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河轶事 | 莒南县南石桥村传说:神水牛与刘家汪

在临沂客户端2020-06-04阅读次数:15712

道人口念无量寿福,对财主说 :“你打死的那头牛可不是一头普通的水牛,乃是一头神水牛,它天性驯良勤劳,每日在天庭里闲逛,心里闷得慌,就私自下凡来到刘家汪当了主人,是专门前来保护你们家五谷丰登、财运亨通和六畜兴旺的。你把它打死了,你们家的耕牛和其他财运就没有保护神了。事已至此,什么神武艺也白搭了。”

莒南县南石桥村传说:神水牛与刘家汪

南石桥村位于莒南县经济开发区境内。传说很早以前,该村原为刘氏宗族聚居地,当时的刘氏家族人丁兴旺、民风淳朴,世世代代都和睦相处。后来刘氏家族中出了一位财主,为人处世极为吝啬,嗜财如命,只要有一点小便宜他就占,从来不舍得多花一文钱。村中有一东西走向的大水汪,呈巨大的牛状,属大伙儿共享,后来变成了他自家的了,并名之曰“刘家汪”。

财主鼎盛时期家中且不说深宅大院、广阔良田,仅耕地用的水牛就有8头,是一笔不少的财富。财主家有一朴实忠厚的佃户,因年景不好,租子交不出来,期限将近,看着空荡荡的低矮破屋想不出一点办法,只好把家中12岁的孩子给财主放牛抵债。这放牛娃本分老实、任劳任怨,虽说东家管吃管住,但吃的是剩饭,住的是牛棚。村外有沟有河,岸坡上鲜草葳蕤、野花斑斓,为了把这些牛喂养好,放牛娃天天赶着牛到沟河边,牛爱吃什么草,哪里的青草茂盛,他都清清楚楚,保证每天让牛的肚皮撑得滚圆。日落黄昏之时,就把吃饱了的8头牛赶到刘家汪内给牛洗澡、喝水,他自己也下水与水牛们嬉戏玩耍一番,晚上与牛相依而卧。牛是天底下最老实的动物,放牛娃经常拍拍这个牛的头,摸摸那个牛的角,和牛说说悄悄话,牛儿也舔舔他的手,蹭蹭他的衣,日久天长,放牛娃与这8头水牛就有了感情,成了相依为命的好伙伴,牛自然俯首贴耳规规矩矩地听他的话。

有一天傍晚,水牛洗完澡上岸没走几步,放牛娃看到其中一头水牛老是回头,他好奇,也跟着回头一看,见汪中还有一头水牛没上来,正深情地朝这边望着。他急忙点点岸上的水牛,一头也不缺,再回头看时,那头水牛不见了。第二天,水牛吃饱后像往常一样来到刘家汪旁,放牛娃亲眼看到8头水牛下到汪里去了,而水面上看到的确实是9个牛头,心中甚觉蹊跷,他瞪大眼睛一头一头地仔细端详起来,发现其中一头水牛浑身呈灰青色,皮厚头大耳挺,两只硕大而圆润的眼睛忽闪忽闪非常明亮,两只弯曲粗壮的犄角十分威武霸气,半露着的脊背宽平而丰满,长长的尾巴在水面上左右甩动着,一副悠然自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放牛娃顿时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越看越亲切,遂游过去抚摸这牛的头和背,抱抱那粗壮的脖颈,这牛一点也不抵抗,反而显得十分温顺、友善。放牛娃拿青草喂它,它也大口吃。以后这头牛每天傍晚都与群牛饮水嬉戏,与放牛娃亲昵晤面。放牛娃把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心里,从未对外走漏半点风声。过了一些日子,放牛娃放养的这8头水牛个个肉满膘肥、体大力足、皮毛柔顺光滑,每头牛跟刚放牧时相比,委实判若两牛,犁几亩地不喘粗气。财主虽是个鸡蛋里挑骨头的人,看到自家的牛健壮非凡,自然甚为高兴,但他也有点纳闷,过去也找过人放牛,都没有这个放牛娃放得好,这里面不知有什么诀窍。有天傍晚,这财主就偷偷蹲在汪边观察,他一看不要紧,发现汪内竟有9头牛,他生着气回到家里,等放牛娃回家后再作理论。

放牛娃回来,财主就当着放牛娃的面把手中的皮鞭扽了扽,瞪着大眼厉声说:“你个小兔崽子,我供你吃、供你喝,你怎么偷偷地替别人家放牛?你不知道汪是我的吗?那是谁家的牛?赶快从实招来!”放牛娃一听,东家已经知道了,无奈之际就照实说了。财主一听,眼珠子骨碌一转,就有了坏主意。第二天早晨,放牛娃出门时,财主就把8头牛角上各系上一个红布条,并恐吓道:“今天你好好保护着牛角上的红布条,回来要是少了一条,我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放牛娃不知东家有什么意图,只好连声说:“好,好,好,我照你说的做就是了。”于是放牛娃就撵着八头水牛出门了。

原来这财主平日特别嗜好打猎,他的枪法精准,百步外的一只兔子举枪就能打死,贪心十足的他占便宜占惯了,当知道汪里多了一头水牛后,就想占为己有。当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盘算,一头活牛弄到家里去,万一被失主认出来露了馅,弄得名声不好,还不如打死它,把皮、肉一卖,发个财,神不知鬼不觉,退一步讲,即使这头牛的主人知道了,也是在我自家的汪里打死的,他们也没有什么理可讲。

傍晚时分,财主悄悄地埋伏在汪边的深草丛里,用枪对准了牛角上没拴红布条的水牛,开始因有放牛娃在牛周围游来游去,众水牛又聚集在一起,财主担心伤着放牛娃和自家的耕牛,一直没下手。过了一会儿,放牛娃吹着口哨吆呼水牛上岸,那头角上没有红布条的水牛俯在水里正痴痴地目送众水牛上岸的瞬间,财主迅速勾动了扳机,这一枪打下去不要紧,只听“哞”的一声吼叫,如同雷鸣一般,威震大地,但见汪水一片殷红,那头水牛迅即没了踪影。财主急忙吩咐长工们下水打捞,结果是一无所获。这财主本来就是一位从他身上拔一根汗毛就疼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的主,没想到自己今天牛没有逮着反而白舍了一枪火药,如同放了他的血一般,回家后就一病不起了。而那8头水牛,突然间变得病恹恹的样子,不吃不喝,日夜呻吟哀叫,牛虻苍蝇叮咬不断,任凭放牛娃怎么扬鞭驱赶,也不到刘家汪里去,不久就接二连三地都死掉了。躺在床上的财主病情也是一天天在加重,请了许多郎中也看不出个子午,急得家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这天从村外来了一位手持拂尘、身着长袍、仙风道骨、童颜鹤发的道人,财主家人急忙将其请到家中。道人口念无量寿福,对财主说:“你打死的那头牛可不是一头普通的水牛,乃是一头神水牛,它天性驯良勤劳,每日在天庭里闲逛,心里闷得慌,就私自下凡来到刘家汪当了主人,是专门前来保护你们家五谷丰登、财运亨通和六畜兴旺的。你把它打死了,你们家的耕牛和其他财运就没有保护神了。事已至此,什么神武艺也白搭了。”说毕一捋胡须,手中拂尘向背后一甩,飘然而去。财主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贪财惹的祸,悔之晚矣。

随后,其家庭状况急转直下,倒霉的事接连不断,不久便家破人亡了,周围的刘氏家族也是诸事不顺,都纷纷举家迁走了,而在此地落户的程氏、陈氏等家族就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迅速繁衍开来,而刘家汪这个名字还一直这么叫着。

程宗平 口述

李凤苍 整理

莒南县十字路街道 李家白龙汪村传说:十八亩地

李家白龙汪村西南与黄庄村邻边的一块地叫“十八亩地”,名之由来,源于民间传说。

很早以前,张老汉有个男孩特别顽劣。有一天,这个男孩看到一放牛娃手拿着鞭子骑在牛背上非常好玩,回家和他父亲说他要放牛,父亲一听,这是好事呀!就痛快答应了。男孩骑着水牛在沟内慢慢走着,到了沟南头,沟边有十八亩荞麦,红秸绿叶开白花,煞是好看。他跳下牛背,跑到荞麦地里,一鞭子下去,一片白花落地,太好玩了,就继续抽了起来,不大一会儿就把整片荞麦抽了个遍,然后骑着水牛恣悠悠地回家了。荞麦的主人因没逮着他的现行,干生气没办法。

有一回,这个男孩奉母命到地里给锄地的父亲送午饭,一只手挎着煎饼、咸菜,另一只手提着一小罐糊豆(粥),走着走着累了,就把小罐放在地上坐下休息,觉得有屁,急忙掀开罐盖坐在小罐上就放。到了地里已过了饭时,他父亲抱起小罐就喝,刚喝完,忽然电闪雷鸣,抬头望去,西北方向的乌云滚滚而来,父亲嘱咐男孩收拾东西赶快回家。

男孩只顾自己,撒腿就往家跑,当跑到荞麦地界时,被突然袭来的一道闪电击中,当场身亡,尸体背上竟烙上了两行字。老汉看到焦尸背部的字,才知道孩子惹祸伤了天理,遭到报应,遂偷偷就地挖坑埋下。

当天夜里雷电交加,大地震动,暴雨如注。第二天早晨,众人来到这块地里,见坟墓被掘开,尸首抛在原野,坟坑周围有许多龙爪印。明白先生看后说,这是老天爷想让大家知道小孩的劣迹,以警示后人。遂嘱众人将尸首挖深坑埋下,上盖四块大青石条,坟前立一石碑,将小孩尸背上那依稀可辨的两排字“鞭打荞麦十八亩,屁泚糊豆一小罐”镌刻其上。

后来此坟前青石裸露,石碑字迹模糊,杂草丛生其间,常有花斑蛇出没。20世纪70年代,整地运动中石碑被破坏,青石条化解成许多界石,坟地也变成了可耕之地,但“十八亩地”这个名字还一直那么叫着。

李怀印 李怀东 口述

李凤苍 整理

(编辑:全逸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