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国学采薇丨孔子的浪漫情怀

在临沂客户端2020-06-16阅读次数:19455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此句是《论语·子罕》之殿,解读为:古诗上说,“唐棣的花在风中摇摆不定,我难道不思念你吗?只是家住得太遥远了。”孔子说:“只是没有想念罢了。如果想念,又有什么遥远的呢?”

在整部《论语》中,随处可见充满大义凛然浩然正气,或是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的名言警句。比起来,此句从表面看,实在看不出有警醒教导之意,甚至不好理解。可是读到此句

时,我却瞬间被击中心灵,这是我在《论语》中读到的最有温情的一句话,像极一句绵绵诗意的浪漫情话。

孔子一生希望学说用世,胸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殉道精神,为追求政治理想而矢志不渝,“一意孤行”。读《论语》,你似乎能看到一个荒野中的赶路人,虽然一路留下的是智者的教诲、仁者的训导,但是你却能感受到他的沉重和苦闷,“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孤独的圣人,一生的理想和追寻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当他奔波倦极归来,衰弱地站在苍茫高天之下的无情逝水边,一声叹息如一丝凉风,吹彻古今:“逝者如斯夫!”“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却让人看到了一个“即之也温”,充满人情味烟火味,有凡人情意的孔子。

中国诗妙在比兴,空灵活泼,义譬无方,读者可以随所求而各自得。“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读到这句古诗,一定会联想到情人之间的相思之语。那么做为有正常人情感的孔子,他的“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是不是也可以解读为浪漫情话呢?我以为或者我相信是。可是朱熹的《论语集注》中,却将这句解释为:孔子认为,只要自己努力,“仁”则一呼即至,所谓“求仁而得仁”吧。

综观孔子的一生和思想,《论语》通篇注重的是做人和修身的主旨,朱熹的解读好像是没问题的,或者可能真的接近孔子的“微言大义”,可是他的解读却让我有些不接受。“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朱老夫子虽精研论语,是不是仍然没有做到“毋意”和“毋我”?他的解读难道不是凭空猜测和自以为是吗?

“仲尼,日月也,无得而踰焉。”孔子如日月般光辉的贤德和人性,普通人是无法超越的,让人仰视和尊崇。但是读《论语》,我却会为他处处流露的浪漫情怀而感动。“不学《诗》,无以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孔子的内心藏着丰富浪漫的文学情怀,乡野鄙夫的歌吟《诗经》,经他手订,一跃成为六经之首,他是文学的守护神。“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让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和弦而歌、手舞足蹈的孔子,一个有着浪漫艺术情怀的音乐人,而不是一个板着面孔不苟言笑的传道者,让人亲近,让人温暖。“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样美好的生活,孔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一句感叹,流露出孔子心中浪漫的生活情怀,他是一个智者,一个殉道者,但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热爱生活,向往美好的凡人。

浪漫的孔子更让人觉得真实。

作者:杨海青

(编辑:吕金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