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雀▪散文 | 阿菊

临报融媒 2021-05-26 阅读次数: 17667

阿菊是我的师姐。

我们都在县城中学读书。我读高二的时候,就认识了读高三的阿菊。

那时的阿菊纯真活泼,圆圆的脸,清澈的眸子,长长的辫子。她说话的声音磁实高脆,隔着老远就听得见。

阿菊的心气很高。不仅人长得俊俏,成绩也好,同学们看她的目光都是羡慕,老师们也都说阿菊是读书的好苗子,有出息。高三毕业那年,阿菊考上了卫校,能吃国库粮了,大家都替她高兴,但她却把通知书悄悄藏了起来。在秋阳里,她带着简陋的行李和厚厚的书本,重回学校复读。一年的时光在秋风冬雪春阳夏雨的交替中匆匆而过,伴随着煎饼咸菜白开水的苦读,阿菊终于吐出了心中憋了很久的那口气:盖着红印的大学通知书如愿而来。她后来常常回想起攥着通知书、泪流满面的情景,还有泪光中模糊的父母的笑脸。

秋日的一个清晨,在汽车的笛声里,阿菊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熟悉温暖的小山村,走进了省城,开始了美好的大学生活。

——四年后,已经入了党的阿菊,不顾老师的挽留,毅然回到了家乡,成为一名教师,在县城附近的一所中学任教。

三十多年后,因为县里的教育布局调整,我们又成了新学校的同事。一次闲暇时聊天,说到高中的恩师和同学,我提到了阿菊中学和大学的一些事情,她很惊讶,从此我们便熟悉起来。

阿菊在工作中很好强,备课、上课、辅导、考试,从来不落后。从风华正茂、神采奕奕到华发已生、光荣延退,阿菊已经在讲台上度过了33个春秋。连续十几年送高三,成为学校教学的楷模。2020年春季封校教学31天,阿菊和同事们一道度过了这段让人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校园生活。住进学生宿舍,拿起尘封已久的快餐杯,重新开始了校园集体生活。课堂上她精神饱满,播撒知识的种子;办公室里,她精心地备课批改作业,深夜的灯光陪伴着她;餐厅里,她和同伴边吃饭边交流教学体会,宽慰那些思家想孩子的女教师;宿舍里,她抢着打扫卫生,为同伴打开水,帮她们洗衣服:年长的阿菊给年轻者做了榜样。

阿菊不仅肩上有工作,心里还有着诸多的牵盼:年迈生病的父母、外地上班的女儿、让她疼爱的小外孙。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务,都需操持。阿菊瘦削的柔弱的双肩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独自撑起生活的整片天空。封校期间,她度过了55岁生日,女儿带着小外孙给她送来了蛋糕和鲜花,她拍下了一组珍贵的照片,并且这样写道:“一个特别的生日,疫情下的迎考,老妈的期盼,女儿的鲜花,外孙的亲吻——泪流不已。”

阿菊为女、为母、为师的情怀与真城,让很多人钦佩感动!

阿菊是个精致的人。尽管生活中有挫折,但她从不沮丧,她相信,风雨之后必有阳光。她坦诚,平和,自然,纯真,她要做一个精致的人。阿菊的头发总是剪得很短,因为有了白发而染成浅浅的棕色,格外精神。她喜欢穿带色彩的衣服,红色喜气,黄色雅致,春夏之季总是长裙飘飘,一袭仙姿。她喜欢穿皮鞋,走起路来,一路青春洒脱的样子。大家都说阿菊老师是最美的女神。

阿菊,我的师姐,一个平凡朴实的女性,在尘世烟火中透出袅袅光辉,正如一簇秋菊,在原野里开放,散发出淡淡幽香。

◇宋国宏

( 编辑: 吕金妮)
相关新闻