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沂蒙·红色史话丨莒南民兵爆炸队的战斗岁月

临报融媒 2023-09-17 阅读次数: 18169

​1947年鲁南战役后,由于战争形势的需要,我华东野战军主力部队离开鲁南,机动作战。鲁南地区只有地方武装和少量部队坚持对敌斗争。2月15日,敌八十三师占领了鲁南解放区重镇临沂,接着便沿台潍路、临青路北犯,对我根据地进行残暴的烧杀抢掠,并沿公路线安设据点。

在这种形势下,莒南县委和县武装部接到了滨海地委、滨海军区的紧急命令:要全县民兵就地坚持武装斗争,配合地方部队进行反破坏、反抢粮,保卫革命根据地,保卫人民政权的斗争。当时,我在莒南县人民武装部任副部长,县委决定组织民兵爆炸队,由我带队插到根据地边沿地区,开展以地雷战为主,与麻雀战、破袭战等作战形式相结合的游击战。在滨海革命根据地边沿地区,这支民兵爆炸队为保卫根据地民主政权和人民生命财产,配合人民解放军坚持对敌斗争,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斗争岁月。每当回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

封锁边沿地段

​敌八十三师驻临沂、汤头、塔桥、河阳部队,不断进犯我板泉、汀水、许口等根据地边沿地区。按照上级指示,我们爆炸队详细勘察了地形,观察敌人动向,摸清了敌人的活动规律,制定了由劈石头到赤草坡分段埋设地雷,开展阻敌大爆炸的作战计划。

劈石头至赤草坡南北长10余里,是蜿蜒起伏的丘陵地带,敌人几次进犯我根据地都从这里经过。

7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我们接到上级通报:敌人有向我根据地进犯的举动。据此,我和爆炸队的几名干部分析了敌情,决定迅速按预定方案行动。于是,爆炸队全体成员连夜出发,急行军20余里到达劈石头与赤草坡之间的一个高地。接着,爆炸队根据打炸结合的原则,在道路两侧和高地一侧的梯田里埋设地雷。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急埋设,我们成功摆下了1000多枚各种地雷相结合的地雷阵,包括炮弹雷(八二迫击炮弹改装)、绊雷、连环雷、子母雷、窝雷等。随后,我们又立即部署兵力、组织火力,我在阵地前沿负责指挥,并带领一个排和两个机枪班掩护警戒分队。队长冯瑞忠带领两个警戒班潜出阵地在高地正面监视和引诱敌人;副队长蒋梅善和六个埋雷班隐蔽在阵地右侧。全体队员严阵以待。

次日9时许,警戒报告:敌正规军一个营和四个区公所的还乡团共1000多人沿着大路向我方奔来。一个半小时后,敌尖兵进入我射界。这时,队员们看到敌人耀武扬威的样子都沉不住气了,我制止了他们。敌尖兵进入我雷区,敌人大队也部分到达雷区并全部进入我射界。我看时机已到,命令射击。警戒班同志一齐开火,五六个敌人立即倒下了。这突如其来的行动,使敌人晕头转向,乱成一团,待敌人发现我们是民兵时,指挥官气急败坏。他们凭着手中的美式武器,喊叫着冲了上来。不一会儿,匪徒们就冲入我雷区。十几窝地雷连声爆炸,数名敌人消失在黑烟浓雾之中。后面的敌人企图再次冲锋,我方又是一阵火力打击。敌人吓破了胆,四处躲藏。一部分敌人刚跳下梯田,就飞上了天。梯田下的地雷连续爆炸,敌人惊慌万状,闻风丧胆,被迫撤退。

这一仗歼敌50余名,缴获敌人步枪30余支,子弹及其它物资1宗,我队5人受轻伤。

消息传开,根据地的群众敲锣打鼓,为胜利而欢呼。他们抬着猪、羊、花生等来慰问我们。一些群众兴奋地说:“别看敌人耀武扬威,有他们美国主子给的飞机大炮,可他就怕咱的土枪、土炮、土飞机(地雷)”。

以后,敌人又几次进犯,都未成功。

坚持“村自为战”

​敌人吃了几次败仗后,尝到“铁西瓜”的滋味,有20多天未敢出动,嚣张气焰有所收敛。但敌人也更加狡猾了,他们由明目张胆变为偷袭我根据地边沿村庄。

审时度势,敌变我变。针对敌人经常以小股兵力进行偷袭的特点,我们采取新的战法,主要是开展“村自为战”。“村自为战”就是把边沿地区民兵队伍精干、能抵御小股敌人袭击的村庄组织起来,坚持人自为战、村自为战,打击敌人。由于我们认真组织和开展了“村自为战”,从而有效地粉碎了敌人对我边沿地区的偷袭。

1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敌人派出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还乡团的配合下偷袭大屯村。大屯党支部获悉情报后,立即带领民兵做好战斗准备。他们一面组织群众转移和收藏物资,一面把主要道路和村口等埋上各式地雷。

当我们接到命令支援大屯时,大屯民兵已经与敌人交锋了。由于大屯民兵的顽强抗击,给爆炸队带来了有利形势。我们迅速绕到敌人背后占领有利地形,埋设好了地雷,向敌人开火。敌人发现被爆炸队两面夹击,便用重机枪猛烈扫射,企图趁机发起冲击。十几个敌人冲进雷区。“轰……”几声巨响,地雷在敌群中开了花。顿时,匪兵们嗷嗷乱叫,四处逃窜。在爆炸队和大屯民兵的有力打击下,敌人仓惶撤退。

几天后,我们又与沟下口民兵配合,伏击了刘家店子一个国民党区长带领的还乡团100余人,击毙匪徒9名,缴获敌人长短枪8支。战斗中,我们打死了敌区队长的儿子,敌区队长也差一点丧命,连被打掉的帽子也顾不上拣,就光着脑袋带着他的乌合之众归“窝”了。

“村自为战”是反敌偷袭的好形式,只要开展好这一活动,游击队就如虎添翼。

深入敌占区作战

​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我们爆炸队经常深入敌占区,插入敌人心脏开展敌后斗争。

台潍公路是鲁南地区的一条重要南北交通干线,全长二三百公里。敌人控制了这条运输线后,为进攻解放区,不断运送部队和作战物资,对我根据地威胁很大。

这年夏天,敌八十三师由临沂向沂水进犯。上级命令爆炸队在葛沟岭附近袭击敌人,以牵制敌人对沂水的进犯。

接到命令后,全队立即集合,急行军向葛沟岭进发。到达葛沟岭后,我们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迅速选择地形埋设地雷。地雷刚刚埋下,敌人运输队就来了。8辆十轮大卡车,轰轰隆隆,声势很大。可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在这里已摆好了地雷阵,过了几分钟,敌人车队就开进了雷区。只见第一辆车车头向右一转就坐了“土飞机”。第二辆卡车企图掉头从左边穿过,刚打过方向盘,就接连压响了几窝地雷,后面的敌人见势不妙,便仓惶向临沂溃逃。

有一次,我们在塔桥设伏。进犯沂水的敌人向临沂撤退,一个司务长带领小股匪兵押运着一批物资跟在大部队后面。我们放过了前面的敌人。当这股匪兵进入伏击圈时,队员们突然从两侧跃起,冲向敌人。敌人还以为是还乡团和他们开玩笑。当他们听到“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喊声时,一个匪兵骂道:“别开玩笑,要真碰上共军我们一起都完了。”就这样,连同司务长在内的20余名敌人就被我们生擒了。这一仗共缴获敌人手枪1支、步枪18支、其他物资1批,并救出了若干名被敌人抓去运送物资的群众。

1948年春天,驻昌乐敌军残部约一个团的兵力,因遭沉重打击被迫向临沂方向突围,在马坡村又被我滨海军区一团、三团打击。敌分散突围,其中一股被我爆炸队包围在一个山坳里。敌人急于逃命,不断向爆炸队发起冲击,战斗激烈。但是由于这股残敌连遭打击,加之饥饿已久,早已疲惫不堪。所以,虽在指挥官的督战下发起了几次冲锋,但都没有能得逞。最后,敌人感到突围没有希望了,就缴枪投降了。这是我们爆炸队坚持边沿斗争以来最紧张、最激烈、规模最大、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斗。这次战斗,全体队员情绪高涨、英勇顽强,共歼敌300多名,活捉敌副团长以下官兵200余人,收缴敌人机枪2挺、手枪5支、匣子枪15支、步枪200余支、子弹和其他的物资一大宗。

由于我们经常出没敌占区袭扰敌人,打击敌人,破坏敌人后勤供应,从而有效地配合了我军正面战场的进攻。

自1947年春天开展根据地边沿地区斗争,到1948年夏天,我们爆炸队作战近200次,共打死打伤敌人800余名,俘虏敌副团长以下官兵300多人,炸毁敌人卡车2辆,截敌电话线数十公里,缴获敌人各种武器300余件、其他战斗物资一大批。滨海军区先后授予莒南民兵爆炸队“五一”“七一”锦旗各一面,记集体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爆炸队数十名同志荣立大功。

莒南民兵爆炸队英勇斗争的岁月已经过去了,但是这支爆炸队的英雄们,将永远受到鲁南人民的尊敬和怀念。

庄守信

莒南县委党史研究中心供稿

( 编辑: 吕金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