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河名士 | 谈谈王雅量的孝

在临沂客户端2020-06-23阅读次数:7359

“二十四孝”在元代基本定稿,当权者把它作为教科书发布,成为统治人民思想行为规范的楷模。对这二十四个人我们不做具体的评价,但如果把王雅量的事迹拿出来和他们比照,很多学者都觉得不比“二十四孝”中的任何一位逊色,特别是他功成名就不恋官位、回乡侍奉母亲的举动,被世人传颂。无奈的是王雅量出生的时候,“二十四孝”早已成书200多年,如果王雅量赶上那个时代,他应该会毫无悬念地入选。

1.未见父亲最后一面的隐痛

王雅量对父亲的情感超过一般父子,为何?据查到的资料显示,王雅量“生而岐嶷”、“每试冠军”,这样的词句都出自王家后人编纂的纪念王雅量的词章里,其中难免有溢美之词,不过不能否认,王雅量的确是个神童——“七岁能文”,传遍十里八乡;“十四游庠序”,十四岁考中秀才,智商比一般儿童高出许多,但神童也是“童”,也有“童”的天性——贪玩。对于要求甚高的王父来说,贪玩是大忌,史料说,王雅量少时读书“小惰,受槚”,只是小小的偷懒,便被打板子。板子是楸树或茶树做的,其硬度超过一般木头。这种棍棒下的教育和现代教育理念背道而驰,而王雅量对“受槚”的态度却是“承以愉”,很愉快地接受。

王家在孩子的教育上互有分工,王父深知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所以在儿子面前都是手不释卷的形象,而王母则经常讲身边的孝亲故事,无形中也影响着着王雅量童年的成长之路。从母亲那里王雅量得知,父亲“勤于学业,事母至孝,母殁,悲哀成疾。”一句“悲哀成疾”,可见王父对其母的至尊至孝,也影响着日后王雅量对父母的情感。

在父亲面前,王雅量感觉不论是做人还是学业都是一座无法超越的山,所以他始终保持一个登山者的姿态在不辞辛苦地攀登,而让王雅量终生不敢懈怠的另一件事情是那样铭心刻骨,那是一般父母难有的举动——王父在外为官,升迁后路过家里,当他看到儿子学业上有所懈怠,可能会影响今后的前程时,王父的举动震惊世人——为了儿子的学业,他毅然辞官。这一举动深深触动着王雅量的每一根神经,王雅量从此在学习上没有丝毫的放松。

金榜题名后的王雅量,远去山西赴任,按规定异地为官者,可带家眷随行,但他对家中老人始终放心不下,便把老婆孩子留在费县照顾父母,一人远行。

王父送给即将远行的王雅量九字箴言,让王雅量在后来的仕途上受益匪浅。他谨遵父训,把山西阳城治理得井井有条,这里固然表现出王雅量本人超常的执政能力,但与王父的训教不无关系。

其实,在孝敬父亲方面,对王雅量来说只有遗憾,因为,他的父亲还没有到寿终正寝的年纪就离他而去。王雅量得到这个消息后,难以接受,“一痛几乎死去,数日米浆不入口,守丧回家,三年哀毁如一日。”这几句话,和王父的“悲哀成疾”几乎是难得一见的翻版。

陕西巡抚李起元是比王雅量早考上十多年的进士,王雅量把他当作无话不谈的兄长,在谈到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时,王雅量说那始终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痛。李起元在一封奏折上记述了王雅量未见老父最后一面的情形:“未获一永诀,迄今犹抱终天之恨,辄自泫然。”“辄自泫然”,经常落泪之意。

对父亲没有生前尽孝,王雅量只好把所有的孝心留给了年迈多病的母亲。

2.为老母亲两次辞官不做

王父死后,按当时规定要回家守孝三年。守孝期间,王雅量一边侍奉母亲,一边教子孙耕田读书,这难得的田园生活,就是王雅量希望的生活。但毕竟是官员,回归自然的轻松自在也难免有时会被思虑大明江山社稷的安危而纷扰,他还时刻准备着——一旦朝廷再次启用,便重披战袍。

守孝期满,身为朝廷命官的王雅量要去京城等待分配了,家中老母怎么办?他不想发生在他父亲身上的遗憾再发生在母亲身上,年近半百的王雅量做出决定——带母亲一起进京候旨。可以想象,王雅量带着一家老小风餐露宿前往京城的辛劳,但王雅量和他的母亲都很高兴,因为他们一家人不离左右、苦乐相融。

然而,现实又不得不让这对母子分开,因为皇帝委派他去巡抚辽东。王雅量深知辽东政治军事形势剑拔弩张,他此去不是做一个太平官,而是要维护一方安定。而且辽东的气候条件极不适合王母,王雅量只好将母亲送回费县,如果有一点值得宽慰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老婆孩子可以代替自己在身边侍候母亲。可是,就在王雅量在辽东建立功勋的时候,相濡以沫的妻子孙氏却病故了,王雅量顿时觉得精神无助,他对母亲生活的担忧和焦灼心情与日俱增,但由于新任巡抚未到,他也只好坚持。

坚持了一年,思母心切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王雅量不得不连上五道《乞养亲疏》的辞呈,乞求皇帝恩准他回老家以尽孝道。皇帝被他的孝心打动,批准他返乡尽孝。王雅量只在家里呆了一年,朝廷下令让他巡按陕西,王雅量上奏折请求另派他人,但都察院派人到费县家门敦促就职。无奈,王雅量只好远赴陕西,在陕西干了半年,获悉母病,王雅量连写两道辞呈的奏折,还没等到批复就交出官印,即使罢官也在所不惜。好在好友李起元和都察院的同僚一同上书,王雅量才没有让未见父亲最后一面的遗憾场面重演。

清代费县有个叫李恕的文人雅士,他对王雅量有过这样的评述:宇宙两大,曰孝与忠。孰可兼之?唯我王公。

作者:黄立宇

(编辑:全逸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