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践行群众路线的光辉典范——刘少奇在山东

在临沂客户端2020-06-14阅读次数:19333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刘少奇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刘少奇同志受毛泽东同志委托,指导山东建立统一的政治军事领导中心,调整策略方针和各方面政策,使山东抗日根据地迎来大发展局面。”

2020年2月2日至4日,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国家记忆"栏目播放了中共临沂市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摄制的纪录片《红色沂蒙》,看后甚感欣慰,被电视中沂蒙山区的红色文化感染力所折服,内心深处为之震撼,据说创新了同类节目收视率,其社会影响力不言而喻,可喜可贺。我作为一名党史工作者和刘少奇家乡人,深感荣耀,因为又多了一部资政育人的影视教材。

《红色沂蒙》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时代意义,通过发生在地处沂蒙山区的山东根据地在抗日战争的艰难时期,发动群众“化解危局”、服务群众“水乳交融”、团结群众构筑起战无不胜的“铜墙铁壁”的红色故事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阐释沂蒙精神,对于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学习教育,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重要借鉴作用。尤其是“化解危局"这个篇章,生动讲述了刘少奇在山东践行群众路线的伟大实践,更让我们感同深受,体会更深。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收看《红色沂蒙》,追思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风范,大力弘扬沂蒙精,心潮澎湃,感慨万千。70多年前,刘少奇同志从盐城回延安途中,用民生至上的执政理念解决山东问题,对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进行了艰辛探索和深入实践,这是刘少奇继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之后又一块执政为民“试验区”,从此,使沂蒙山区成为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光辉典范。

一、用披荆斩棘的英雄气概突破敌伪封锁线

从1941年下半年起,中共中央开始酝酿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为召开党的“七大”作思想准备。身在延安的毛泽东急需刘少奇回中央帮助工作。这时,刘少奇离开延安已经三年多了,党中央交给他“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重要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毛泽东对于刘少奇回延安高度重视,一封封加急电报雪片似的从延安飞向华中抗日前线江苏盐城阜宁,现已保存的加急电报15件,其中: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出1件,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发出6件,以毛泽东的名义发出8件。其中,毛泽东的电报内容主要以保护刘少奇安全为主,充分体现了革命领袖的人文关怀和对刘少奇的战友情谊。刘少奇在毛泽东的关心下,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开始了披星戴月、沐雨栉风、攻坚克难的“小长征”。

上图为滨海秘密交通线

早在1942年1月13日,中共中央正式发出电报,通知刘少奇回延安。1月20日—2月8日,刘少奇在江苏阜宁单家港主持召开华中局第一次扩大会议预备会,华中局委员、华中根据地所属区委党委书记以及专区(行署)、军分区和华中局、新四军直属机负责人和各师主官94人参加。2月13日,毛泽东为了保证刘少奇的安全,专门致电陈毅、刘少奇并特别提示:“少奇返延,须带电台,并带一部分得力武装沿途保卫”。2月15日—3月5日,刘少奇主持召开华中局第一次扩大会议,既是一次班子交接会议,又是一次战略部署会议,刘少奇在会上作《目前形势,我党我军在华中三年工作的基本总结及今后任务》的工作报告。2月2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刘少奇及华中局,作出三点指示:“(一)除吕振羽、贺禄汀外,其他高级文化人亦望抽调一批带来延安从事学术研究,他们在苏北游击环境无研究学术可能,不如来延安成就较大。(二)护卫刘少奇的手枪班,必须是强有力的,须有得力干部为骨干,须加挑选与训练。(三)新四军各部及山东部队的电台密码,望少奇督促重新编制,亲自带来”。3月5日,刘少奇在会议上作总结讲话并宣布:中共中央决定要他回延安,在他走后由饶漱石代理华中局书记和新四军政委,由军长陈毅代理新四军分会书记。

3月13日,毛泽东再次来电:“我们正在调查由华中到华北道路上的敌人封锁线的情形、安全保证的程度,若得复电即行转告。望你等候这一复电”。3月19日,刘少奇带领华中局一百多名干部战士,在八路军115师教导5旅13团护送下从单家港出发踏上回延安之路。其中,随身秘书吕振羽化名柳岗,1956年著有《跟随少奇同志回延安》在《中国青年报》连载。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开弓没有回头箭,刘少奇一行在未收阅毛泽东3月13日来电的情况下已经踏上回延安之路,昼伏夜行,勇往直前。3月21日,毛泽东第三次来电:“兹将彭电转上,你看此种情形有安全保障否,山东尚无回电,请你直接询问。必须路上有安全保障才能启程。”此时,刘少奇一行已经到达淮海军分区、淮海行署所在地沭阳县周集乡小胡庄村,在这里向彭雪枫、邓子恢等传递扩大会议精神、指导部队地方工作,停留十余天之后,于4月初经桑墟镇越过陇海铁路,在海陵县苏鲁交通线白石岭地下交通站护送下,从入鲁第一站前往石梁河镇西朱范村王家花园中共中央北方局山东分局、山东省战工会和八路军115师驻地,按照中央要求着手解决山东问题。

因为日军对根据地实施烧杀抢掠大扫荡,刘少奇先后于5月12日和5月27日随山东分局机关和115师司令部移驻临沭县夏庄村、东盘村;6月1日,毛泽东来电:“因沿途通过无保障,山东又缺乏统筹之人,故不宜西进亦不宜南返,以中央全权代表资格长驻115师,指挥整个山东及华中党政军全局似较适宜”。6月17日,刘少奇随师部移驻今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大树村;7月9日,毛泽东来电:“我们很望你来延安并参加七大,只因路上很不安全,故不能冒险,仍以在敌后依靠军队为适宜。你的行止,以安全为第一,工作为第二,以此标准来决定留在山东还是仍回军部。”“但有一点须与你商酌的,即是山东的重要性问题”。

7月11日刘少奇一行从赣榆返回西朱樊村,在经历四个月的工作圆满解决了山东问题之后,于7月下旬从西朱樊村启程,继续踏上突破封锁回延安的艰辛之路。先后渡过沭河、沂河,经临沂、费县、腾县、峄县地区到达枣庄西南小北王庄村和抱犊崮村,在鲁南铁道游击队护送下,从沙沟到临城(今薛城)间的干沙河越过津浦铁路直奔微山湖,8月初进入微山湖,隐蔽在芦苇荡中指导中共湖西地委建立抗日根据地、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实行减租减息调动群众积极性、加强对微山湖水上交通线的控制、做好争取伪军的统战工作、果断制止极左过火的肃反运动。8月中旬从微山湖经鱼台县张黄镇常李寨村超化寺、沛县和金乡县霄云镇鲍楼村苏鲁豫区委、湖西地委前往冀鲁豫边区所在地聊城市莘县大张家镇红庙村,8月下旬渡过卫河由河南进入河北到达邯郸涉县赤岸村129师司令部。

二、用理论武装的文化自信开创抗战新局面

1942年2月4日,毛泽东致电并将山东分局和八路军115师主要负责人向中央反映情况的材料转寄给刘少奇,请刘少奇路经山东时予以考查解决。2月13日,毛泽东致电陈毅、刘少奇:“山东问题,请到当地调查,此间材料不足”。3月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刘少奇,指出:“目前山东工作处在比前更加艰苦阶段”,“不仅由于敌人残酷‘扫荡’,地区缩小与分割,主观上亦存在相当严重的弱点。”、“在执行政策、主力部队与地方干部的关系、军队干部与地方干部的关系,以及地方干部与本地干部的关系等方面都存在问题。”要求刘少奇路过山东时,帮助解决。”3月3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刘少奇就解决山东问题指出:“必须从整个思想中、工作中彻底肃清主观主义,仅从锄奸共筑着手是不会得到彻底解决的。”收阅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来电,刘少奇在回延安途中停留西朱范村,就解决山东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召开了多层次的党员干部会议,发表了系列讲话,形成了丰硕的理论成果,留下了重要文献,统一了军队和地方干部、群众的思想认识,凝聚了战斗力量,开创了山东抗战新局面。

上图为刘少奇在滨海常住地点示意图

4至5月间,刘少奇在山东干部会议上作了一系列工作报告。在《群众运动问题》报告中,结合山东工作的实际情况,对干部进行了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以解决党员干部的思想认识问题。刘少奇在报告中指出:群众是共产党的母亲,党是群众的儿子。他特别强调:“脱离群众是共产党最危险、最严重而应该受到责罚的事情。”刘少奇向山东根据地党员干部介绍了华中抗日根据地开展群众运动的经验,阐述了做好群众工作的原则和方法,使山东干部如沐清风。在《中国革命战略与策略问题》报告中,刘少奇总结了党在各个历史时期运用马克思主义战略与策略指导工作的经验教训,对中国现阶段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和性质等基本问题作了阐述,强调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好好学习与掌握马克思主义的战略和策略;如果不懂得战略和策略,就不是一个完整的马克思主义者。在《改造政权问题》报告中,刘少奇认真阐述了抗日民主政权的性质、任务和组织原则,对乡村基层政权改造的办法和贯彻民主集中制、“三三制”的原则措施作了详细说明。在《党内斗争问题》报告中,刘少奇联系实际地分析了党内生活中存在的不健康的思想斗争偏向,深刻揭露了党内过头的斗争的种种表现及其给革命事业带来的严重危害,阐述了正确进行党内斗争的基本原则和具体方法;山东分局在6月1日出版的机关刊物《斗争生活》第15期全文发表了这篇文章,及时引导党内开展正确的思想斗争,纠正了左倾错误。在《关于财政粮食问题》报告中,刘少奇在强调财政经济工作的重要性时指出:“政权工作包括民政、司法、教育、公安、财政经济等方面的工作。财政经济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吃饭、穿衣、军用等问题”刘少奇的讲话对症下药,山东问题手到病除。

6月份,刘少奇还在山东分局领导干部会议上作了《五年来山东工作基本总结与今后任务》的报告。6月10日,山东《大众日报》刊登刘少奇《盐城农救工作的经验》一文,推介了华中根据地群众工作做法。6月30日,刘少奇在山东分局召开的纪念“七一”干部大会上《二十一年来党的奋斗史》报告中指出:“党二十一年来宝贵的遗产是几十万党员的血换来的,我们要好好地接受”。7月9日,毛泽东来电就学习问题指出:“学习22个文件在延安收到很大效果(延安有一万干部参加学习),在学习中发现各种分歧错杂的思想并获得纠正,绝大多数干部都是两个月学习比过去三年学习效果还大,请你按照敌后特点注意知道此种学习。”7月20日,刘少奇在西朱范村写信给陈毅、饶漱石、曾山、赖传珠,根据华中具体情况,提出了“修明政治,生聚教训,整军经武,严修武备”等一系列方针政策,未雨绸缪地为华中根据地夺取抗战胜利、做好建立新中国的准备工作指明了方向;该信以《克服困难,准备反攻,为战后建立新中国创造条件》为题,编入《刘少奇选集》。刘少奇在山东根据地应朱瑞要求,派秘书吕振羽到山东分局帮助工作。因山东分局宣传部长李竹声在反扫荡中壮烈牺牲,由吕振羽兼任山东分局宣传部长,及时指导《大众日报》连续发表了17篇关于开展减租减息群众运动的社论,形成了积极的舆论导向。

刘少奇将山东根据地沂蒙山区加强党员干部理论学习的经验,带在回延安途中总结推广。8月中旬,刘少奇在濮范观抗日模范区冀鲁豫区党委、军区、行署所在地红庙村莘县大张家镇作《论时局》报告,及时指导边区开展减租减息群众运动、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参军参战打击日本侵略者。9月21日,刘少奇来到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驻地山西辽县(今左权县),9月24日,在北方局干部会上作了《关于合法斗争、非法斗争与两面政策问题》的报告,切合实际地给冀中区党委指明了有效开展敌占地区工作、最高限度的保存与积蓄我们的力量、坚持两年准备反攻的抗战工作方针。10月7日,刘少奇在北方局会议上作《关于华中工作报告》,介绍了华中抗日根据地加强军队整训、开展群众工作、巩固抗日民主政权、做好财政经济工作、加强党的建设以及统一战线等方面的工作经验,并对华北的工作和华中的工作进行了比较分析,从中总结经验教训。刘少奇的报告使根据地党员干部深受鼓舞,把太行根据地战时群众运动推向了高潮,使根据地工作发生翻天覆地变化。10月10日,刘少奇在北方局党校作《中国革命的战略和策略问题》的报告,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了解党的整个战略目的,当前的任务以及各种斗争形势与组织形势,加强对当时当地情况的深入调查与了解,从掌握全面的观点,提出中心任务,抓到中心一环,然后,集中力量于此,打碎平均主义,将各种工作分轻重缓急的去进行”。10月上旬,刘少奇在北方局听取冀中区党委书记黄敬、军区司令员吕正操汇报地道战经验,认为地道战是广大群众在实际斗争中的一种重要创造,可以大加利用和发展。他指出:“现在的地道战,主要还是防御性的,如何能由防御的形式逐步转为既能防御又能进攻的形式,这是发展地道战的一个关键问题。”因遇日军扫荡,刘少奇在太岳军区司令部沁源县沁河镇阎寨村停留了一个多月,对太岳区开展抗日斗争和减租减息等作了重要指示。专门听取了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汇报地雷战情况时指出:“地雷战是群众创造的一种突出的斗争形式,对抵御外来侵略者很有作用,很值得坚持和推广。”12月9日、10日,刘少奇在晋西北干部会议上《关于群众运动及其他问题》报告中强调:广泛深入地发动、组织并教育群众,提高群众觉悟,是巩固根据地的中心一环。该报告以《关于减租减息的群众运动》为题,编入《刘少奇选集》。刘少奇山东之行的讲话和工作报告中,彰显了“理论武装”的先导作用和“以文化人”领导艺术。

三、用民生至上的群众路线走活山东一盘棋

刘少奇离开苏北返回延安途中,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朱瑞:“关于山东工作及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问题,中央已委托少奇同志路过分局时,协同你们检查和解决。”

1942年4月10日,刘少奇一行来到山东分局、山东省战工会、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所在地——江苏省东海县石梁河镇西朱樊村王家花园,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深入了解情况,认真研究山东根据地党政军群之间存在的问题,连续找了朱瑞、罗荣桓、陈光、黎玉等几位主要负责人谈话。刘少奇组织山东分局委员和115师政治部主任肖华、参谋长陈士渠、山东纵队司令员张经武召开专题会议,听取汇报并交换意见,还在党政军负责干部会议上作了《关于山东工作的基本总结和今后任务》工作报告。紧随其后又召开了山东分局和根据地军政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决定了山东根据地战略方针、工作部署和主要人事安排等问题。在刘少奇的直接领导下,山东分局专门召开了党委会议,主动查找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认真总结了山东根据地近几年的工作成绩,提出了今后的工作任务、克服困难的办法和努力方向。在刘少奇的指导下,山东分局在政治、军事方面制定了一系列重大决策,使山东根据地工作很快有了明显转变。刘少奇花了近四个月的时间缜密调查、认真分析、深入研究,采用个别谈话、民主协商、会议动员等工作方法,成功实施了事关山东根据地发展的三大举措:一是调整机构,建立山东根据地党政军群“一元化”领导体制;二是关注民生,开展“减租减息”群众运动;三是拓展统一战线团结抗日。刘少奇回延安后,中央根据他的意见及时调整了山东根据地领导班子,调朱瑞去延安中央党校脱产学习,115师政委罗荣桓兼任山东分局书记,将山东抗日挺进纵队并入115师领导,山东省委书记、山东省战工会主席黎玉不再兼任军队职务,山东根据地党政军和山东分局四大家合署办公,实现了党政军群“一元化”领导。

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根据地农民一方面背负着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沉重枷锁,苛捐杂税猛如虎,阶级压迫重如山;一方面承受着日本侵略者的疯狂扫荡与无情蚕食,生活十分艰难。刘少奇领导山东根据地大刀阔斧开展减租减息群众运动,以改善民生为突破口带动全局。“双减”运动涉及面广,工作难度大,刘少奇以身作则迎难而上。一方面与朱瑞、罗荣桓交换意见后、分头帮助领导班子成员提高认识;一方面召开山东分局扩大的干部会议进行专门动员,统一党员干部思想。刘少奇在报告中反复阐述了中国革命必须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重要意义,并结合华中地区的经验,阐明了开展减租减息群众运动的方法和步骤,并针对山东根据地的具体情况郑重指出:“双减”群众运动要以农民为中心,在这里就是要落实到以减租减息和改善雇工待遇为重点的工作上来。刘少奇到达山东根据地以前,群众工作是最薄弱的环节,他在山东分局干部会议上严肃地指出:“山东分局没有把群众运动摆在适当的位置上,而是被放在第四位,山东的群众和农救会还没有发生血肉相连的关系,农救会没有权威,群众腰杆子不硬,积极性受到了压抑。可以说,群众运动是山东根据地各种工作中最薄弱的一项工作。”他认为山东根据地群众工作没有做好,主要是领导干部主观上的错误,是忽视群众运动的结果。为了广泛开展“双减”群众运动,刘少奇结合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作了《群众运动问题》的报告。在刘少奇的启发下,山东分局领导干部提高了认识,并且很快行动起来,山东分局先后颁布了多个有关开展群众运动的文件,组织了两个共有200多名党员领导干部参加的群众工作团,分赴莒南和临沭两县协助开展工作。刘少奇和朱瑞、罗荣桓等也亲自到一些乡村了解减租减息运动的进展情况和政策执行情况,并把身边的秘书、通讯员、机要员等下派到乡村协助工作,指导“双减”运动。在刘少奇的领导下,山东抗日根据地减租减息运动如火如荼,群众抗日激情高涨,沂蒙山区至今还流传着一首民谣:“沭河水、沂蒙山,男女老少抗战支前忙。最后一尺布做军鞋,最后一粒米送军粮;最后一口奶喂伤员,最后一个儿上战场;最后一分钱买子弹,最后一滴血保家乡。”

1942年7月下旬,刘少奇在八路军115师鲁南铁道游击队护送下,进入微山湖地区,听取中共湖西地委书记潘复生汇报,作出减租减息和发动群众参加抗日的指示。在潘复生率领的铁道游击队湖西大队的护送下经过金乡县小北王庄村、大捐村,在中共苏鲁豫区委、湖西地委所在地霄云镇鲍楼村指导抗战工作,实地考察了平原游击战、地道战的做法,8月中旬到达冀鲁豫(平原)分局所在地——莘县大张家镇红庙村,在这里发表了《论时局》讲话,指导张森之、杨得志、晁哲甫做好减租减息、统一战线、袭击据点工作。刘少奇向中央建议,调冀中区党委书记黄敬任冀鲁豫区党委书记(后改为平原分局),在边区树立起濮县、范县、观城县抗日模范县旗帜。9月中旬,刘少奇从红庙村出发到达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驻地山西省辽县(今左权县)和武乡县王家峪,在北方局会议上发表系列讲话。10月19日到达太岳军区驻地山西沁源县沁河镇阎寨村,因敌人“扫荡”转移至安泽县景风乡梨和村、沁源县赤石桥乡涧崖底村,在沁源县境内停留一个多月后前往平遥和晋西北行政公署、晋绥军区、120师所在地兴县蔡家崖。

刘少奇在山东抗日根据地虽然只停留四个月,却为开创山东抗日战争新局面立下了不朽功勋,为全国树立了榜样,毛泽东评价:“用了一个罗荣桓,山东这盘棋就活了;山东这盘棋活了,全国这盘棋就活了。”刘少奇在山东期间,为治国理政积累了成功经验,是我党宝贵的文化遗产与红色基因。

  (作者:罗雄,文史专家,刘少奇同志纪念馆原馆长)

(频道编辑:孙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