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能打败台湾腔的,只有日式翻译腔呢

琅琊视界客户端 2019-05-15

在沙雕(误)青年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梗是什么。

比如最新的快乐源泉,日式翻译体
截图来自微博@吃个饼嘛

口音一直都是段子手们的玩梗利器,从每年春晚的小品就可以看出来。而台湾腔和东北话,又是坐震口音梗的两大巨头——和台湾人、东北人关在一个屋子里,你的口音大概率会被其中一个人带偏。

但台湾腔是个让崇拜阳刚的直男们略微羞耻的存在,因为它“娘”(仅为写作需要,不带任何歧视含义)。即使在吵架这种需要声音壮大气势的场合,台湾腔都完全凶不起来,两个台湾男生吵架,只会让听的人有点想笑甚至觉得gay里gay气。

你干嘛这样讲我?

你到底要怎样?

你在缩什莫啦?

现在的话,能够打败台湾腔的物种终于出现了,它就是日式翻译腔呢。

呐,这样的我也可以吗?

日式翻译腔走红,得从日本动漫、轻小说在中国受到追捧开始。

这些高频句式,你在动漫字幕、漫画里大概都见过——

可恶,果然还是不行吗?

呐,这样的我,也可以成为了不起的人吗?

如果这样的话,我会稍微觉得有点困扰呢。

即便是说日式翻译腔的我,也有一颗守护壹读君的心啊,也想要在以后,依然可以一直、一直留在壹读君的身边啊。

云龙桑,请你拿出二营长的意大利炮,开炮吧,我是永远不会责怪你的呢。

司徒君,我一定骂哭你的,绝对!——诸葛亮

读起来怪怪的,直教人全身起鸡皮疙瘩。

翻译腔是一种自带梗功能的说话方式,因为照搬原语言的句式、词语,导致翻译出来的句子不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要么别扭,要么使人发笑。比如西方电影腔:

嘿,我的老伙计。

我敢打赌,一定是你干的,我向上帝发誓。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韩剧腔:

阿西吧,阿西,真的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脑补动作:咬嘴唇叉腰脚踢地板)

中文互联网梗王鲁迅,一看就是在日本留过学的,深受日语语法影响:

我想,人世是要完结在当作笑话的开心的人们的大家欢迎之中的罢。

我们按照他的句式造个句,加入一些青春期疼痛元素:

我想,温柔的聪明的壹读君果然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我吧。

就很现代日式翻译腔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三发入魂

日式翻译腔怪,在于毫无保留地还原了日语的精髓——客气、主语少和语气词

日语属于黏着语,极其懒,能不用主语就尽量不用主语。出现一个主语,就得把它的利用率提到最高,前面后面都要跟上一大串修饰词,这就导致主语前有很多限定词。比如《你的名字》里一句台词,主语“俺”放在中间才出现:

あの頃のことは、俺ももうあまりよく覚えていない。

正经翻译:我已经不太记得那时候的事情了。

直译,就是我们日式翻译腔feel:那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日本人超爱用语气词,几乎每一句结尾都会带ね、わ、よ、な。上面那句台词,加个ね结尾:

あの頃のことは、俺ももうあまりよく覚えていないね。那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呢。


截图来自《unnatural》

日常道歉,加个ね表示诚意,用日式翻译腔一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让人只想找道歉的人打一架:

壹读さん,本当に本当にごめんね 。壹读桑,真的真的对不起了呢

日语还是个极其委婉和客气的语言,戏称对敌人都要说敬语的那种客气。你要做啥人家不愿意,日本人不会直接拒绝说不行,而是让你自己意会:あの、ちょっと……

装X青年们玩烂的梗——月色真美,就是日语爱藏着掖着最好的注解:

月が綺麗ですね。今夜月色真美。

あ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死而无憾。

原本两人互表心意,气氛暧昧到可以就地进行生命的和谐事业,日式翻译腔一开口,立马蔫了:

月亮好看呢。

我死也可以哟。

你可以你可以你什么都可以,怎么不去叉猹呢。

日式翻译腔一览,图源微博@DCLD

好中二一人

台湾腔也有很多语气词。学者根据台湾的语料库,发现台湾除了用普通话中的基本语气词"的、了、吗、啊、吧、呢"外,还有很多独特的语气词——喔、耶、吼、啦等,甚至已经达到无喔不成话,无啦、耶不成剧的程度。

一个说普通话的人要想带上台湾腔,最简单的方式也是加台湾特色语气词,立马变身台湾人:

哎你很烦耶,人家很害怕啦。

屁咧。

我没有在骗你的啦~

是吼~

集齐日语东北话台湾腔普通话,能在这几种语言之间无缝切换的福原爱,自从嫁了一个台湾老公后,说话的味儿就不对了,从彪悍的东北爷们变身成软萌妹子。


因为带了很多语气词,语音比较靠前,让台湾腔听起来很嗲。日式翻译腔语气词也多,同样让人觉得娘,但日式翻译腔比台湾腔招人厌的bug不在于娘,而是中二,极其中二,非常中二。

看看令人窒息的这些词——

邪魔(じゃま),逼格贼高,像个玄幻大佬,谁能想到它俗到是打扰了的意思呢,お邪魔しました。

风邪(うじゃ),不知道的人以为抽风,实际上就是得了个感冒。

春雨(はるさめ),它的意思是粉丝,吃的那个粉丝你信不信???

女将(おかみ),哦,用人话说叫老板娘。

帝王切开(ていおうせっかい),中文:剖腹产。真的好霸气一词。

天地无用(てんちむよう),这个词千万不要试图直译并运用,不然人家以为你是智障。就是个让箱子不要倒放的意思,日语生生说得好像古往今来仅此一人的废柴。

人間国宝(にんげんこくほう),这个词就可爱了哦,国宝。

在中文世界经常出现的两个究极中二词——一生悬命,绝体绝命,堪称杀马特之魂。

又是一生又是绝命,隐隐有股将要不绝于人世的忧郁,让人不禁想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如果你去查了字典,就会发现这俩换成中文多接地气儿:

一生悬命:拼命、努力。

绝体绝命:一筹莫展,穷途末路。

刚从象牙塔里出来,被现实教做人的社会人常常会感叹: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而那些深得日式翻译腔精髓的人会说:想像一生悬命,现实绝体绝命(想像に一生悬命,現実は绝体绝命)。

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个中二病。

来源:壹读

(编辑:梁子硕)
相关新闻

琅琊视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