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诗歌丨 遍地石头(戴存伟)

在临沂客户端2019-06-04

先祖

石头击打石头,引火点灯。

石头砸石头,吓跑野兽。

他如此自信。

直到有一天,

他用自己的骨头敲打自己的另外一块,

骨头酥了,落地成土。

台阶

穷人的台阶低到土中,

首富的台阶高到天空。

空中的石狮子,

月圆之夜就开始吼叫。

但终究敌不过全村的土狗。

一只土狗叫,吠声跟随,

吠声汇在一起,

仿佛要摁住狮子的吼声。

村里不再种庄稼,盖了楼房、工厂、市场,

建有一条道路通向坟墓。

满月之时,有人高高地站在台阶上,

并未觉察到大风中摇晃的是什么。

镇宅石

挖掘机到底还是攻上来了,挖倒院墙,

把镇宅石从墙跟翻出。

于是,他改镇宅石为磨刀石,

夜夜磨刀。既然镇宅石无法镇住祖宅,

他要依靠刀。

不过,据说为了把试刀锋,

他不小心把自己的动脉割断。

哎……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呀。

村里文化人写的启事

求购如下磨刀石:

粒度细腻,吃铁有劲。

只能磨菜刀、镰刀、刮胡刀。

经此磨刀石,

菜刀切菜,镰刀割谷,

刮胡刀只刮男人的胡子。

另外声明,磨刀石须保有磨匕首的权利,

但匕首不能专用于自杀。

狗宝

张发富的身体里有十几粒小石头。

医生晃着片子

指给他。点一下一粒,点两下,

就是一对。其中,

最大一粒如同半个大米。

豆大的汗珠,在张发富的脸上越爬越小,

越爬越凉。

他忍着,受着,想着,

盘算把家里那条老狗杀了,

狗肉酱后卖,比单纯卖生肉合算。

杀狗的人

一定要找村西的王乐全,

他刀法好,能留一整张狗皮。

还有,一定嘱咐他仔细检查狗胃,

万一有狗宝

自己身上的那些小石头

算什么东西。

北山的后土庙

众碑之中,最古一块乃唐朝所立,

老松树系明朝所植。

在后土奶奶殿侧,

我与姓阚的老头儿烤火聊天,

东山月亮升起,大地一片寂静。

我接过老人端来之杯,一饮而尽。

他又给我满上……

如此九杯。

至酣处,

茶也醉人,我与他枯坐。

庙后松涛涌动,满山的石头披了月华,

西北角的泉水也披了,

从高处往下流,

声音不缓不急,

暂时盖住了人世间的叹息。

(编辑:籽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