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优衣库联名的人,都deserve一张健身卡

在临沂客户端2019-06-04

不同的人,对潮人的定义不同。

在直男看来,一个潮人,应该有够多,够贵的球鞋,

在颜控女孩的心中,你有好看的脸和身材就ok了。

在穿搭爱好者看来,你得对品牌背后的故事如数家珍,轻松解释“解构”是啥意思。

但在昨天,这份定义发生了些许改变,开始并不取决于金钱,颜值,或者文化。

此时此刻,判断你究竟是不是潮人的标准只有一个:

健身or不健身。
01-每位潮流人士都deserve一张健身卡

为啥这么说呢?

就在昨天,优衣库发售了一系列与KAWS联名的T恤和托特包,这款联名特别流行,但在发售时没有设置排队和抽签机制,衣服就摆在货架上,抢到几件算几件。

所以,在各大优衣库的门店开门时的场景完全还原了非洲大草原的残酷场面,遵循强者为王的丛林法则,现场实在是太混乱、太残暴了。

△ 图片来自@FashionWeek

就这么说吧,因为大部分优衣库都开在购物中心内部,所以当商场开门,战役立刻打响:谁能第一个冲到店门口,谁就能抢占先机。

所以每个人都玩了命的奔跑,即使手机掉了也在所不惜:

当人们快速到达店门口之后,发现卷帘门还没来得急完全打开,要想进门,只能趴着从缝里钻进去。

但大家却完全都不觉得埋汰,一个个都展现出特种兵训练般的标准匍匐姿势,快速进场:

抢货的过程更是乱象丛生,有推搡的、有急刹车的,也有见缝插针,从地上捡的,抢到的人喜气洋洋,抱起衣服就冲到柜台结账。

知道咋回事的人,明白这是在抢购,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群尸玩过界》重拍了呢。

更绝的是,很多没抢到衣服的人的心里不太平衡,又不想空手而归,就想趁别人还没付款来一手半路截胡。

为了保护自己的战利品,这位黑衣小哥只能跪在地上,用身体死命护住衣服:

更有甚者,比不过身体和速度,就只能比拼脸皮,甚至直接站上货架把模特的衣服直接扒了下来:

在优衣库发售的现场,各种你平时看不到的荒诞不经场景频频出现,有当场用出巴西柔术里的地面技,将对方迅速放倒的:

甚至还有压根没去对地方,把名创优品当成优衣库的:

不过我觉得,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最大的输家应该是优衣库的模特,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被当众扒衣。

而且很多人还特不负责,扒就扒吧,手法还不行,扒一半把人家晾那不管了,胳膊还弄掉一只:

害得它只能以一种尴尬诡异的姿态,注视着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

在这里,它看到平时那些穿着入时的潮人们流露出狼狈的一面,注视着平时自称理性的青年们展现出疯狂的一面。

在这里,它看着人们狂奔、哄抢、截胡、打架、丑态百出,勾心斗角,最终被扒光并卸掉胳膊。

此情此景,即便是再擅长黑色幽默的导演也拍不出来。
02-KAWS x UNIQLO

看到KAWS和优衣库的联名被疯抢,很多人都非常不解,甚至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哀怨:

“那我还是我爸我妈联名生的呢,咋就没人抢我呢??”

要想知道原因,你得先了解艺术家Kaws的经历,以及他作品的商业价值。

简单点说,Kaws是一个美国涂鸦艺术家,那些骷髅头骨,XX眼睛的动漫形象,都出自他的笔下:

早期,Kaws的行为比较叛逆,他找人把那些在街头电话亭里的大牌广告海报卸下来,创作一番,加入自己的动漫元素后再偷偷装回去,一度被称为涂鸦怪盗。

Kaws这样的行为受到很多人的推崇,这些大牌非但不反感他这样做,还主动邀请Kaws在自己的海报上涂鸦创作:

这些被二次创作的海报成了艺术品,有的还价值不菲。

凭着这样的方式出名以后,Kaws在圈子里越混越开,把时尚、潮流和金钱完美结合。他给坎耶做过专辑封面,送给好朋友Nigo的这张画作,最高被拍卖到1.16亿港币。

不过Kaws并不满足于此,他还成立了自己的品牌“Original Fake“,以进军潮流时尚业。

因为圈内的人缘特好,创作的形象也太出名,所以Kaws总是会选择一些大牌作为合作对象,每出一次联名,都会在潮流圈内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但大家也不会去抢,因为以前KAWS的联名实在是太贵了,比如他和Dior的联名卫衣,售价5000多:

跟Supreme联名的这件短袖,售价4000块:

跟AJ的联名球鞋,售价更是使人望而却步:

但是,因为自己的好兄弟Nigo去了优衣库UT当创意总监,Kaws本人也觉得,应该让大家都有机会,把自己创作的形象穿在身上。

于是从2016年开始,Kaws开始了和优衣库的长期合作,每件衣服就卖99块钱,让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KAWS和优衣库的联名,说白了就是一次掉价联名,99块钱的售价更是打破了联名的价格壁垒:因为很少有花这么少的钱,就能把原来卖几百上千的大牌穿在身上的机会了。

再加上,连续几年的合作之后,Kaws在ins上宣布,2019年的这次联名,将是和优衣库合作的最后一次。

所以当Kaws的文化赋值,加上绝版的噱头,再辅以便宜的售价,一下就引发了一场抢购狂潮。

但是有趣的是,如果你稍微了解优衣库的发售机制和品牌特性就会知道:

优衣库是个快消品牌,以销量为重,如果某款联名卖得好,他们会一直补货到没人买才善罢甘休。

前几季和KAWS的联名,或是和亚历山大王的联名保暖内衣,都是一经发售就被抢购一空,但是不过一周,优衣库就重新补货,生怕你原价买不到。

那些在店门口摆摊,闲鱼上高价出售的贩子们,只能抓住这几天的黄金时间,把货卖给那些不懂行情,只懂加钱跟风的人。

所以,那些在商场里抢衣服的人,宁可挤破头皮也不愿意了解一下自己正在抢着的品牌从不搞饥饿营销,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03-全民贩子与冲冲冲文化

其实,在商场里狂奔着的人,乍一看没什么区别,都穿着差不多的潮服和潮鞋。

但如果仔细分析,他们的目的各不相同。

首当其中的就是专业的贩子,在抢货时,他们往往毫不留情,因为对你来说这只是一件衣服,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自己赖以谋生的职业。

他们的手段高明老辣,很多时候都不需要亲自出场,花几十块钱雇大妈替他们抢货:

在哄抢结束之后,他们走出商场的门口,把刚买到的联名T恤往地上这么一铺成,反手就赚上一笔:

或者回去把货挂到闲鱼上,全码出售:

这种人的行为不但会搅乱市场,还经常引起现场的冲突,最招人烦。

除了职业的贩子们,在人群中奔跑着的,还有一种人,他们也从这次看到了一点商机,抱着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态过来抢货,大头都被职业贩子们抢走了,他们就在地上捡上一两件残羹冷炙,或是那些没人要的码数。

在几十块的利润面前,他们完全乐意放在节操,匍匐在地。

所以有人说,这是一个全员都可以当贩子的时代。

比起职业贩子,这种人见缝插针,看见小便宜就走不动道的人,像极了那些组团国外自助餐厅抢虾的大妈和在超市里将抽纸席卷一空的奶奶团。

你抱着衣服的样子,和你口中瞧不起的,这位抱着菠萝不撒手的大妈别无二致:

在这种新闻的评论区里,往往都充满了这样的评论:

  “真丢中国人的脸!”

  “这些大妈是没吃过虾吗?至于这么使劲抢吗?“

  “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为了几十块蝇头小利,就冲进人堆里,匍匐在地面上的潮人们,也在ins上被全程直播,被外国人当作“迷惑大赏”进行围观。

就像你们不明白大妈明明能吃得起虾,用的起卫生纸还要抢一样,他们也不明白这些人为啥要为了几十块钱的利润,争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

当然,KAWS的死忠粉丝是存在的,想第一批把联名衣服穿上身也无可厚非。

但除了想靠衣服赚钱的人,在商场的冲锋队里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对KAWS其实只是一知半解,他们的购买行为,完全来自于“大家都在买什么”。

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种“冲冲冲”的文化流行起来了。

所谓的冲,就是一种消费上的跟风与盲从,说白了就是太没主见,只能通过跟风花钱,填补自己的认知不协调,以融入自己身边的圈子。

别人买了yeezy,自己明明并不喜欢,但是看着大家都买了,你也冲吧。

当满朋友圈都是猫爪杯,虽然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但还是跟着冲冲冲,加钱买,跟风起哄。

渐渐的,你开始丧失了自己的审美,把消费的主动权交给别人,甚至爱上了跟着大家一起冲的感觉。

在KAWS和优衣库的联名发售并只卖99元时,这些潮流青年们不约而同的想到:我只有在这两周里抢到并穿上KAWS,才能用最少的钱,体现自己最炫酷的潮流精神。

所以,当这种文化遇到价格便宜的商品时,门槛降低,就会塑造出一种全员恶人式的潮流现象,呈现出全员KAWS的奇观:

而那些明知道优衣库会补货,两周后就可以原价买到的贩子们,之所以敢以奇货自居,就是因为他们太了解这些人为了跟风消费、不惜加价的心理了。

但悲剧的是,对大多数用上身KAWS彰显个性的人来说,这件衣服的寿命只有两周。两周之后,新的风潮出现,新的联名上市,他们又会再一次蜂拥而至。

他们为衣服钻过洞,打过架,加过钱,但这件来之不易的衣服用不了半年,就会沦为睡衣一样的存在。

来源: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

(编辑:籽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