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第十三中学:端午书香,寻找兰山阅读人之五

在临沂客户端2020-07-01阅读次数:4254

  读书悟感

幸身处山东鲁地,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幼时即知读书之事,乃男儿首务。祖父常说:“耕读传家,立身显身。”谆谆之语,犹言在耳。稍长,随祖父习武读书,方知甘罗、周瑜,以立其志;渐明伦理,识礼仪,以正其身。继而入学,蒙昧愚鲁,知学之艰难,以致性情渐变,唯喜田塍溪流,水草山光,常留恋其间不能自已,春萌夏长,秋收冬藏,书读无多,天性涵养则有所助力。

逮及中学,读书稍多,不解其意,囫囵吞枣,旋即而忘,事倍而功不及半,奈何!渐至成年,读书渐杂,天文地理,诸子百家,名人随笔,武术杂耍,野史稗闻,宗教哲学,小说散文,均有涉猎,然幼时愚鲁之气未除,过目而忘,收益无多。

不惑之年,终日碌碌,烦躁日炽,书读日少,若有闲暇,捉书一卷,寻一幽处,逐字细啄,方见市井人情,青砖碎瓦,神出于书,夕阳已坠,素月东升,星辰漫空矣。

人生苦短,可为乐者几何。若能得读书之乐则大幸焉。三五之夜,明月在墙,此宜默读;大雨如注,豆声铿然,则宜诵读;寒雪飘江,梅香入腹,更宜于品读。读书在闲,在境,在心,在神,唯入此彀中者,方得读书之妙也。

行远而至者久,水滴而入石者恒。纵天性驽钝者,手握卷而不释也久矣,固亦有所得也。书者,尽天理,明是非,显风情,化人心,陶然其中,不惟墨香侵染,温和性情,亦必久而神明自通,见一叶而知其树,察一羽而知其禽,窥一毛而知其兽也。

奈何驹影流电,宁复可俟乎!梦中之梦,可堪回首,黄粱已弃,桃花已度,空山老叟,尽沦烟草,付韶华于清流,挂岁月于琼枝。余已苍苍皓首,耄耋老翁,颓然迟暮矣,观书驳杂而不专,游戏其间而无所用心,若水中窥月沾沾而自喜,不自知明月在天也,悔之晚矣,唯望后辈小子察之慎之,勿覆其辙也。

蹙蹙回顾,羞愧惨然。赧然自喜于推窗凝睇,高树鹅黄;赧然自乐于远山淡水,朝云暮雨;赧然自醉于虬根临溪,疏竹掩映。悲夫!不事青蚨,衣食不给,羸饥穷乏,面有菜色,无钱谷出入之计,有郊坰悲喜之心,不亦悲哉!

聊以自慰者,月色满地,灿然涂霜之时,雪片翔集,翩然素地之际,广陵凭风,阒然虚籁之机,可恣赏天山、剡溪、西风矣。

通讯员 张东升

(频道编辑:孙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