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沂蒙·沂蒙红色保密故事丨用生命之火保护秘密 ——纪念鲁南区党委书记赵镈

临报融媒 2023-05-28 阅读次数: 22857

编者按:革命战争年代,广大沂蒙党政军民团结一心,与敌人展开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斗争,在汹涌澎湃的革命洪流中谱写了壮美的保密篇章。从早期秘密创建党的组织,到策划发动武装暴动;从利用秘密交通线传递党的声音,到打入敌人心脏获取重要情报;从隐秘壮大革命保障力量、支援我军夺取胜利,到舍生保护伤员、养护革命后代;从殊死较量、坚决捍卫革命果实,到为保守党的机密、誓不屈节慷慨赴死,感人至深的保密故事在红色沂蒙热土上演。为此,本报推出《沂蒙红色保密故事》专栏,赓续红色血脉,传承保密精神。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本掀起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面临严重危险。

立志救国的陕西人赵镈,于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初,他来到山东,参加抗战斗争。鲁南区党委在沂南青驼寺组建,赵镈任书记。1941年10月20日,赵镈和区党委机关转移到临郯费峄四县边联县银厂村(今属苍山县车辋乡)。银厂村位于临郯费峄四县边联县中部,四面环山,树木茂密,地理位置比较隐蔽。西北驻有国民党51军683团张本枝部,张本枝部为了破坏鲁南区党政军机关,经常组织小股部队到根据地内进行武装侦察,并收买叛徒和坐探,刺探情报。其中侯德俊就是张本枝收买的坐探。

有一天,侯德俊流窜到银厂村附近时,发现村外松林里不少学员正在上课,村内又有不少马匹和警卫人员,并发现树上扯着电话线,他断定这是鲁南区党政领导机关,便马上回去报告了张本枝。张随即决定,突袭银厂村,消灭鲁南区党政机关。

1941年10月27日凌晨,赵镈正在聚精会神地批阅文件,考虑壮大根据地等有关事情。3点左右,张本枝率千余顽军,趁着夜色偷偷包围了银厂村。凌晨4点左右,顽军突然从西、北两面发动攻击。赵镈听到密集的枪声后,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组织警卫连抢占有利位置,掩护大家突围。区党委机关和党校人员听到枪声后,也紧急集合起来,参加战斗。顽军冲进村后,立即包围区党委机关驻地,并用机枪封锁了赵镈的住处正门。赵镈在两个警卫员和一个通讯员的前后掩护下击退敌人,迅速翻过后墙向东突围。

但没走多远,他忽然想起秘书调动工作时留下的一个机密文件包还没有带出,里面全是党中央的指示等绝密文件,他命令其他人快速突围,只身返回住房寻找文件包。警卫员急忙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首长,现在回去太危险了,还是让我去吧!”赵镈边跑边口气严厉地说:“你赶快向外突围,这是命令,不能有任何迟疑!”边说边把警卫员猛地向后推了一把。在警卫员犹豫的一刹那,赵镈已淹没在深深的夜色中。他动作麻利地返回住屋,刚拿到文件包,就听到顽军在院外的脚步声。此时的赵镈异常冷静,他知道,村子里到处都是顽军,再突出去的可能性已很小了。为了不使文件落入敌人手中,他当机立断,迅速把文件从包中倒出来点火焚烧,予以销毁。红红的火光映照着赵镈坚毅的脸庞,只见他将文件一件件、一页页焚烧干净,直到全部焚烧完毕,才如释重负,放心地站起身来,刚冲出屋门,就被埋伏的顽军士兵抓住。警卫员见赵镈迟迟不回,也迅速返回屋内,却只见烧过的文件余火尚红……

国民党顽军突袭银厂村后,将赵镈等人五花大绑,当日中午押解至第683团张本枝团部驻地九女山,分别关进几间草房内。开始审讯时,他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说他叫王德忠,江苏人,在营部当文书。尽管顽军百般威胁、引诱、拷打,他仍未暴露真实身份。但顽军见他身穿大衣,带着手枪,言语举止与众不同,便更加注意。过了几天,在押的人里有个叫蔡明的,原是宣传部宣传科长,在银厂村负伤被俘,后经受不住顽军的严刑拷打,当了叛徒,供出赵镈。同时顽军又在银厂村搜到了赵镈站在中间领导位置上与其他同志的合影,证实赵镈就是鲁南区党委书记。

张本枝见抓到鲁南共产党的书记,欣喜若狂,当即向上司报告。敌人妄图想尽一切办法,弄清鲁南共产党的情况。张本枝等见严刑审讯不能奏效,就改变策略,想软化赵镈,他们经过一番精心策划,拿出其惯用的手法,在团部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邀请赵镈赴宴。赵镈一眼就洞穿了顽军的诡计,他不卑不亢,镇定自若,并把酒桌当作战场,与顽军进行特殊的斗争,弄得敌人只好草草收场。

张本枝此计未成,并不甘心,又耍出新的花招。他们派了一个年轻女子,劝说赵镈投降。赵镈劝她不要出卖灵魂,做反动派的工具。这名女子被赵镈坚贞不屈的精神所打动,不再说什么,悄悄地离开了赵镈。

眼见用酒色打动不了赵镈,张本枝恼羞成怒,再次以严刑逼供,他们把赵镈绑在板凳上灌辣椒水。他昏过去了,又用冷水泼醒,接着又用吊打、压铁杠、灌煤油等惨无人道的手段进行折磨。他被关押20天,先后刑审10多次,每次都被拷打得死去活来。敌人从他身上什么也得不到,就残忍地将他杀害了。赵镈始终忠贞不渝,视死如归,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护了党的秘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高贵的思想情操和革命气节。

市委保密办整理

( 编辑: 吕金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