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丨再见 青春

在临沂客户端2020-05-21阅读次数:21692

世卫组织认为,青年人的标准是14岁到44岁,这是我已知的对青春期最宽容的算法。按照这一标准,生于1976年现年44岁的我,也是最后一次过青年节了。对于青春,我不得不说:再见!

一说再见,难免有些无奈和伤感,就像一个陪伴多年的老朋友远行,且不再归来,不舍和难过总会不期而至。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场告别。告别嗷嗷待哺的襁褓岁月,告别青梅竹马的孩提时代,告别灿烂的花季、迷茫的雨季,还要告别硕果累累的中年,最后告别温馨从容的老年。我们不光是告别时光,还一次次告别身边的人、脚下的地,有的是告别了还能再见,有的是告别了就再也见不着了。

既然如此,我们对于青春的告别也应坦然以对,不必太过焦虑和无措。三十年的青春期已够长,应该感谢上苍的慷慨。如果不懂得珍惜,再给十年、三十年又能如何?如果日日珍惜、月月无悔,早已结了一树果子。

回首自己的青春,青春待我不薄。

我没有像一些同龄人那样英年早逝,留下无尽遗憾。虽然身体不够健壮,但并无大病缠身,让我基本在无痛无痒中度过。

我没有像一些同龄人那样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他们浓霜染鬓、沟壑满面,过早地显出老态,更遑论人生的尊严和社会的地位。我晨起对镜自照,岁月痕迹渐浓,但头发未疏,倘在古代,别个簪子什么的还是可以的;皱纹尚浅,若闲暇敷以面膜、施以粉黛,会更加一马平川;说起事业,辛苦也辛苦,但没有跟骆驼祥子一样整天在烈日和暴雨下,干的是自己喜欢的事,交的是自己爱交的友,虽无大富大贵,倒也衣食无忧、内心安宁。

我没有像一些同龄人那样浑浑噩噩,不知道风从哪一个方向吹,常年当撞钟和尚。生性愚钝,自认为还算勤奋,常以勤能补拙自勉;胸怀梦想,以善假于物自得。如今积沙成塔,集腋成裘,也算心中有亮,眼中有光,给了身边人一些温暖一些启迪一些帮助一些美好。他们或撰文感谢,或心存感激,我由衷安慰。因为我的存在有了价值。

如今,要和青春说再见,而不是和梦想说再见,虽然梦想是青春的动力源;不是和奋斗说再见,虽然奋斗是青春的主打歌;不是和真情说再见,虽然真情是青春的葱伴侣。梦想、奋斗和真情依然是中年的关键词,不过是中年的梦想更精准,中年的奋斗更稳健,中年的情感更醇厚。

火热的青春,大幕在关闭;不惑的中年,大幕在开启。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作者:曲宗宽

(编辑:郑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