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论坛丨“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论坛之名家谈

琅琊视界客户端 2019-05-14

5月4日上午,“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论坛在风光秀丽的费县天蒙景区开启,《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徐则臣,《方圆》杂志主编助理邰筐,著名作家、学者王兆军,作家出版社编审陈晓帆,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赵德发,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主编刘玉栋,临沂日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陈学善,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健等嘉宾应邀到会,我市14名在不同创作领域取得了优异成绩的作家参会。

围绕“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对本市文学创作的影响、开放性与地域性的关系、取得的成绩与存在的不足,以及如何发扬成绩、改进不足,以期这一奖项影响更大、走得更远等问题,与会嘉宾都给出了自己的精辟见解,提出了很多可行性建议。大家普遍认为,开放性即文学的题中之意,正是基于这一奖项开阔的视野及客观公正的评选,运行几年来,已成功地把“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打造成为在全国有了一定影响力的文学大奖,我市一大批作家由此在全国文坛脱颖而出。对于银雀文学奖的未来,只要假以时日,不断调整不断改进,一定会逐渐无限接近我们理想中的那个奖。

现把专家们的发言呈现给各位,共勉。


徐则臣

(鲁迅文学奖得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

看了“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前三届的获奖名单,我感觉有两个很大的变化,一是临沂作家开始走向全国,二是全国的作家开始走向临沂。这就很好,真的不能指望一个奖在两三届后就变成一个全世界著名的奖,这跟奖金没有关系,即使你弄个两百万一千万的奖,最后它也需要时间去印证。在这个奖的举办过程中,我们可能受制于自身认识的问题,操作过程中可能有不当的东西,但是只要持之以恒,不断调整不断改进,最后我想会逐渐无限接近我们理想中的那个奖。

为什么现在一些临沂的作者能慢慢地逐渐走向全国,我也不敢说,就一定是银雀文学奖的功劳,因为每个人的创作都是大家辛辛苦苦的结果,但我想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这个奖能给大家那么一点帮助和提携,哪怕一点提醒都是好事。这么一个奖放在临沂,一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契机,看到别人有多优秀,见贤思齐。二是提醒我们自己还有哪些差距,知道差距,然后再寻找办法,这里面需要一个视野。这个视野是我们评委会主办方一直在探讨的一个问题,一个地方奖就如果不对外界敞开,那它可能就永远是一个地方奖,最后你可能只是临沂的谁谁,而不是全国的谁谁,到那个时候你想把自己放出去,可能都放不出去。比如临沂诗歌,从轩辕轼轲、邰筐、江非到现在的风言,都很优秀。风言这两年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山东文学》都发了很多有影响的作品,我想这个奖这么多评委不断地来到临沂,相互交流,一定在某种程度上开启了他的一些门和窗,写作才有了今天的这个样子,当然他本身的努力和才华是另外一说。还有辰水、刘星元、乔洪涛等,这些年,大家的写作都有进步,这是我感觉特别高兴的地方。一个奖如何,其实说到底不在于它的奖金有多高,也不在于它是哪个单位主办的,谁来颁发,而在于最终,跟你站在一块领奖的那些人,他们的成就有多高。这个奖从开始我们就坚持了盲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在整个评奖过程中,确实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一个奖要把它坚持下去,把它办好,你站得有多高看得有多远,就决定了这个奖站得有多高看得有多远。对于这个奖,我们报以厚望,再若干年以后我们再回头看,一个坚持了若干届的一个奖,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觉得大家都可以想象。

  
邰筐
(著名诗人、《方圆》主编助理)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举办了三届之后,我看到了三种变化,一是重点作者冒了出来。这两年很多人和我谈起了两个人,一是刘星元,他诗歌写得不错,但更多的人跟我谈的是他的散文,就像一位老师说的,在刘星元身上看到了临沂散文的希望;第二个人是风言,他这几年在一些大型文学刊物业上发表了不少作品,关键是他的创作状态特别好,这种状态,我特别羡慕、特别嫉妒。第二个变化,就是外地的作家诗人对临沂这片土地乃至银雀文学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前段时间我和鲁院的一些朋友聊天,他们问起了银雀文学奖的状况,我说我们临沂这个文学奖影响有那么大吗?他们说,你不要小看一个地区级报纸,现在是融媒体时代,全国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这个报纸的作品,根本就不是一个地理问题。第三个变化就是争议也有。比如重要奖项大多给了外地作家啊,要不要对本地作家给予倾斜啊,等等。有争议,有讨论,恰恰说明了这个奖已经成功,关注度也越来越高。单就开放性这个问题,我还是做一点小小的回应。今天早饭之前,我遇到了德发老师,老师指着山顶亭子问这叫啥,我说,沂蒙山区为什么要在高峰上修一个望海楼?就是山区的人,渴望大海。临沂日报社和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联合办的这个银雀文学奖,其实是一个文学平台,让我们站在这个平台上望向更远的地方,让我们有信心走向远方。

文学除了能让我们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能让我们对更遥远的地方产生某种渴望,这种渴望可能比金钱、荣誉带来的愉悦更持久。对于银雀文学奖我有一个担忧,不是说越办越好,而是无论如何得先办下去,不要办个四届五届就停了,走下去很重要。在一个地域有一个持续的奖,对后来者特别有效仿激励作用。

我在行业媒体干过多年,我们传统的做法是五四写青年、十一写党建、八一写子弟兵,这对懵懵懂懂要走向文学道路上的那些人,有些危害,他以为文学就是这个样子。但临沂日报的银雀副刊,是一个规格和档次都很高的副刊,也很开阔很开放,对年轻的孩子和热爱文学的人来说,能看到这么多从临沂走出去的大家,启示和激励作用更重要。


王兆军
(著名作家、学者)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至今已经坚持了四年,水平高,影响也越来越大,这让我想到三个人:一是李渔,一是鲁迅,一是意大利的维迪奇家族。李渔是一位文学家、戏剧家,他出资让外甥王概刻印了《芥子园画谱》,让中国画家和有志于美术的学子有了教材,功德无量。鲁迅先生慷慨解囊,资助了许多青年作家,还资助了中国第一批版画家,出版了德国画家珂勒惠支的版画集,开创了中国当代版画的历史。维迪奇家族也不是画家,也不是文学家,但他们资助了佛罗伦萨最优秀的艺术家,收藏他们的作品,推动了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对人类文明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童星杯”银雀文学奖的主办方临沂日报社和赞助者姜自健先生也做了类似的好事,他们都是出于情怀而不计回报,都是为了进步事业,都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这种博大而热忱的人文情怀,让我敬佩。

事实已经证明,这一文学奖促进了当地甚至更大范围内的文学创作,许多优秀作家借助这一奖项登上了全国意义的文学舞台。虽然写作的精神内核不是名利,但是一大批作者经过名家评选介绍得以进入更高的创作境界,确实有赖于社会进步人士的此类活动。我尤其赞赏该奖项的开放性,即面向全国,不囿于一个地区,犹如高手过招,选拔出来的都是经得起挑剔的好作品。文学奖的开放性是由文学作品的人类共同审美趣味决定的,是这个地球村的日益深入的交流决定的,而且,临沂作家有信心有能力走向全国,并将之视为荣誉。这是很高明的做法。

临沂是个讲究文化品位的地方,出现了一大批好作家,一大批好作品。随着银雀文学奖日益广大的影响,必将有更多的佳作和新人出现。


陈晓帆
(作家出版社编审)

作为一个文学编辑,我亲历了文学类图书生存空间日渐狭窄的过程,深知基层作者发表作品的难度越来越大,也切实感受过由此带来的困惑,乃至压力,所以,得知临沂有一批有识之士,为“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劳心劳力劳财,已经坚持了四年,而且颇有成效,我由衷感动、敬佩。有《临沂日报》银雀副刊这样一个发表园地,有临沂童星实验学校姜校长实实在在的支持,有全国高水平的评委搭桥引路,无疑会对基层作者的创作注入强心剂,也会大大提升临沂地区的文学活力,对促进临沂地区文学繁荣意义深远。

临沂银雀文学奖设立之初,就取“立足临沂,面向全国”的开放姿态,四年下来,这种姿态已经为此奖项赢得了声誉。在坚持开放性上,我认为不应有争议。这不单单是时代的要求,也是文学的题中之意。只有坚持面向全国,才能吸引更多优秀的作家关注、参与,才能吸纳更多的优秀作品参奖,同时也能更加刺激与促进临沂作家的创作。我曾看到一位美国男子津津有味地读英文版《浮生六记》,我编辑的《苏菲的世界》在中国也有着大量读者。当代美国人能读懂中国古代的夫妻之爱;中国的读者能读懂挪威作家笔下的哲学思考,可见优秀作家与优秀文学作品天然属于世界、属于全人类,一个文学奖项就更不应拘泥于地域性,倾斜必然导致局限。二十年前,与人谈及临沂,我总是说那里有全国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有煎饼豆豉;最近几年我会说,临沂城里有九条河流;以后我会说:临沂有银雀文学奖!希望银雀文学奖长长久久举办下去,成为临沂的名片。祝愿临沂作家在银雀的引领下,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赵德发
(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四年前,听说“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后我很震惊,没想到一家地市级报纸竟然举办这样的赛事。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建是我山大作家班的老同学,当初是一个文学青年,后来成长为作家,现在主要致力于民办教育,并在民办教育领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但他的这份文学情结还没有泯灭,促成了银雀文学奖这个很有意义的奖项。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在我看来有“三高”:一是评委规格高,这四届评委都是中国文坛的大咖,有的还是茅奖鲁奖的评委。像则臣主编连续四届一直担任评委,这是很难得的事情;第二是奖金数额高,一篇文章获主奖后能得两三万元,是对优秀文学作品的一种认可;第三是作品水准高,有的文友在别的地方获一等奖没有感觉,到银雀文学奖上获入围奖就觉得很高兴,为什么?就因为同台领奖的人层次高、作品质量高,所以引以为荣。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自从开办了银雀文学奖,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临沂日报》银雀副刊由有一个“练歌房”变成了“大剧院”。这是相对于国家大剧院、山东大剧院而言,在这个层次上,可以说我们是“练歌房”,练好了可以登上更加高大上的舞台。咱们临沂作家参评银雀文学奖,就像到大剧院演出一样,十分郑重,因为这是与全国名角同台竞技。

我想提一个建议,办完四届之后是否可以出本书,把获奖作品连同活动照片一起放上,有利于文化传承和积累。


刘玉栋
(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主编)

很荣幸参加“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论坛。关于银雀文学奖,通过连续几届的成功举办,影响力确实越来越大。

实际上,我觉得开放性和地域性并不矛盾。这个奖对这座城市的文化氛围肯定会有促进作用,当地的作家并不见得是每届都要获奖。这个创作氛围非常重要,当年咱们临沂的轩辕轼轲、邰筐、江非等诗人喷发式地在全国文学期刊的重要位置发表诗歌,非常引人关注,很快波及到全国。

今年上半年,乔洪涛、风言、老四等相继在《山东文学》的“鲁军新势力”栏目发表作品,下半年还有刘星元,作品发表时我没有这个意识,等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大都是咱们临沂的作家和诗人,这些作家的涌现不能不说与这座城市的创作氛围有关系。银雀文学奖营造的这个氛围,可以说居功至伟。这个氛围在,这个银雀奖在,这个文学奖保持持续力,保持开放性,临沂文学创作的明天会更加灿烂。所以,我对这个奖充满了期待。一个奖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变化发展,如果《山东文学》可以对“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发展壮大尽绵薄之力,我们一定会去做的。


陈学善
(临沂日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

自2016年起,临沂日报社和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联合推出了立足临沂、面向全国,旨在繁荣临沂文学创作、推进临沂文化强市建设的“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运行几年来,在《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徐则臣先生、《方圆》杂志主编助理邰筐先生等评委的大力指导下,在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健先生的鼎力支持下,以今天与会的各位作家为代表,大家齐心合力,已成功地把银雀文学奖打造成为在全国有了一定影响力的文学大奖,我市一大批作家在全国文坛脱颖而出,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散文》等文学名刊发表了重头文章,很好地提高了临沂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可喜可贺!

为了更好地推动“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健康发展,吸取经验,查找不足,以期这一奖项走得更远、影响更大,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徐则臣先生,《方圆》杂志主编助理邰筐先生,著名作家、学者王兆军先生,作家出版社编审陈晓帆女士,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赵德发先生,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主编刘玉栋先生,以及在座的我市各位优秀作家代表,诚恳地请大家针对这一奖项畅所欲言、出谋划策,为“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下一步的发展注入新的力量。


姜自健
(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校长)

五一假期,春光正好,新朋老友,汇集蒙山。既可煮茶品茗,观蒙山盛景,又可谈诗论文,抒胸中之意。我想,这也是银雀文学奖带给我们的功用之一。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是由临沂日报社和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联合打造的一个纯文学类奖项。其目的是根植临沂,面向全国,发现、培养文学新人,加强临沂文学和全国文学的交流和互动。三年来,在邱华栋、徐则臣、汪惠仁、陈东捷、邰筐等评委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在临沂日报副刊编辑的辛勤努力下,以风言、万晓岩、刘星元等为代表的临沂文学新人脱颖而出,同时,吸引了大批国内知名作家参与到这一文学活动中,为临沂文学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和新鲜的活力。

在方向、目标不变的情况下,聆听更多的声音、调整我们的姿势、改良我们的机制,以确保我们能做得更多一些、更好一些,离目标更近一些。这是银雀文学奖组委会的愿望,也是这次论坛的目的和意义所在。

我们期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临沂银雀文学奖能够绵延不断、生生不息。即使不是“童星杯”,是别的什么杯,但银雀文学的名字,能够在灿烂的文学长河里,留下自己的光影。

临沂作家走向全国

全国作家走向临沂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论坛之本市作家谈

在5月4日上午开启的“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论坛上,14位本市优秀作家代表由于亲眼见证了这一奖项由稚嫩到成熟、由简拙到丰富的历程,畅所欲言,精彩不断,既肯定了奖项取得的可喜成绩,也提出了各自的期望,其情殷殷。

现把作家们的发言呈现于此。共同前行。


轩辕轼轲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影响力。通过前三届的评选,“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已经达到了设立的初衷,那就是既呈现当年度中国文学的一个切片,展示国内水平的创作实绩,又带动临沂文学的发展。

这个凝结着临沂日报砥砺付出和姜自健校长文学情怀的奖项的设立,本身就是本地文学的一桩盛事,就是对本地作者的倾斜。而且因其评奖的开放性和评委的权威性,使倾斜成为了倾泻,具有将海水注入沂河、浴于沂而咏归全国的气魄。达到了“临沂的作家走出去,外地的作家走进来”的目的,搭建起了本地作者和评委及外地作家的交流平台,使本地作者在和国内优秀作家的同台竞技中开拓了视野,看到了不足,取得了进步。随着这个奖项的影响力日隆,成为临沂文化的一张名片,则外界会更加关注临沂文学,对临沂文学有更好的助推作用。另外,只有用同一个标准评选,才能使银雀文学奖的品牌越擦越亮,才能吸引全国更多作家参与进来。临沂的作家诗人们也有信心“在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评选历程中积极参与,潜心创作,不断壮大。
 


风言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以其严谨的态度、开阔的胸襟、报人的担当来践行文学的风骨,这不仅是新时代下对沂蒙精神的坚守和传承,更是对沂蒙精神的秉持和重塑。公正、公开、公平是一个文学奖权威性的基石;而开放、包容、多样更是一个奖的高度不可或缺的建构;评委的眼界、心胸、水准决定了一个奖的级别。

银雀文学奖对临沂文学圈产生了巨大的鳗鱼效应。全国优秀作家的参与,不仅令当地文学土壤得到了改良,同时对圈子壁垒的消除起到了积极作用。

以交流消除隔阂,以互相破解冲突,以共赢消弭优越,是当下民族建设文化自信的核心。那些以区域性来考量文学发展的得失,以封闭来固守地域性奖项的操作,恰恰是地域文化的不自信。

我们不缺契约精神,我们缺的是您温暖的双手。风雨中砥砺前行!

万晓岩

在功利主义者看来,凡事都要习惯性地查找触手可及的利益。银雀文学奖三岁了,临沂日报和临沂童星实验学校为此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似乎并没有什么看得见的收益。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在一个特别考验恒心和耐心的事情里,它蕴含的内涵和意义,常被功利主义抹杀掉,凭空生出枝杈。成就一个地方良性的文化生态、文学生态,需要付出毅力、忍耐和艰苦的跋涉。如同银雀,它不仅关注当下,还要延及未来。它目前还只是一株小树苗,还不能满树繁花,满树硕果,只要不被连根拔起,也没人来拔苗助长,除灌溉养护,剩下的交给时间。繁花硕果也许都不算什么,我们希望它长成黄花梨,长成紫檀。

多年以后,我会因为曾被银雀文学奖鼓励、肯定、奖掖,而倍感荣耀。


李岫青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举办,对临沂文学的当今和未来的发展影响是积极而深远的。虽然才举办了短短三届,但已经看到一批年轻作家如乔洪涛、风言、刘星元等正在更好地成长,他们的视野和心气也变得更高。就奖项是否要具备开放性来讲,单纯从文学的角度上看,当然是越开放越好,这无疑提供了一个让临沂的作家和全国好作家一起比拼和较量的舞台,不仅更有利于本土作家更好地成长,也会让该奖项形成良性发展,使之走得更远。但从主办方角度来看,我更多地看到的是令人敬仰的大义大爱和大文学情怀。至于是否要对临沂作家进行倾斜,我的回答是要倾斜,但前提是在同等档位下的倾斜。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该奖项成为最公平、最公正、最有文学情怀的奖项。

随着该奖项的影响越来越大,建议嫁接更高的平台,使其走得更高更远。

乔洪涛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三届以来,对临沂文学生态产生了积极影响,对青年创作队伍建设起到了推进作用。要继续坚持开放办奖的思路,绝不能办成小圈子轮流坐庄的自娱自乐,只有公平、公正、开放,才能持续发展。同时建议在奖项设置上兼顾本土,可以另外单独设置临沂文学年度创作奖、提名奖或新人奖、提名奖,每年中期邀请名刊名编来临沂举办重点作者改稿班,以加大对本土作家的推动引领,毕竟产生优秀作家、优秀作品才是一个奖项的初衷和根本目的。根据前几届评奖要求,皆是发表在银雀副刊上的作品参与评奖,个人觉得字数限制了好作品的参与,可以与省级以上刊物合作,或以公号发表作为参赛范围。标头的“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建议修改为“童星杯”银雀文学奖(中国临沂)。银雀文学奖才刚刚举办了三届,未来的道路还很长,我们有理由、有信心让它飞得更高,成为全国有影响的一个奖项,未来可期!


辰水

客观地说,我认为“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对于临沂文学的发展,其影响力不仅仅是当下,而是长远的。作为地域性的一个奖项,在定位上已超越了地理上的范畴,用全国的高度来要求本地的作者,无疑树立了一个标杆。近几届的本地作者,大都有着扎实的本土经验,又在全国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可谓相对客观、公正地评选出了本地的实力作家。而在另一方面,因临沂银雀文学奖的存在,它的标杆示范作用,又促进了本土作者作品向上、创作持续前进的良好氛围,让临沂文学与中国顶尖文学对话。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临沂银雀文学奖再持续办下去的话,不远的将来,临沂将会成为中国文坛上的一方重镇。



李公顺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己连续举办四届,在临沂乃至全国都有了深远而积极的影响,这一点可从第三届获奖者中临沂籍以外的作者居多看出。每年年底的颁奖典礼,成了临沂文友当然也包括外地作家的激动时刻,尽管不能获奖者占多数。正是银雀文学奖的开放性才使得大奖的稿子质量越来越高,所以,只有吸引更多的外地作家投稿,这个奖才能更有意义,走得更远。至于是否对临沂作者在评奖方面给予倾斜的问题,我想这没有必要,如果一个作者的文学创作素养没有达到获奖要求,他拥有了这个奖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会让人质疑大奖的公正性。但愿临沂文友在外来参赛者的冲击下,仍然淡定,淡定地读书,淡定地写作,淡定地创作出高水平的作品。

朱卫军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设立,并非偶然。这源于童星实验学校校长姜自健先生的文学情结,前几年,他就有办一个高端、高稿酬刊物的想法。三年前,与《临沂日报》银雀副刊结缘,设立了这个文学奖,尽管形式不完全相同,但实质是也,也算是圆了他为繁荣临沂文学事业做些实事的梦。这一奖项的设立,可以说在临沂甚至全国都产生了一定的反响。

银雀文学奖兼顾了开放性与地域性的统一,吸引了全国的大批作家将优秀作品呈现出来,体现了文学的开放性;而更自然地让本地的作家用更高的标杆倒逼写出优秀之作,这种良性竞争,对本地作家来说,无疑是好事。从前三届评选来看,本地作者获奖还是占了多数,这正体现了文学的地域性。而相反,如果这个文学奖仅仅只围绕本地这个小圈子,它也就失去了繁荣文学的意义。

胡英子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已经举办了三届,其实从第一届开始,本市作者就高度关注。比丰厚奖金更有吸引力的因素是,它是一个公开公平的奖项,大家都对它寄予了希望与参与的热情。可以说这个奖项的设立促进了临沂文学的发展,激励了写作者突破狭隘的地域概念,从临沂走上全国文坛。银雀文学奖的开放性意味着会吸引更多的优质稿源。它有海纳百川的胸怀与格局,已经吸引了全国外诸多著名作家参与这个奖项。

“银雀”是一个美好的物象,它像展翅腾飞的青鸟,为更多的写作者带来福音。银雀文学奖有一种古典又厚重的文化含义,因为临沂文化古城底蕴深厚,自古是文化重地,历代文化名人辈出,这些古圣先贤都如灿烂的光束,吸引我们这些写作者去追光,去挖掘临沂古代文脉,讲好临沂故事,让当下的文学写作更具有社会担当与普世价值,让琅琊古城的文脉在当下的写作里延展。

刘星元

时至今日,银雀文学奖已在两个方面对本市文学创作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其一,它梳理、总结了现在的临沂文学创作状况。获奖作者既有本地代表性作家,也有最近几年涌现出的新锐人物,从这个意义上讲,它给之前的临沂文学作出了相对客观的定论。其二,银雀文学奖在为临沂文学把脉的基础上,推动了临沂文学的创作。时间节点是暂时的,而文学创作则是不断发展着的,透过银雀文学奖,我们既发现了临沂文学创作的不足,也看到了临沂文学创作的希望。可以想见,银雀文学奖再办下去,它作为本地文学创作的标尺之一,必将成为临沂文学重要的推动力量和向心力量。在办奖策略层面上,建议银雀文学奖参照浙江等地的做法,引进强劲力量联合办奖,提升奖项的影响。

作为临沂人,我当然希望本地作者能多得奖,但从理性上分析,得奖之外,一个奖项的公正度更为重要。我相信,本地作者也希望自己得奖是实至名归,而不是因为有所倾斜而拿到与自己的作品不相匹配的荣誉。

孙艳梅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运行三年来,公开公正,并且请的评委都是全国顶尖的文学大家,极大地鼓舞了本市作者的创作热情,促进了本市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我们就要以开放的视角,吸收外地作家的写作经验,和本土文学有机地碰撞和较量,立足本土,面向全国,本土的文学才会有发展,关起门来,排排坐分果果,只会让本土文学失去活力。

随着奖项影响的日益加大,外地获奖作者越来越多,建议评奖的时候,对本土作者进行倾斜。因为奖项的作用之一是让外地的作家走进来,本地的作家走出去,本地的作家更需要鼓励,外地的作家起到带动和引领的作用。建议第四届的“头奖”名称改一下,比如换成“中国引领奖”,会吸引更多的外地作家参与。

薛馥香

我要说的有六个字:感谢、感动、祝福。在每一次活动中,在老师们的言语里,不经意间让我收获了很多,“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的意义不仅仅是获奖不获奖,而在于她为临沂的文学打开了一扇大门,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到了文学的新的光芒。

一个奖项的长久和发展,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祝愿“童星杯” 银雀文学奖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站得更高,走得更远,继续开放和包容,不仅面向临沂,还面向全国、全世界,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为后来人洒落芬芳。

李恩维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追求开放性、公正性、文本至上,已获得文学界的广泛认同,业已逐步成为具有全国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文学奖项。银雀文学奖为广大作者提供了发表展示自己作品的平台,推动了临沂文学的繁荣,也是一个新的兴奋点。一个文学奖既具有确定性,也具有开放性,它是不断进步与完善的,是成长性的。

随着持续举办,相信银雀文学奖一定会走向成熟,也能够不断地完善评奖制度,从而能够评选出那些真正具有经典潜质的作品,让这个经典化的快速车道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提升银雀文学奖的全国声望,以更加开放性的姿态走得更远。

许新栋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四年来的成功运作,无论作者范围还是评委阵容,无论活动的开展形式还是评奖的运作方式,都开创了临沂文学发展样式的新局面,其意义与影响也已远远超出地域概念,推介潜力作家、培养文学新锐、繁荣文学事业发展的意义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了。

银雀文学奖不厚名家,不薄新人;不因作者非临沂籍而排外,也不因作者为本地作家而偏私,一切以作品说话。正是基于这种开放性,才会做到兼容并蓄,站得高,看得远,自然就有了包容,有了高度,有了格局。

而对于本地作者,银雀文学奖是一个契机,是一个激励,让具有潜力的临沂作家加快前进的步伐,缩短与全国名家的距离,走向全国文学高地。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
征稿启事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传承沂蒙精神,发掘华语文坛的优秀创作者,临沂日报社与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自2019年2月22日起,正式启动“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该奖项秉持“公开、公正、公平、独立”的原则,坚持艺术质量和社会影响力并重,繁荣临沂文学创作,推进临沂文化强市建设。
本次大赛由临沂童星实验学校提供全程赞助。

征文要求

1、征文体裁:小说、诗歌(现代诗)、散文
2、主题不限:凡坚持正确的政治思想导向,坚持弘扬主旋律的作品,不限主题,均可参赛。小说限定在7000字以内,散文限定在5000字以内,诗歌要求200行以内。
3、参赛者只能选择一种体裁参赛且只能投稿一次。
4、文责自负,所有作品均要求原创首发,无版权纠纷。

奖项设置

一、银雀文学奖·小说类
主奖一名,奖金为20000元;入围奖三名,奖金分别为5000元
二、银雀文学奖·诗歌类
主奖一名,奖金为20000元;入围奖三名,奖金分别为5000元
三、银雀文学奖·散文类
主奖一名,奖金为20000元;入围奖三名,奖金分别为5000元
 注:以上奖金数额均为税前,税金由获奖者自理。

征文时间

1 、征稿日期:2019年2月22日至10月31日
2 、评奖日期:2019年11月
3、公示日期:颁奖前对评奖结果进行3天公示,凡被举报存在抄袭、非首发等不符合参赛条件的稿件,一律取消相关奖项。
4、颁奖日期:2019年12月底,届时将邀请“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评委及获奖作者莅临颁奖现场,参会领奖。

评奖规则

1、参评作品经过初评后,在临沂日报银雀副刊及“琅琊视界”客户端进行展示,并参加“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评选活动;作品未在临沂日报银雀副刊及“琅琊视界”客户端展示之前,请勿先行在各微信平台发布。
2、本次活动不收取参赛费,不退稿,只评奖发奖,不支付稿酬。参赛作品后续网络、出版等版权,不再支付相关费用。
3、由“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组委会邀请国内文学名家担任评委,对参评稿件进行打分、综评,评选出主奖和入围奖。
4、本奖项相关问题解释权归“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组委会。

评委会

宁肯  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新散文”创作代表作家
荣荣 鲁迅文学奖得主、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文学港》杂志主编
徐则臣 鲁迅文学奖得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
杨庆祥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
邰筐 《方圆》杂志主编助理、中国检察官作家协会秘书长

投稿方式

1 、投稿邮箱:yinquewenxuejiang@163.com
2、邮件主题上注明“作者名+体裁+作品名”,作品须使用附件,以word文档形式发送。
3、来稿须注明真实姓名、简短个人简介、通联地址、电话号码等联系方式。
 

通联

临沂市北城新区北京路与沭河路交会处北东方慧景
咨询电话:0539—8966062
 

“童星杯”临沂银雀文学奖组委会
2019年2月22日

(编辑:梁子硕)
相关新闻

琅琊视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