶颈,快速获得经济效益,很多地方会引入外来公司整体经营古镇。比如云南的和顺古镇、束河古镇,浙江的乌镇,都是如此。

2018年10月4日,云南丽江的束河古镇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进入束河古镇,就像进入一个古建筑商街

外来的公司虽然能带来利益,但是代价却是由当地居民来承担。以宏村为例,2000年门票收入有140多万元,但实际到宏村的只有3万元左右,村里平均每人每年只有70元。

而在经营过程中,为了创造更高的利润,在古镇内开设大量旅游商店、接待过多游客、甚至迁出原住民,都让古镇越来越不像古镇,也让在古镇的生活越来越不宜居。

2016年10月14日,浙江湖州,南浔风光。为了开发南浔,2003年,上海博大公司1.3亿元买断南浔古镇30年经营权,强制拆迁居民户为498户

早在2006年,同济大学建筑学系对乌镇、西塘、南浔的调查就发现,这些古镇的商店中,面向游客的商业份额占到80%以上,而服务居民的仅占15%左右。

这成了古镇本身最为矛盾的地方。在古镇的宣传中,它们总是说这里是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是梦里的老家。然而事实却是,连世世代代在古镇生活的居民,如今也不愿意留在古镇。

没有居民,只有商品的古镇

当文化的展示只是为了获得更高的经济效益,而不是为了文化保护和传承本身时,文化也就成了旅游过程中的一个符号。

只要有桥有水,都可以叫做小桥流水,有砖有瓦,都可以是闲适人家。

去挖掘古镇独特的文化,开发具有本地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往往意味着要投入大量的经费,而且成效难以预测,但如果只是克隆一个已经成功的模式就容易多了。

这一点最容易从旅游纪念品上看出来。

比如在浙江雷峰塔景区售卖的钥匙扣、风车、瓷器工艺品、木雕、古代兵器模型、护身符、牛角梳、玉器、生肖护身符、中国结等纪念品,跟当地的历史文化关联度很低,在其他的旅游景区也经常能看到。

这些工艺品通常都能进行工业化的生产,成本低廉 ,又能满足旅游纪念品要求便携、价格低廉的特点,因此在古镇和其它旅游区都随处可见。

而跟本地特色有关的纪念品,只有非常有限的几种,比如西湖十景书签、西湖十景小屏风、木制雷峰塔等。实际上,这些产品也很容易在简单模仿之后复制。比如做成黄山书签、大同书签。

而如果是同一地区的古镇,相似度就更高。在浙江,几乎每一个水乡古镇都有蓝印花布、古装服饰、黄酒、粽子等商品,连饭店的菜肴都相似。

2009年3月9日,浙江嘉兴,乌镇西栅景区蓝印花布。类似的商品几乎充斥在每一个水乡古镇

当周庄把炖猪蹄当做特色,取名为“万山蹄”后,同里古镇有了“状元蹄”,甪直古镇有了“甫里蹄”。好好的江南富庶人家,不是偏偏要吃猪蹄,而是猪蹄复制起来最容易。

而当经济发展与文化保护出现冲突的时候,很多古镇优先考虑的也不是文化,而是经济效益。

1998年,苏州市政府曾经想要开辟一条旅游公路,把周庄、同里、甪直三个古镇连在一起,带动周边经济发展,但这一方案却会破坏古镇景观。为此,阮仪三几次致信相关领导,要求终止方案,甚至发出狠话说,“你开路的话,我躺到马路上去,让汽车把我轧死算数。”

最终这条公路并没有修建。只是,挡住了一条路,并不能挡住古镇过度开发的滚滚车轮。

2019年4月11日晚,湖南湘西凤凰古城沱江沿岸灯火璀璨、霓虹闪烁,这里已经跟很多人想象的凤凰不一样了。 杨华峰(湖南分社) / 中新社

15年后,当凤凰古城因为门票问题广被诟病,原住民也不断迁出时,已经是凤凰古城旅游公司董事长的叶文智回应道,“媒体都在报道凤凰的门票事件,这是要花几个亿的广告,恶名也是名。”

当年,凤凰古城的旅游经济以超过一倍的速度增长。旅游业带给当地的收入,比吊脚楼上的瓦片、古城居民的去留,都更让人关心。

来源:浪潮工作室

(编辑:籽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