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石光荣”: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二三事

在临沂客户端2019-07-03

全成远,1930年4月出生,1948年2月解放山东淄川时入伍,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和政治指导员,1964年转业到内蒙古赤峰中国人民银行。1971年调到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政府工作,1986年离休。除了没打过日本鬼子,全成远先后参加过山东潍县战役、兖州战役、济南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抗美援朝等数十场战役,多次负伤,先后荣立个人和集体三等功多次,身先士卒,打仗勇敢,为人乐观,堪称咱们临沂的“石光荣”。谈及打仗,老人动情地说:“谁都是爹娘生的肉长的,不想打仗,可是有时候不打不行啊。”

  戴上珍藏了65年的军帽,全成远老人开心得笑了

兖州战役挖战壕

1948年6月我们和兄弟部队兵临兖州城下,把兖州城包围得水泄不通。我们炮兵班的任务是挖战壕,离老西门城墙50米,从南往北挖一条500米长战壕。接连三个晚上我们都去挖战壕,牺牲了几个战友后终于完成了任务,碉堡还挖好了步兵掩体、防炮弹厕所等。这些交通壕能备存一个团的兵力,突击部队全部进入阵地,待命冲锋。

7月12日下午5:30总攻开始,咱们所有的重炮向城西门和城墙猛烈轰击,60团第一突击队的任务是拿下城墙,爆破小组开始接连爆破,通路打开后架桥组开始在护7月12日下午5:30总攻开始,咱们所有的重炮向城西门和城墙猛烈轰击,60团第一突击队的任务是拿下城墙,爆破小组开始接连爆破,通路打开后架桥组开始在护城河上一组组地架桥,刚架好就被敌人打断,接着再架……桥架好后竖梯子组跟着往城墙上竖梯子,竖上梯子突击队就冲锋登城,梯子被打断了再竖上,再冲锋,断了再竖,再冲锋……我们在城墙下面伤亡很大,后续部队都是踏着烈士的尸体登城。经过几个小时的争夺战,我们部队占领了西面城墙和老西门,很快登上城墙冲进城里开始了巷战。敌人都被赶到了东北角,一看跑不了啦,就都缴械投降了。战斗结束后我们住在兖州东边的一个村庄休整总结,全团在村戏台前开庆功会,念到三等功时有我的名字,我都不相信,我领了一张三等功的奖状、一张喜报和奖品。回到班里战友都争着看,房东也争着看,当时家乡还没有解放,这些东西我都带在身上,因为经常行军打仗,这些奖品一件也没能保存下来。

抗美援朝挖炸弹

1951年在朝鲜平康前线作战时,为了躲避敌人的飞机和炮火,一线指战员们经过讨论后一致认为坑道战是一个好办法。可打坑道战有一个难题:阵地没有炸药。最后领导决定利用飞机投下没响的哑弹,并把挖哑弹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班,当时我是班长。我们两人一组分工,开始找炸弹、挖炸弹。哑弹由于是高空抛下来,会钻到地里去,表面是看不到的。但也有小窍门:如果在地面看到一个直径和炸弹差不多的窟窿,那下面准有哑弹。我这个组先挖出一个哑弹。但大家都不会拆。上级给我们派了一个工兵,来到一看,炸弹还在两米多深的坑底呢,得下去拴绳子拉上来。炸弹是我挖出来的,我又是班长,还能叫别人下去吗?我就下去把绳子拴在炸弹鼻子上,战士们在50米外拉。

排长安排我下去看着,如果炸弹松动了就告诉他们。当时我想:万一要是把炸弹拉响了,我不就被炸没了?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有这个想法不能说,更不能表现出来,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硬着头皮下去了,两条腿骑在炸弹上,低着头,两眼死死的盯在炸弹上,心里念叨着:炸弹炸弹你别响,你响了我就完了。大家开始拉炸弹,我发现炸弹瞬间松动了,就大声喊:“炸弹动了!”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往上爬,我上来后吓得一身汗。现在想想有些可笑:当时跑那么快干嘛,跑得再快能有炸弹炸的快呀!一个多月后,我们班共找到并拆卸了35个300磅的炸弹,31个500磅的炸弹,收集炸药60多麻袋,彻底解决了没有炸药打坑道的困难。上级给予我们班记集体三等功,给我个人记三等功,并荣获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勋章一枚。

想想今天美好的生活,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这是多少烈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年轻人一定要努力工作,报效祖国,让我们的国家更加强盛,不再受人欺侮。

临报融媒记者 刘红东

(编辑: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