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季 | 历史那些事儿——宁古塔①

在临沂客户端2021-04-02阅读次数:6951

1、俄国人痒痒了,就有了宁古塔

问: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会被给予一套房子、一部轿车和一份工作,闲着没事儿还能四处溜达,和当地最高长官互称兄弟,时不时还能约在一起捏脚吃饭、游山玩水,试问,这是一个什么人?

答:高学历海归,超级达人。

纠正:错,不是达人,是犯人。

问:那么这个比超级达人还要爽的犯人,在哪所监狱享福?

答:宁古塔。

宁古塔之所以能成为一座著名的“监狱”,实在要拜俄国人所赐。顺治元年,当大清统治者与中原各方势力较劲的时候,边境线上的俄国人痒痒了。为了把这些不请自来的哥萨克打回老家,几位皇帝在这个本不起眼的地方很是打了几仗,还好,战争打的很顺利,获得军功的将军顺理成章成为了宁古塔的地方最高行政长官。

除了俄国人的痒痒,大清皇帝的“积极配合”也是宁古塔成为“监狱”的重要原因。明崇祯帝“自挂东南枝”后,反清复明运动让大清皇帝神经衰弱,满大街走路的,看谁都不像好东西。明的不敢杀,暗的可以泼大粪,“文字狱”风起云涌。无辜学者文人踉跄入狱,狱卒问皇帝:打发他们去哪儿?皇帝指了指北说,那就去我老家看看吧。

皇帝的“老家”,就是宁古塔。宁古塔有新旧二址,旧址在牡丹江,新址在如今的黑龙江安宁县。无论新址旧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靠近长白山,毗邻黑龙江,俗称的“白山黑水”。宁古塔是满语,翻译成汉语就是“六个”,相传曾是皇帝六个儿子的封邑。就是这六个高干子弟,成就了宁古塔的名称,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称谓:大清帝国的发源地。

在俄国人没有打过来的时候,宁古塔仅是一块蛮荒之地。发源归发源,猴子从山洞里钻出来进化成人,是不大想念在山洞里的那段时光的。在此之前,只有一件事才能牵动皇帝的心,那就是朝贡。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和鹿茸,前两宝都出在宁古塔。除此,宁古塔还出产一种奢侈品:东珠。非常稀罕,稀罕到什么程度呢,国家为此颁布法律,谁敢私采东珠,就剁了谁。

有人参貂皮,还产东珠,并不意味着宁古塔已经昂首跨入了热门旅游景点的行列。相反,这是一块不毛之地。一年当中的好几个月都在下雪,剩下的几个月用来化雪。白天人们刀耕火种,在河里叉鱼,回家烧着吃,和原始人差不多;晚上连照明的东西也没有,一片漆黑,漆黑一片。恍惚中看到一个黑影儿,忽悠一下,钻到地下就不见了。

倒不是见到了鬼,因为那个时候的宁古塔人是住在地下的,凿个洞,伸个梯子爬上爬下,觉得挺好。你看这个地方,即使是同时代的人,突然出现在宁古塔,也会以为自己到了亿万年前的远古时代。它环境恶劣,鸟不生蛋,距京城3000多里,是个糟蹋人的好地方。于是,在紧接其后的300多年里,150多万人被流放至此。而开篇我们谈到的“比超级达人还爽的犯人”,就要闪亮登场了。

顺治十五年,一队衣衫褴褛的犯人向宁古塔的方向开拔。他们虽然身份不同,男女有别,甚至夹杂着副部级高官,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罪名:死刑,缓期执行。这个队伍有一百七十名犯人流放东北,死在路上的就有三分之二,到了东北只剩下五十人。吴兆骞就是幸存者中的一个,他刚用小斧子凿开一块冰,取了一点水。不知怎么,他想起老师吴梅村的送别诗:

人生千里与万里,

黯然销魂别而已。

君独何为至于此?

山非山兮水非水,

生非生兮死非死。

吴兆骞是著名的文豪,如果没出事儿,他还是个“富二代”。广为流传的是,此人9岁作《胆赋》,10岁写《京都赋》,积极参加社团活动,顺理成章中了个举人。麻烦也就在这个时候来了,有人怀疑这场考试有猫腻,皇帝一看,狗咬狗的机会终于来了,朱笔一挥:重考。吴兆骞也是个疯子,袖子一撸:白卷。皇帝一看,还真有不要命的,朱笔二挥:去死。

这是历史中著名的一个文字狱:南闱科场案。倒霉的不止吴兆骞一人,还有他的父母妻子儿女,甚至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也被从深山里挖出来,一起流放宁古塔。虽然定了死刑,但皇帝心里门儿清,其实追查下去,就是个无头案。但要杀鸡儆猴,对不起,吴兆骞一家老小只能到宁古塔潇洒走一回了。他不是最后一个流放宁古塔的,在他之前,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就来过,当然不是为了走穴。

路途是遥远的,环境是残酷的,从京城出发的一百七十名犯人是这样“蒸发”掉的:半道上虎狼恶兽掠走一部分(连渣也不会留的),当地饿昏了头的人抓来吃掉一部分(有食人传统),监押的狱卒虐待整死一部分,跑肚拉稀水土不服“自杀”一部分,所以坚持到最后的寥寥无几。

《研堂见闻杂记》是这样描述流放者的:

“诸流人虽名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狖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者”

这还不是终点,等到了宁古塔,男人被强制劳动;女人先被凌辱,然后再被强制劳动。大文豪吴兆骞亲眼看到一个同被流放的男人,因为妻子被凌辱,很生气,第二天这个男人就不生气了,他被杀掉了。原因很简单:碍手碍脚。吴兆骞对这个叫宁古塔的地方彻底失望了,他是个很狂的人,狂的没边没沿。小时候,读私塾,他把同学的帽子摘下来小便,老师指责,他竟然回答:与其放在俗人头上,还不如拿来盛小便。老师崩溃了,预言道:此子必以名大惹祸。意思是:这个娃,为盛名所累,以后会捅篓子的。

果然,他捅了篓子,还是天下第一号的篓子。龙颜大怒,发配至此,连个写信的朋友都没有,因为朋友也被他得罪光了。他曾经有个哥们,叫汪钝,很有才学。有一次,他对汪钝说,你其实还是很有才的。汪钝很高兴,没想到吴兆骞还有下半句没说:如果江南没有我,你肯定就是天下第一了。直到现在,宁古塔的狰狞面目让吴兆骞清醒,他认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他又错了。

宁古塔的一把手是位将军,叫巴海。虽然叫什么海,但经常把俄国人赶到黑龙江里喂鱼,颇有战功。就是这个身材魁梧、威风凛凛的宁古塔将军,见吴兆骞的第一面就伸出了手——不是打人,是替犯人解下木夹。吴兆骞惊呆了,热泪盈眶,为了报答,他做出一个决定:陪将军出征。古今战争史上颇为传奇的一幕出现了:一位将军,背后是一个死刑犯,征战沙场,纵情诗文。

自古至今,我们都有“重文轻武”的传统,读书人往往获得美誉,而舞刀弄枪之人常常被讥讽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特别是古代,文人中举,天下艳羡,美人归兮,风光无限的一塌糊涂。武人中举,虽然也骑高头大马,花团锦簇,但说起话来瓮声瓮气,遇事懊恼,是恨不能抄家伙把人从中间一劈两半的。而江南大才子吴兆骞,却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追随宁古塔将军巴海(流放者没有这个义务),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季海东

(编辑:硕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