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 | 母亲,您从未走远

临报融媒 2021-05-24 阅读次数: 17904

“石榴花儿红似火,我疼你来你疼我,世上男子像细沙,你为什么单爱我?石榴花儿红似火,我疼你来你疼我,人间花草千万朵,你为什么单采我?”

这首歌,一直是父亲母亲共同喜爱的,而他们的爱情也如石榴花一般,热烈、坚定而永恒。他们相濡以沫地对唱了七十余年,这美好的意境和旋律却随着母亲的离去戛然而止。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当时只道是平常,可是总是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看似不起波澜的平凡的日复一日,会突然在某一天让我们看到原来那如此充满意义,而且永远不可能再被重复!

4月12日,92岁的母亲安详地离去,正是暮春时节,外面细雨淅沥,到处落花成愁,守在母亲身边的我们,抚住她曾经给了我们安定幸福生活与无数温柔呵护、如今却逐渐僵硬的手臂,我们每个人都无限悲戚、无限眷念……

母亲是一位热情开朗、对生活与工作充满了热爱与热情,又博爱善良,且勤奋与严谨的人,如今回望母亲的一生,仿佛梦境,如泣如诉。

母亲1930年2月出生于江苏省沛县汪庄村,由于父亲大学毕业后支援沂蒙老区教育事业来到临沂,母亲追随父亲也来到了临沂。1959年7月,母亲参加工作,被安排到临沂针织厂当了一名普通的纺织工人,由于工作出色,后来又调至临沂县百货二店。工作中的母亲勤恳敬业、团结同事,从未因为琐事和别人闹过矛盾。每年终,母亲都能领回先进工作者的奖状,看到父亲满意、赞赏的表情,我们也深深为母亲骄傲,而母亲的敬业精神、乐业态度也成为我们姊妹几个工作以后的榜样与标准。

母亲热爱家庭,在十分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抚养和带大了我们姊妹几个和我们的孩子及重孙三代十余人。她教育我们,陪伴我们,为我们奉献了一生。尤其后来大姐身患重病,母亲害怕大姐受委屈,坚定地将大姐接到身边,与大姐同吃同住,一日三餐、日日夜夜地悉心照顾,浓郁的母爱减轻了大姐所承受的病痛的折磨,让大姐享受到人间最圆满、最温暖的幸福。

母亲是豁达和乐观的人,她走到哪里,爽朗的笑声就会在哪里响起。母亲以92年的人生,跨越时代的风雨,经历了很多艰难坎坷,但是她始终以善意和善心对待身边的人与事,母亲常常对我们说:“谁都不容易,对人要宽容、友好,善以待人,就总能遇到好心人。”事实证明,母亲的美好善良,让她经常能得到信任与关心,几次得到贵人相助,我们也真的应了那句“好心有好报”的回馈,生活越过越好。

无论何时何处,每当心底想起母亲的笑声,想起母亲无争、无怨的慈祥面庞时,我就时常会想,母亲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后来我终于知道,母亲为人间点亮的是爱的灯火,母亲给予我们的是我们人生最本原、最坚实、最长久的温暖和最根本的动力,母亲是我们生而为人的生命之根。

《道德经》用“子孙以其祭祀,世世不辍”告诉我们,继承祖德、发扬祖德,是对祖先最好的祭祀,因为厚德就是祖先留给我们最好的遗产。而母亲也正是给了我们这样的传承。她的心胸宽广、她的屈己待人、她的慈爱包容,她的仿佛无尽的耐心与爱心,不仅仅让她的孩子们、亲人们,也让每一个和她有过交集、有过交往、成为了朋友的人们都感受到了来自她宽厚与善良的、轻松自在的亲切与友爱。

生命是一条长河,而一个对世界怀抱善意、对生命怀抱热情的人,他的生命之河的流淌将因为后人的怀念而永恒不息。母亲竭尽全力地用善与爱圆满地、无憾地完成了自己的人生之旅,尽管平凡,但也如此伟大。母亲把无尽的思念与怀想留给我们,而我们都知道,母亲从未走远,因为母亲的宽厚与善良、爱与温暖会更加溶于我们的生命,并像她在我们身边一样,继续哺育和滋养我们,而对母亲美德的继承与延续,就是我们与母亲最好的告别与最深刻的会面。

◇丁敏

( 编辑: 吕金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