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永远心向党

在临沂客户端 2021-02-01 阅读次数: 25604


  周六晚上吃完晚饭,我们去新区看父母,还没到小区大门口,远远地就听到一阵乐曲声和高亢的歌声。原来是附近居民在那里自娱自乐,我也看见了母亲的身影,她正在打快板,就是打拍子。见我们来了,先是跟身边的阿姨大叔交代几句,才随我们一起上楼。前几年,母亲家这个小区居民自发组织了小乐团,每天吃完饭唱唱歌,活跃文化生活。母亲是个热心肠,每天帮助照看这个小乐团,主要是搬搬乐器板凳之类。后来参加的人多了,母亲又帮着组织,让大家都有表演的机会。

到了楼上,刚唠了会儿家常,母亲看了看钟就说:“快到点了,我和你爸得下去了。”我说:“怎么都下去呢?”母亲说:“必须得去呀,一是七点半了,要提醒他们收场,别耽误别人休息。二是你李叔他们年龄大,拿乐器费劲,我和你爸帮收拾收拾家什。”说着,就都出去了。

唉,其实父亲母亲都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并且父亲的腿前几年做过手术,走道并不利索,可他们乐于助人的习惯,什么时候也改不了。

我母亲是1964年入党的老党员,退休前是农村公社的妇女干部。那时,做农村妇女工作琐碎事很多,但母亲在那时就养成了“踏实工作,乐于助人”的工作风格。且不说她每天下乡,起早贪黑一心扑在工作上,就是乡里乡亲谁家有事她也都热心帮忙。记得小时候,我们几户人家门前是一个落荒的大坑,附近人家盖个猪圈、砌个院墙都来这坑里挖土。这样,坑越挖越深,越挖越大,下雨汪水不说,高奶奶家门前的路仅容一人通过了。因为她是小脚老人,所以进出门很让人担心。

那年春天,父亲母亲决定在坑里栽树。因为没有树苗,用的是插扦方法栽树。我们一家五口人利用早饭前晚饭后的时间,整整忙了一个春天,硬是在大坑里栽满了树。树栽活后,就渐渐没人来挖土了。等我上初中时,树都长得比我高了。再后来有人来买树盖房子用,母亲却说:“我是党的干部,栽树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家园,地是公家的,树不能卖,以后归公。”

从小,母亲的党员形象就这样影响着我们,我们姐弟三人参加工作后也陆续入了党。“踏实工作,乐于助人”成了我们的家风和工作风格。姐姐是市里某医院的大夫,五十多岁了,身体并不怎么好。近几年,单位经常组织下乡慰问,免费给农民体检,去的地方多是偏僻农村,很多人都不爱去,但姐姐不怕辛劳,每次都报名参加下乡。她常说:“在其位,尽其职,大事做不来,多做点平凡助人的小事,乐人悦己,有啥不好呢?”

时光匆匆,转眼我们家的第三代长大了。在这个大家庭的熏陶下,孩子们在大学校园里思想积极要求进步,成为学生会的骨干,积极靠近党组织。

前几天,儿子来信说,假期忙,不能回家了。原来,他们科研室里分进了几个本科实习生,室里的同学实验任务都很紧,因此没人愿意带本科生搞实验。儿子自告奋勇,带这几个本科生搞实验项目。所以,这个假期就得在学校度过了。虽然不能回来,但儿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感到很欣慰。

如今,“踏实工作,乐于助人”成了我家传承下来的家风。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好家风,才能有好的社会风气。我们一家三代11口人,有7人是党员。我们要永远心向党,把这条党员家庭之路走正、走好。

邱立新

( 编辑: 刘玉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