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我来读 | 《孝经》(六) 诵读人:徐歆妍

在临沂客户端2019-04-19

  圣治章第九

 

【原文】

曾子曰:“敢①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子曰:“天地之性②,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③,则周公其人也④。昔者,周公郊祀后稷⑤以配天,宗祀文王⑥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⑦来祭。夫圣人之德,又何以加于孝乎?故亲生之膝下⑧,以养父母日严⑨。圣人因严以教敬⑩,因亲以教爱。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其政不严而治,其所因者本也。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义也。父母生,续⑪莫大焉。君亲临之⑫,厚莫重焉。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⑬;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以顺则逆⑭,民无则焉⑮。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虽得之,君子不贵⑯也。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进退可度,以临其民。是以其民畏而爱之,则而象之。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⑰”

【注释】

①敢:谦词,有冒昧的意思。

②性:指性命,生灵,生物。敦煌遗书此句作“天地之性,人最为贵”。孔传:“言天地之间,含气之类,人最其贵者也。”

③配天:根据周代礼制,每年冬至要在国都郊外祭天,并附带祭祀父祖先辈,这就叫做以父配天之礼。配,祭祀时在主要祭祀对象之外,附带祭祀其他对象,称为“配祀”或“配享”。

④则周公其人也:以父配天之礼,由周公始定。周公,姓姬,名旦,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

⑤郊祀:古代帝王每年冬至时在国都郊外建圜丘作为祭坛,祭祀天帝。后稷:名弃,为周人始祖。

⑥宗祀:即聚宗族而祭。宗,宗族。文王:姓姬名昌,商时为西伯,据说能行仁义,礼贤者,敬老慈少,从而使国家逐渐强大,为日后武王灭商奠定了基础。

⑦职:职位。这是说海内诸侯,各按职位,进贡财物特产,趋走服务,帮助完成祭祀典礼。

⑧故亲生之膝下:这是说子女对父母的亲爱之心在幼年时期即自然天成。

⑨日严:日益尊敬。

⑩因严以教敬:孔传:“言其不失于人情也。其因有尊严父母之心,而教以爱敬;所以爱敬之道成,因本有自然之心也。”这是说圣人以人的自然天性中的尊父之心为凭依,加以教育培养,使之升华为理性的“敬”。

⑪续:指继先传后。这是说父母生下儿子了,使儿子得以继承父母,如此连续不绝,这是人伦关系中最为重要的。

⑫君亲临之,厚莫重焉:是说父亲对儿子,具有国君与父亲的双重意义的身份,既有君王的尊严,又有为父的亲情,既有君臣之义,又有天性之恩,在人伦关系中,厚重莫过于此。

 ⑬悖(bèi)德:违背常识的道理、道德。悖,违背,违反。刘炫《孝经述议》残卷:“世人之道,必先亲后疏,重近轻远,不能爱敬其亲而能爱敬他人,自古以来恐无此。”

 ⑭以顺则逆:是“以之顺天下则逆”的省略,是说,如果用“悖德”和“悖礼”来教化人民,治理人民,就会把一切都弄颠倒。

⑮民无则焉:人民无所适从,没有可以效法的。

 ⑯不贵:即鄙视,厌恶。贵,重视,赞赏。“是以”二句:敬畏君王的威严,爱戴君王的美德,以君王为楷模,仿效他。

⑰“淑人”二句:语出《诗经·曹风·鸤鸠》。淑,美好,善良。仪,仪表,仪容。忒,差错。
 

【译文】

曾子说:“请允许我冒昧地提个问题,圣人的德行中,难道就没有比孝行更为重要的吗?”孔子说:“天地之间的万物生灵,只有人最为尊贵。人的各种品行中,没有比孝行更加伟大的了。孝行之中,没有比尊敬父亲更加重要的了。对父亲的尊敬,没有比在祭天时以父祖先辈配祀更加重要的了。祭天时以父祖先辈配祀,始于周公。从前,成王年幼,周公摄政,周公在国都郊外圜丘上祭天时,以周族的始祖后稷配祀天帝;在聚族进行明堂祭祀时,以父亲文王配祀上帝。所以,四海之内各地的诸侯都恪尽职守,贡纳各地的特产,协助天子祭祀先王。圣人的德行,又还有哪一种能比孝行更为重要的呢?子女对父母的亲爱姨母养育之心,产生于幼年时期;待到长大成人,奉养父母,便日益懂得了对父母的尊敬。圣人根据子女对父母的尊崇的天性,引导他们敬父母;根据子女对父母的亲近的天性,教导他们爱父母。圣人教化人民,不需要采取严厉的手段就能获得成功;他对人民的统治,不需要采用严厉的办法就能管理得很好。这正是由于他能根据人的本性,以孝道去引导人民。父子之间的关系,体现了人类天生的本性,同时也体现了君臣关系的义理。父母生下儿子,使儿子得以上继祖宗,下续子孙,这就是父母对子女的最大恩情。父亲对于儿子,兼具君王和父亲的双重身份,既有为父的亲情,又有为君的尊严,父子关系的厚重,没有任何关系能够超过。如果做儿子的不爱自己的双亲而去爱其他什么别的人,这就叫做违背道德;如果做儿子的不尊敬自己的双亲而去尊敬其他什么别的人,这就叫做违背礼法。如果有人用违背道德和违背礼法去教化人民,让人民顺从,那就会是非颠倒;人民将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效法什么。如果不能用善行带头行孝,教化天下,而用违背道德的手段统治天下,虽然也有可能一时得志,君子也鄙夷不屑,不会赞赏。君子就不是那样的,他们说话,要考虑说的话能得到人民的支持,被人民称道;他们做事,要考虑行为举动能使人民高兴;他们的道德和品行,要考虑能受到人民的尊敬;他们从事制作或建造,要考虑能成为人民的典范;他们的仪态容貌,要考虑得到人民的称赞;他们的动静进退,要考虑合乎规矩法度。如果君王能够像这样来统领人民,管理人民,那么人民就会敬畏他,爱戴他;就会以他为榜样,仿效他,学习他。因此,就能够顺利地推行道德教育,使政令顺畅地得到贯彻执行。《诗经》里说:‘善人君子,最讲礼仪;容貌举止,毫无差池。’”

【评析】

圣治,圣人之治,即圣人对天下的治理。此处所说的明堂祭祀制度,与其他儒家经典不全相合,在各朝制定礼仪制度时或依据《孝经》之说,如晋武帝太康十年(289年)就颁诏按《孝经》制定祭祀天地及配祀制度(《宋书·礼志》三)。《孝经》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琅琊视界客户端整理)

 

《经典我来读》邀您发声

只要您热爱传统文化、热爱朗诵,就可以通过文末的报名通道加入我们。

温馨提示:

1、报名前请下载并登录琅琊视界客户端。

2、请填写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小编会在工作日期间及时与您联系。

(编辑:全逸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