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山火中逆行的“摩托娃儿”:摔车、中暑、每天睡三四个小时

大众网 2022-08-26 阅读次数: 6487

“睡不着起来救火,现在正是重庆需要你的时候,献出绵薄之力。”重庆小伙张雨在抖音短视频里呼吁有摩托车的年轻人报名志愿者,为消防人员运送物资上山。从21号晚上起,张雨作为摩托车调度员已经坚持志愿服务五天,他亲眼见证“摩托娃儿”们驾驶证陡峭的山路上将饮水、灭火器、消防员一趟趟送到着火点。张雨说,几乎所有摩托车志愿者都在陡坡上摔过车,很多人热得中暑后趴在车上吐,彻夜不睡轮班送物资。在他看来,重庆的零零后志愿者展示了他们的青年力量和精神面貌。


张雨抖音账号上发的摩托车志愿者运送消防物资场景

网名“宇宇子”的张雨是重庆北碚本地人,8月21日晚上10点左右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北碚区缙云山起火的消息,他就和朋友一起骑摩托车赶过去了。到现场后,他发现运送物资上山的路非常陡峭、狭窄,很多甚至不算路,家用轿车根本开不上去,饮水、饭食、油锯等物资运送上山非常困难。即便越野车能上去,也错不开车容易堵路。张雨和朋友一商量便试着骑摩托车上山探路,看能不能骑上去。

发现这个方案可行后,张雨便开始在朋友圈召集本地摩托车志愿者。随着不断有志愿者到达现场,张雨带他们熟悉路线后,开始调度现场的几百辆摩托车。饭食、饮水、灭火器具、照明设备等物资被送到山下的物资集结点后,张雨根据接收到的物资需求信息,安排摩托车志愿者运送相应的物资到各个着火点附近。据他统计,先后有大概1000名摩托车志愿者加入微信群。

从山下的物资集结点到各个灭火现场,路程最远的有24公里,最近的也有12公里,从灭火铲、无人机、冰块、头灯、无人机、遥控履带车,到油锯、零件、维修工具,再到消防队员、解放军指战员等救援人员,只要是救援人员需要的,他们都尽力运送。

“几乎所有人都摔车了,有些路段就是我们摔出来的。” 张雨说他数不清了摩托车志愿者们每天上山送多少趟,只记得有些路段飞扬的尘土都被摔倒侧滑的摩托车一点点铲平了。从山上下来的摩托车志愿者们身上已经看不清衣服颜色,黑色衣服成了土灰色,没戴头盔的志愿者头发和脸也都是土灰色。

四五十度的陡峭山坡上尘土飞扬,混杂着山火引发的烟尘非常呛人,张雨说“我每天晚上回去抠鼻子都是黑的,这几天因为空气中粉尘太多,我的眼睛都是红的”。

晚上救援人员彻夜灭火,志愿者们也不休息,摩托车的灯光漫山遍野到处都有,照得山上将都照得一片片透亮。熬了一整夜后,25日早上9点有志愿者将张雨替下来,他得以休息一下。过去的这四五天,张雨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这几天重庆的最高气温都在40度左右,下午是最热的时间,山上的大片树木被烧光了,没有遮挡的阳光直射着志愿者,再加上摩托车也会大量发热,很多人吃不下饭只喝水,有些志愿者从山上下来后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中暑,趴在车上呕吐。

22日那天,由于大量志愿者的赶到,现场的餐食有些不够。“我们作为二线人员,先保证山上的救援人员能吃上饭,剩下的不够我们就少吃一点。”张雨说,后面几天物资得到了补充,餐食和饮水就比较充裕了。很多志愿者累了就天为被、地为床,躺地上睡一觉接着骑摩托上山。


摩托车志愿者们在山路上穿行,运送消防物资和饮水

通过这次当志愿者的经历,张雨对救援物资的运送也有了一定的经验。他说志愿者不能一股脑盲目地冲上山,要在政府部门和专业救援队的指挥调度下有序进行,越野车志愿者需要带全护具,摩托车限ADV摩托、踏板、越野摩托,而街车、跑车等摩托车因为载货量不足且摔车后维修成本太大则被限制上山。

24日凌晨五点多,两名摩托车志愿者一个上山、一个下山,不慎撞车了。视频里,其中一个志愿者倒在地上,通红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张雨问他“是啥子让你坚持到现在?”这名志愿者大声回答“零零后不是垮掉的一代,救火,上!”

在张雨看来,这是重庆的零零后群体作为青年志愿者第一次集体出现在大众面前,展示了新生代的精神面貌。“我的网名里有两个字‘聚溪’,所有的溪流聚在一起就形成了大海。”张雨说。

( 编辑: 辛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