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 | 写意石崇崮

临报融媒 2021-05-26 阅读次数: 17404

一天下午,我们相约去石崇崮。

由于经过石崇崮东南方向1公里处公路边著名的凤凰石刻,我们决定先去拜石。凤凰石刻已经被保护,打开大门后,只见室内两块倾斜而立的石头,较小的石头上面以线条阴刻方式刻有一高冠、大尾、长腿、两翅呈展开状的凤凰,图像左上角刻“凤凰”二字;较大的那块石头也刻有一凤凰图像,图像仅宽12厘米,左侧先刻有“东安王钦元”几个略大的字,靠右又竖刻几个小一些的字,有人解读为“三月七日凤”,我仔细观察后觉得似乎应该解读为“五月壬申日凤”。由于年代久远的漫漶造成了壁画残缺,“壬”最后一笔缺了左半边,“申”的中间一竖淡到几乎看不清了。两块刻石构图简单疏朗,刻画古拙,显出一种古朴的原始趣味。

欣赏完凤凰石刻,我们来到了石崇崮大院,这里全部由石头砌成,风格古朴而又现代。主人武光军专门找来一辆吉普车,早已在等候我们了。他亲自驾驶着,向石崇崮西北的山峰奔去。在石崇崮隧道前不远处从柏油公路上左拐,进入一条碎石铺就、坡度四十五度以上的上山小路。他介绍说这是他开辟出来的,因为山顶上有他承包的土地,更有他的祖父辈居住耕种、放牛牧羊的遗迹。我们随意而轻松地交谈着,他时常指点着一些残存的屋框介绍原来是谁居住的,哪是围羊的哪是圈牛的。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他承包的一块平地上,这里种过小米,现在大多栽上核桃树,树木已经长出胞芽,也已经能够辨认出结的核桃有多少了。

站在这儿看,石崇崮处在正东方向,正对着的这面山体上有一段石崖,好似一条巨大的长形石虫横卧着,肚子正中从头到尾装饰着绿色花纹。说起石崇崮的得名,武光军介绍说,古时候人烟稀少,山上土崖下曾有一个大水汪,水汪的前面一块巨石遮掩着出水口,有一大虫经常躲藏在巨石下喝水嬉戏,喝饱之后就爬到对面的山崖上去。有一年山洪暴发,这块巨石被洪水冲到一边,水汪也变浅了,大虫下山喝水时无处藏身,更主要的是也喝不足了,就再也不来喝水。大虫消失身影后不久,大家发现山上出现了大石虫的形状,所以这里被叫为石虫崮,再后来就演变成了石崇崮。

我们脚下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山峰,由于靠得近,又是春天,绿色显得特别纯净。看看这儿,再望望石崇崮,我觉得石崇崮得名很可能也与石崇有关。石崇崮所处的位置,在西晋属于青州城阳郡莒县。石崇尽管是渤海南皮(今河北省南皮县)人,但他却出生于青州,因而取小名齐奴。石崇少年时便敏捷聪明,有勇有谋,曾出任征虏将军,假节、监徐州诸军事,镇守下邳。房玄龄在《晋书·列传第三》中评价他说:“石崇学乃多闻,情乖寡悔。”这样看来,他从青州到下邳期间到过这儿也不是没有可能。面对这里的山水,想想石崇对绿珠一往情深而招致的杀身之祸,在金谷园雅集形成的《金谷集》,里面固然包含着深爱、放射着文采,但他也有抢劫远行商客取得巨额财物致富、卑躬屈膝巴结奉承权臣等丑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俱成往事矣。唯有高高的石崇崮还矗立在这儿,在岁月流逝中安然不动。我想,不管这座石崇崮与石崇是否有关系,但面对这座大山,任何人都会想起石崇这个复杂的历史人物。

夕阳正在西下,西面不远处的望海楼子,山顶的圆形石崖被镶嵌上一层金色的阳光,更像一座巍峨的高楼大厦了。

临下山前,我们随手掰了一些鲜嫩的香椿,又在地面上采了一些山马菜,在石崇崮大院就餐时,成为了我们的两道美味。

过了几天,我们才又去真正攀登了石崇崮。出石崇崮大院向东北方向攀登,有一条已经废弃的小路,刚开始还好走一些,有些地方地面较平,有些地方尽管青草已经萌芽,但干草还很深。越往上就越难走,有一段就是有棱角的纯粹石头路段了,我们只好手脚并用,小心地往上攀爬着。经过这段参差不平的石头后,山上出现了一片占地三四十亩的平地。这片地上生长的茅草深及人腰,尽管都已干枯,但还笔挺地站立着。穿过这片平地,又来到一个高高的地堰前,上面是一圈用石头垒砌而成的围墙,尽管大多都已倾塌,但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处疑似瞭望岗楼遗迹。

再往上走,有一座石砌三层小石楼,当地人叫仙人楼。清末民初为了躲避土匪,后来又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石崇崮崮顶多次成为周围六个村庄的聚集地。据说,夜间从山下往远处看,悬崖处有很多灯笼似的亮光,但回到崮顶却什么都没有。土匪和日本鬼子都没有攻上石崇崮,村民觉得是有仙人保护,就在崮顶建一石头三层小楼,取名为仙人楼。我们继续在崮顶向北走去,不远处又出现了由一长段整体凸起的石头形成的龙脊。山顶西侧和北边树木茂密,我们在中间小心地穿行着,崮顶四周,都有倾圮的段段围墙。山风阵阵,松涛用窃窃私语向我们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在崮顶,北望能看到沂水县城,东南是沂南县城,西侧是由22个自然村组成的三山沟村,栗子崖、黄石涧、鹁鸪楼、龙宫等自然村错落分布着。从石崇崮北头,也可以穿过密林下山,经过石崇崮隧道返回出发点。

石崇崮位于沂南县铜井镇西北部,海拔高度为596.6米,与西边体形苗条、挺拔秀丽的猴子山对视着。两山都树木葱茏,山间有一条流水淙淙的小溪蜿蜒向南流去。北边连绵大山的西头是望海楼子、虎屯顶等高峰,有“山高不压虎屯顶,望海楼子触着天”的说法。

◇高军

( 编辑: 吕金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