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春雨敲窗

在临沂客户端 2021-03-19 阅读次数: 30832

午时伏在窗前看书,耳畔悠然响起“滴答滴答……”抬首看,春雨已悄悄地将玻璃涂成一幅崭新的“油墨画”,一行行晶莹剔透的雨珠儿悠然滚落成朦胧的“诗篇”。

在这偌大的空间,一个人默默地观雨,那些许失落、感动、欣喜的情感交织在胸膛。眼睛被春雨蒙上了淡雅轻纱,不再看得清远方我时常顾盼的十字路口。那繁忙十字路口,多少人擦肩而过,却不曾再相遇过。我打开窗,惆怅的心绪恰似这一帘春雨,一半因风吹去。

春雨敲窗,窗台上停落的鸟儿东张西望,我未敢动身,生怕惊走它,它不停地抖落身上如油般的春雨。刹那,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一个漂泊异乡、风尘仆仆的游子,在最陌生的风景里,拍打着身上厚厚的尘埃。

春雨敲窗,声声“滴答”又语“沙沙”,它既像林黛玉锄土葬花时那哀婉的声息,又像史湘云那豪迈不羁的阔谈高调。春雨是活泼的、可爱的,它在料峭的寒风中,热情洋溢地滋润着世间万物,也滋润着我怅然的心扉。

春雨敲窗,阳台的吊兰饮雨疯长,一种罕见的迫不及待,只见它朝着窗边的天际,努力伸展着腰肢,无畏攀爬。凝望这抹翠绿,竟被这可歌可泣的执着,差点儿湿了眼眶。

春雨敲窗,我继续埋头在书山登望,然而“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阳光不合时宜地穿过云层射了进来,随之,春雨渐渐地走了,阳台上栖落的鸟儿也走了,我合上书也离开了,那缕缕愁思在我抚发间便也烟消云散了。

( 编辑: 范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