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高考第三天|忆:有甜有涩 那年我们是考生

临报融媒 2021-06-10 阅读次数: 5095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人们有关高考的经历,总是承载着太多青春的记忆。每一段高考记忆都独具特色。今天,我们邀请了三位不同时期参加高考的考生,倾听这些“过来人”讲述他们的高考故事。

申飞高中时期的照片

申飞在项目部

山东东方佳园园林有限公司景观工程师 申飞

参加高考时间:2000年

就读大学:山东农业大学

我经历的是2000年千禧年的高考,转眼21年过去了。那年的高考不是在6月,而是在炎热的7月。考场里没有空调,没有风扇,只有热浪随着窗外的风……

我记得那场数学不是很难,提前20分钟做完了。交卷前15分钟,提醒的铃声准时响起,窗外响起了争执声。我就在学校门口的那间教室,大嗓门的愤怒声影响了我的思路。迷迷糊糊检查完前面的题目,涂完答题卡,慢慢翻到后面才发现,今年怎么会多了两道大题?

薄薄的试卷,因为汗水,粘到桌面上。最后两道大题,我竟然没翻到。只有十分钟了!怎么办?大脑一片空白,心跳骤然加速,一种沮丧到绝望的心情汹涌袭来,再加上外面的争吵噪音,我的注意力再难集中。

成绩出来后,比平时的模拟差了许多,最后我选择了去读专科。当年的青涩少年如今已经是公司的中流砥柱,我也成为项目上一名出色的工程师。

今年的高考,依旧烈日炎炎,我所在的项目马路对过就是本市一个考点。看着为了高考让路变得有些冷清的工地,心里不禁默念,加油,学弟学妹们,你们一定要考好!

杜启翔高中时期的照片

杜启翔的近期照片

金利集团 杜启翔

参加高考时间:2003年

就读大学:临沂大学

我是在2003年参加高考的,那年18岁,时光一晃,又18年过去了……每年的高考季,我都会不由地回想起自己当年的高考。

说到2003年的高考,有以下几点至今印象深刻:那是非典下的高考、高中教材改革后的第一个高考、第一次将时间调整到6月份的高考、史上最难数学卷的高考……

因为非典,进考场前是要测量体温的,一旦体温超标,就会被分到单独的“发热考场”,所以每次测量体温时都不由的紧张,再加上骑了一路的车,生怕自己体温超标。记得第一天下午去考试的路上,自行车胎被扎了,又急忙找地方修车。羡慕现在的孩子,条件这么好。

由于是教材改革后的第一个高考,出题难易把控不准,当年高考的数学试卷难度是很大的,以至于当年有的同学考完数学,后面的考试就不参加了,直接打算去复读了。不过对于本来数学就不太好的我,没感觉出来难多少,因为一直都觉得数学很难。

在这里,我也想告诉2021年的考生们:大学不是终点,学习永无止境,记住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不负青春去奋斗!祝你们都能取得理想的成绩!考入理想的大学!

石昊上学时期的照片

石昊在工作中

山东高速临沂发展有限公司工程养护梅埠中心 石昊

参加高考时间:2011年

就读大学:临沂大学

十年前的高考没有现在的“陪考大军”,为了方便考试,我临考前住到了离考点只有500米远的姥姥家,步行就能到学校,而且我高考的考点就是高中就读的学校,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是轻敌了。在考前的前一晚,我失眠了,早早上床却辗转反侧,到了凌晨才入睡。一直到第一场语文考试结束,才松了口气,原来高考题目的难度和平时也差不多。

成绩公布了,我发现分数和预期有很大的差距。是的,我考“砸”了。接下来的填报志愿,父母希望我能选择医学类的专业,希望我将来能走上救死扶伤的岗位,而我个人比较青睐土木和计算机专业,最后父母尊重了我的选择,选了计算机专业。

高考当时看是一种折磨,现在看却是一种历练!“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是有道理的,想想那时的苦,才更珍惜现在的甜。现在我是山东高速临沂发展有限公司工程养护梅埠中心一名养护员,每天与高速公路为伴,见证着日出日落的不同风景,用自己真诚和贴心服务温暖了一个又一个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人,而高考那点点滴滴的记忆也逐渐被尘封在记忆里。

□临报融媒记者吴慧整理

( 编辑: 张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