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寻初心 | 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平邑

在临沂客户端2021-03-24阅读次数:6350


  

“正月里来正月正,东进支队到山东。罗荣桓陈光领兵马,杨勇将军是先行……”一首抗日战争时期唱遍齐鲁大地的歌谣,翻开了我们对那段悲壮抗战历史的记忆……

1938年9月,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作出了“派兵去山东”的重要指示,党中央决定派八路军115师进军山东。1939年6月,115师在政委罗荣桓、代师长陈光的率领下,进驻沂蒙山区。

追光辉的足迹

沂蒙寻初心,重走红色地标。阳春三月,记者走进平邑县,寻访115师抗战两周年纪念大会旧址、115师桃峪高干会议会址和苏家崮战斗遗址。

平邑县是著名的沂蒙革命老区,早在1929年2月,这里就有共产党的活动。1938年2月,中共山东省委进驻平邑县柘沟村,创建了蒙山抗日根据地,组建了抗日武装队伍,建立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面抗战爆发后,平邑以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复杂的山区地形和坚实的群众基础,成为沂蒙山区乃至山东抗日的主战场。

1939年5月27日,115师师直机关及主力一部到达平邑县的马家峪村,这是115师进入沂蒙山区的第一站。此后先后转战鲁南、鲁中和滨海地区,与沂蒙人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为以沂蒙山区为中心的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壮大作出了突出贡献。中共山东省委、八路军115师、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大众日报》社等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都在平邑境内工作、战斗过;徐向前、罗荣桓、肖华、朱瑞、黎玉等一大批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在平邑这块热土上,都留下了光辉的足迹。

据统计,在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中,平邑县先后有3.16万人参军,30多万人次支前,9300人献出了宝贵生命,涌现出了“最有血性的中国人”王保胜、沂蒙红嫂王春英、支前模范群体“陈毅担架队”等英模。

在平邑县仲村镇马家峪村北矗立着一座石碑,刻着“115师抗战两周年纪念大会旧址”。岁月沧桑,昔日马家峪村发展成为通柏油路、房屋整齐的新农村,从照片上依稀可见当年这个小山村召开万人大会的盛景。

1939年4月26日,罗荣桓在泰西古城召开的干部会议上,分析了蒙山、鲁南的基本情况,明确提出115师进军蒙山及鲁南开辟创建抗日根据地的任务。5月下旬,115师司令部参谋处长王秉璋、政治部副主任黄励率领东进支队,分左右两路向蒙山进军。右路军由彭雄任司令员,钟左为参谋长,周贯五为政治委员。右路军在彭雄率领下,越滋(阳)临(沂)公路到达平邑段以南的流峪一带驻扎。时任费县县委书记刘次恭,率地方一大队配合右路军活动,县委统战部长张若林去流峪配合右路军开展工作。左路军在王秉章等率领下,进驻到平邑以北的马家峪、马尾庄一带。7月7日,左路军在马家峪召开大会,纪念全面抗战爆发两周年。费县、泗水、新泰、蒙阴、泰安等县各界代表万余人参加大会,东进支队领导王秉璋、黄励主持大会并讲话,著名民主人士梁漱溟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说。115师到达蒙山后,整编地方武装,壮大人民力量,开辟蒙山前抗日根据地。随着根据地的扩大,收编的地方武装越来越多,当时整个蒙山前费县城以西抗日武装组织多达13个,加快了抗日根据地建设的步伐。

桃峪高干会议旧址位于平邑县郑城镇的桃峪村,会议在桃峪村林化吉家的一棵大梨树旁的两间草房内召开。

1940年,全国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由于存在着115师和地方武装山东纵队这两支平行的党的武装,山东抗日根据地的统一指挥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115师工作中出现的一些缺点错误也开始受到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总部的批评。为此,1940年9月,115师在山东省平邑县郑城镇桃峪村召开了为期3周的115师高干会议。之所以选择该处作为会址,是因为此处东临山崖峭壁,南靠观音山,北、西两面视野开阔,且居高临下,便于保密警卫。

罗荣桓、陈光主持了这次会议,出席者有115师各支队和师直机关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鲁南区党委的负责人和中共山东分局的负责人。罗荣桓在大会上作了关于115师在山东的总结报告,同时也指出了115师存在的缺点。在这次会议上,他还用“争、插、挤、打、统、反”6个字生动地概括了已经在各根据地采用的工作方法。

桃峪高干会议结束后,为了便于实行山东军事上的统一指挥,115师决定按照中共山东分局的意见,将师部转移到沂蒙山区。但考虑到鲁南地区是通向华中的枢纽,又是沂蒙山区的屏障,不能放弃,于是,又把教导二旅一部转移到沂水县青驼寺以西的聂家庄。

抗战两周年纪念大会(油画)

忆血战苏家崮

作为参加苏家崮战斗的幸存者,时任山东纵队三团政委的张玉华将军于上世纪80年代细述了那场战斗。

1941年,敌后抗日根据地进入最困难时期,日军疯狂“扫荡”沂蒙山根据地,军队给养难以筹集,抗日军民的生活极为艰苦。11月,日军集中5万多人,在侵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的直接指挥下,妄图一举摧毁鲁中抗日根据地。

11月5日,115师师部转移至天宝山区,随后,中共山东分局党校约400余名学员,也来到郑城镇宁家圈一带。敌人获知情报后,于12月7日集中6000多日伪军分别由滕县、邹县、平邑、铜石、地方、费县等据点出动,利用夜色隐蔽,向宁家圈发起进攻。

12月8日拂晓,敌人占领了晒书台、白彦、山阴、郑城等要点。敌旅团长福田少将在晒书台设指挥所,统一指挥各部行动。早晨6时,进占山阴东岭的日军突然向凉水河发起袭击。鏖战至上午9时,山阴、白彦之敌占领了南山和西山后,突入宁家圈,并猛攻重山。针对当时情况,山东纵队三团团长王吉文决定由参谋孙光率团直及分局党校人员转移,命二营掩护、三连控制重山,团长、政委率一连抢占东南苏家崮牵制敌人,杀开一条血路,向东南方向突围。各部按团长决定立即行动,一连从东北登上苏家崮向南运动,王吉文、政治处主任陈晓峰及机关人员随即上山。由于情况紧急,具体任务未逐级传达清楚,特务连、四连及五连的一个排,也跟着上了苏家崮。

苏家崮,海拔498米,四周陡崖峭壁,只有北门和南门两条山道。当一连沿崮顶南进时,日军也从南门登上了山顶,双方相遇立即交火。一连长率领一排向敌人发起猛烈冲击,连长牺牲,该连退与敌人对峙。王吉文登顶后,下令一连坚决夺占南门小高地,驱逐苏家崮的敌人,战斗一时陷入胶着状态。山下,晒书台、崇圣庄方向的敌人持续增援苏家崮。我军占领的北部山顶狭窄,部队展不开,难以固守到天黑,王吉文决定部队下山向东北方向突围。五连一排为前卫,团长率领特务连、四连、一连,以四连机枪班占领北山嘴,用火力压制郑城西侧小高地之敌,掩护部队突围。敌人发现我军突围行动后,即分东西对进,集中火力向我军攻击。最后,突出重围30多人,有20多人在战斗中牺牲。特务连、四连、五连见突围部队受阻,伤亡重大,即就地抵抗。

一连见四连未动,也继续同敌人对峙。时近中午,山顶的勇士们子弹已打光了,饥寒交迫,敌人集中火力攻击守在苏家崮上的部队,从四周实施猛烈攻击,在山南集结优势兵力发起连续冲击。一连依托山顶中部10几间废墟同敌人展开了残酷的拉锯战。至下午3时,一连只剩下30余人,最后,有的在同敌人肉搏中倒下,有的抱住敌人滚下40多米高的山崖,全部壮烈牺牲。敌人随即向四连发动猛攻,四连伤亡惨重,难以坚持,大部分同志在同敌人肉搏中光荣牺牲。陈晓峰也在突围中壮烈牺牲。

在这一场血战中,我军发扬了英勇作战的精神和优良的战斗作风,打死了日军少将旅团长以下400余人,战后日寇在郑城、白彦等处焚尸两天。

战后经几天清查统计,我军归队及就地休养的伤员有55人,在苏家崮山顶、木头崖及蒋家庄南北岭等处找到尸体的烈士118名,生死不明者122人。我军的壮烈行动,极大地激励了当地群众的抗战热情。战斗中有的群众冒险抢救伤员,帮助隐藏零散人员,有的战后主动寻找掩埋烈士遗体。

问初心于遗址

在高干会议展示厅有一张参加会议干部的合影,照片中当年那两棵象征着“求同存异”的小楸树和梧桐树,如今已枝繁叶茂,见证了80多年的岁月变化。桃峪高干会议是一次统一思想的会议,115师和山东地方武装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建立了统一领导机构,从而在山东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春风吹过苏家崮顶的松林,阵阵松涛像是向我们诉说着那场血战;刺刀寒光闪闪,石块砸向惊恐的日本侵略者的头颅,苏家崮战斗英雄群像雕塑展示着残酷的战斗场景,我们仿佛听到1941年12月8日的枪声。

从115师进入沂蒙山区的第一站马家峪村,到桃峪高干会议建立115师和山东地方武装统一领导机构,再到苏家崮血战……在平邑这块红色的土地,到访者久久驻足,似乎在倾听英雄奏响的高亢战歌,净化灵魂,扣问初心。

人们不会忘记,今天的平邑人,在苏家崮山下建成了八路军115师在沂蒙纪念馆,作为平邑县沂蒙党性教育基地的一部分,全面反映八路军115师在沂蒙的光辉历程和沂蒙军民的抗日革命历史,形成了以八路军115师老一辈革命先驱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高贵品质和艰苦创业、顽强拼搏、忠诚奉献、一心为民的精神;以苏家崮等抗日先烈舍生取义、奋不顾身、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以改革开放以来,九间棚人团结奋斗、顽强拼搏、坚韧不拔、艰苦创业的时代先锋精神为主线,由远到近,由浅及深,打造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一个有机联系、不可分割的完整教育体系,让学员感受不同时期的沂蒙精神。

“春分过后,山野的风柔和了,比我们更知春的是沂蒙山的漫山花海。”一位中央美院教授如此描绘以115师高会议旧址为中心的山区春色。

漫山花海,是今天的美术作品反映新时代的新题材、新主题,也是平邑建设者们用自己的双手书写的新时代主题,从八路军115师进军山东的步伐,到九间棚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丰富沂蒙精神,再到新时期平邑县全面开启建设“山清水秀幸福和谐”市域副中心城市的波澜壮阔新征程,不断汲取着“红色力量”继续前行,向着新时代社会主义确定的目标进发。

临报融媒记者 闫春秀 通讯员 孙兆军 周国庆

(编辑: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