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建党百年 弘扬沂蒙精神•见证红色兰山⑫|中共华东中央局篇之十一:韦延年:当年为陈毅首长站岗放哨

临报融媒 2021-06-09 阅读次数: 6473

“当年我父亲是陈毅首长的警卫员,为华东局领导执勤放哨,他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特务团作为解放战争中的一支先遣部队,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潍县战役、济南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日前,在兰山区方城镇前街村,韦士全向记者展示了,他已去世的父亲韦延年当陈毅警卫员时的一张戎装照。照片上,韦延年戴军帽、穿军装,打绑腿,斜跨着手枪,注视前方,目光坚毅。

“这是父亲参加革命唯一留下来的照片,也是我们家的传家宝。”韦士全告诉记者,他父亲生于1922年8月,1944年参加地方抗日武装,1945年参军,为山东军区特务团战士。由于表现突出,参军当年就光荣入党。1946年,他被编入华东野战军特务团侦察排,任副班长,担任起中共华东局首长陈毅的警卫员。

“我父亲经常和我聊起他当年保卫的陈毅首长,说他是一个天才军事家。”韦士全说,陈毅参与领导了山东解放区的大小战役,为山东省与全中国解放立下了赫赫功勋。最让他和他父亲引以为豪的就是孟良崮战役,一举把七十四师,这支国民党最精锐、最现代化的部队彻底消灭了。

“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这是陈毅在孟良崮战役胜利后写了一首诗。韦士全告诉记者,他父亲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这首诗,经常吟诵。在韦延年看来,陈毅不仅是军事天才,而且在诗词文学方面也颇有造诣,堪称文武双全。

“1946年初期的临沂城警卫、外出收集敌情,参加孟良崮战役、潍县战役、济南战役、渡江战役……”说起父亲参加的大大小小的战斗,韦士全如数家珍。由于在战场上不怕牺牲、英勇杀敌,韦延年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并被提拔为特务团侦察排副班长。在上海战役结束后,特务团编为公安师,驻守刚刚解放的上海。

韦士全正在给记者讲述父亲的革命故事

2017年,95岁的韦延年去世。“父亲生前经常跟我说他参军经历的事,比如他扛着一袋小米急行军,摆脱了敌军的追击。”韦士全回忆道。在华东局撤到当时的临沂城南村庄不久,韦延年就和战友们便衣潜入临沂城侦查敌情。经过一天的侦察摸清情况,在当天下午准备撤回时,意外发现其他部队的几名战士被敌一个营卡住,形势非常危急。排长果断命令集中火力把敌人引过来,帮助其反突围,敌军立即动用迫击炮进行还击。

韦延年和战友们一路急行军,吸引敌军一直追到河东九曲。战士们饿了一天了,排长让韦延年到九曲米店买了一袋30公斤重的小米。韦延年年轻力壮,他扛着米袋子飞跑了15里路,到了村里天已经黑了。虽然人困马乏,但是军情紧急,他们来不及吃饭,排长就让韦延年把小米大部分送给当地老乡,剩下的换了几盒纸烟,算是对大家的犒劳,随后及时将临沂城内的敌情向首长作了汇报。

亲历了抗日战场的枪林弹雨,淮海大战的炮火硝烟,军功章一枚接一枚,证明了韦延年的辉煌岁月。战斗中,韦延年多次负伤,最后被评为乙等三级伤残。

1950年,韦延年因伤复员回到家乡。1953年,地区公安局几次调他外出参加公安工作,但韦延年认为农村更需要他,最终留在了农村。

继续保持着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的优良传统,从1959年开始,韦延年历任韦寨村初级社、高级社、生产大队书记、党支部书记。为了尽快恢复凋蔽的战后农村经济,韦延年广泛开展农村信用社入股。几角、一元或几元钱,大家用有限的资金来发展和推动农村经济。1979年韦延年从村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上光荣退休。

“父亲在世时经常说,不管是当兵还是当村书记,他始终没有辜负党的教导,勤勤恳恳为群众服务,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实事。”

受父亲的熏陶和影响,韦士全从小立志从军报国,1979年他参军入伍。4年军旅生涯铸就了他坚韧的性格,并多次立功受奖。

1983年韦士全退伍回乡,从方城镇鞋厂业务员干起,他业绩突出,两年后就晋升厂长。在韦士全的领导下,短短几年时间,鞋厂销售一路攀升,产品供不应求,鞋厂也由镇办升格为费县第二鞋厂,带动了当地劳动力就业和经济发展。如今,58岁的韦士全任东亭子村支部书记,带领家乡父老在新时代致富奔小康。

在爷爷和父亲参军入伍的影响下,韦士全的儿子韦涛在听红色故事中慢慢长大。2004年,18岁的韦涛走进某部贺龙特务团神勇炮连服役。这不由让人感叹:万里长江波浪翻,忠良代代有真传。无限深情寄报国,三代从军续前缘。

临报融媒记者 付然锋 蒋宗香 朱剑锋 通讯员 刘梦佳 范子明 刘凤霞

( 频道编辑: 蒋宗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