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丨窗前又飘桂花香

在临沂客户端2020-07-14阅读次数:11589

前些日子,我冒昧地从朋友处把十几年前送他的一棵桂花讨要回来,移栽在母亲的卧室窗前,填充新土、剪枝打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很快桂花就冒出了一簇簇绿油油的新芽。每当漫漫长夜,我们轮流陪伴因病卧床的母亲时,隔窗似乎就能听到桂花勃勃生长、悄然呼吸的声音,这时总会产生一种错觉,远走的父亲还在,只是在另一个房间睡着了。桂花像一个忠实的护卫,让我们在孤寂而深沉的夜晚睡得安稳又踏实。

父亲喜欢养花,小时候住在乡镇机关大院的公房,没有院墙相隔,邻里之间就像一大家子人,父亲在门前的空闲处摆满大大小小的泥花盆,栽种着从田野采来的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一年四季花香不断,给简陋的机关大院增添了无限生机和温馨。记得有一次,父亲出发带回一盆绣球花,在乡下这就是稀有珍贵花卉了,邻居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大上的名花,不久便开满了红彤彤圆滚滚的花朵,左邻右舍艳羡不已,可惜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不翼而飞,父亲心疼了好长时间。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乡村集市贸易开始繁荣,还偶尔出现了花卉交易。有一次,父亲买回一株小拇指粗的植物,说是桂花,属于名贵花卉,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桂花。我印象中的桂花,是中秋夜高挂天涯圆月里那棵永远耸立的桂花树,是“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的美丽传说,眼前这棵瘦弱的苗木和我想像中的桂花大相径庭,但父亲却像淘到了宝贝,定期浇水施肥,像侍弄孩子一样精心养护,逢人便夸耀:“这是金桂,金贵得很。”

桂花一天天茁壮生长,树形矮矮的长成伞状,既不雄壮也不挺拔,却丝毫不影响花期。每年八月桂花盛开的时候,整个机关大院暗香涌动,它不张扬、不矫揉,不像牡丹那样高贵,也不似月季那般奔放,却有一种低到尘埃里的傲骨。锯齿叶片下遮掩着米黄色花瓣,小若米粒,却挡不住芳香四溢,不见其物却先闻其味,是甜甜的、淡淡的幽香。金秋的夜晚,父亲喜欢拉几张席子在院子里纳凉赏月,天上玄月高挂,地上月光皎洁,好一幅动人的“花好月圆”美妙画图。

听着父亲讲述着嫦娥奔月的美丽传说,我们的思绪随之飞向无垠的苍穹,飞到遥远的天宫。夜深了,想象着伐桂的吴刚累了,估计开始捣蒜吃饺子了,我们也吸吮着桂花香进入到沉沉梦乡。败落的桂花渐失香味,父亲便看准花期即将结束时,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朵朵枯萎的花瓣,放进抽屉里,夹到我们姐妹的书本里,漫漫冬日,桂花芳香一直伴随和滋养着我们,父亲还喜欢将收集起来的桂花放进切好的烟丝,用自制卷烟机卷成烟卷,据说抽起来别有味道。

渐渐长大的桂花跟随父亲工作调动奔波过好几个乡镇,花盆越换越大。终于有一天,越来越苍老的父亲无奈地说,桂花太大了,我也搬不动了,还是送人吧。不热衷养花只喜欢看花的我感觉它的确花期太短,丝毫没有体会到父亲的恋恋不舍,便立马给跟随了父亲三十多年的桂花找到了识花爱花的新主人,这一离别就是十几年。如今,花回主人院,不见主人面,引起了我们对逝去父亲的深深思念。

说起桂花,北方少见成规模的桂花林,在大家的认知里,它还是娇气十足的名贵花卉,何况北方的碱性土质、干燥气候影响桂花的生长。不过近些年北方也开始流行起养桂花,大多取其名称寓意好,还是高雅身份的象征。成功的企业老板喜欢用流苏树嫁接的树状“高桂”,取“高贵、纳财”之意。庭院养桂花讲究双桂对植,一般金桂和丹桂居多,“两桂当庭”、“双桂流芳”寓意吉祥如意、贵子登科。市场有配备好的专用土壤,网络也不乏教授如何养护的视频,所以普通人家养几株桂花已不是难事。

在沂蒙山腹地的大山里,有一处江北最大的桂花园,占地三百多亩,栽种着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四大系列26个珍稀品种,近年又培育成功了适合山区土壤气候的“蒙山金贵”,树形高大、叶片浓绿、耐寒抗冻,被专家誉为“桂花中的107”。桂花园的主人家中,长有一棵树龄达360多年的桂花树,树冠8米有余,此树为江北流苏嫁接的最大的桂花树,有“江北第一金桂”之美誉,硕大的伞状树头遮天蔽日,一年四季郁郁葱葱、绿叶浓密。花开季节,方圆几十里花香弥漫、沁人心脾。“叶密千重绿,花开万点黄”,每年金秋,丹桂飘香,桂花园都要举办桂花节,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闻花香、品花酒、尝花糕,撩拨着嗅觉和味觉的桂花盛宴一直持续到“天凉好个秋”。

前年国庆长假,我去杭州游玩,无论是熙熙攘攘的大街公园还是空旷的背街小巷,湿润的空气中总有淡淡的桂花幽香在流淌,黄色的、银色的桂花枝丫从公园里、庭院中延伸出来,竞相释放着迷人的芳香。导游告诉我们,桂花是杭州的市花,香樟树是杭州的市树。据说过去的杭州有个传统,家里添一个儿子,要在门口栽一棵桂花,取其谐音“贵”,寓含将来“仕途得志”“金蟾折桂”之意,只要看到门口有几棵桂花,就知道这家有几个儿子,多子多福。坊间还有个传说,爱花人容易生女儿,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爱养花的父亲的确生养了四个闺女,父亲却非常欣慰,每个都是他心头的挚爱和牵挂。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今夜月高星稀,窗前那棵桂花随风摇曳,像在找寻着它的老主人,更像是对走远的父亲的良好祈愿和深情祝福。

作者:尚红云

(编辑:吴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