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丨夏虫窃窃深处语

在临沂客户端2020-06-15阅读次数:20243

小院的夏季,万物葱茏。花开了,果子在灌浆,草木在疯长。于是,门前的池塘边、窗下草丛里、屋后青苔间,有了夏虫的踪迹。

白日里,只有蝉的声音。蝉鸣是一阵一阵的,起初是零零星星的一两只蝉,一声、两声、三声……很快就分不清到底有多少只蝉在齐声鸣叫了。只是,声音脆亮,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仿佛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将我网在其中。那蝉鸣,似在近前,又似在远处,难以捉摸。

树上的蝉就这样欢高歌一阵、低吟一阵,鸣一阵、歇息一阵,吵吵嚷嚷到日暮。此时的蝉鸣与白日里不同,声音里总是透着几分倦意,不再激昂澎湃,轻柔细腻了许多。

蝉鸣声弱,蛙鸣声起。蝉似是不服气,又竭尽全力鸣叫了起来,最终还是被蛙声压了下去。一时间,满耳都是蝉鸣蛙唱。

这是一场较量,也是一个信号。夏虫们三三两两地闻声而来,混杂其中。

蝉鸣。虫吟。蛙唱。

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像江河湖海的潋滟波纹,在夜色中荡漾开来。

徐志摩在《再别康桥》中写到:“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年少时不懂徐志摩,此时想起这句诗,竟心有戚戚焉。彼时不懂诗中意,只认为作者是为了与上文的诸多物象及色彩斑斓编织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故而收敛罢了。却是在此刻,四周寂然,我才真切地体会到“悄悄是别离的笙箫”,也领悟到“夏虫也为我沉默”一语中的蕴涵。

只是,寂静是一时的。少顷,虫鸣声又起。那声音由远而来,又由近及远:唧唧,吱吱,喳喳,啾啾,呱呱,咕咕……如波涛汹涌,鼓角相闻。

细听,是青蛙,是蛐蛐,是蝈蝈,是蚂蚱,是瓢虫……它们嘶嘶缠缠,喓喓绵绵,唧唧啾啾。

月光如水,银光匝地,夏虫在暗处私语,将此处的缱绻美景泄了密。

我熄了灯火,托腮坐在门槛上,看一地月色白,听夏虫窃窃语。树影婆娑不定,草影落落大方,闭上眼倾听——听虫鸣霏霏,听霏霏虫鸣。

作者:陆锋

(编辑:吕金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